苏陌陌把嘴里的“牛奶”喝进去后并没有急着往下咽,而且鼓着腮帮子慢慢品尝了起来。紧接着哥就看到苏陌陌的表情由无限期待变成了一副便秘了的样子。两条眉毛先是向额头间聚齐,眼睛也随之被我这高浓度给呛的闭上了。

  突然间这小娘们噗的一口老血一下吐了哥一身,哥看着闪闪发光的“洗涤灵”,脑海中浮想起邱少云,黄继光,董存瑞这些革命先驱。我脸色惨白的看着苏陌陌,膛目结舌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苏陌陌一脸吃屎的表情看着我,然后嘴角竟挤出一抹令人背脊发凉的笑容。

  我心想:这下老子可算是栽在苏陌陌这小骚B的手里了,她“见多识广”说不定喝过多少男人的那啥呢。

  “刘氓,这也叫咖啡加奶?”苏陌陌熟练的擦了擦嘴角残留的“咖啡”。

  站在一边的杨涵蕾表情就有点不自然了起来,然后用胳膊在底下做着小动作捅着苏陌陌说,你少说俩句吧,他最近天天中午都是大干巴饼,钱都给我买吃的了,估计咖啡买的也不是什么太纯的......苏陌陌哦的故意向上挑了一下声调,紧接着问我说:刘氓,你说说这是从哪买的咖啡和牛奶啊。

  苏陌陌这么一说,哥瞬间感觉像被五雷轰顶一般,甚至都闻到了死亡的气息,哥瞬间就没了平时的镇定,两只眼睛无意间就射出了只有流浪猫狗才有的楚楚动人的目光,因为哥知道这B肯定是觉察到什么了。

  酝酿了许久,哥微扬小脸,露出了少先队员才有的童真笑容懵懂的看着苏陌陌,眼神之中充满了悔恨,特地把自己搞得像一个即将奔赴刑场的死刑犯。

  !W最$U新、章节};上酷:匠网"

  虽然没有肢体动作,但是哥在眼神里已经给她下过一百次跪了。

  就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那骚B用小指朝着杨涵蕾勾了勾,把刚被滋润过的薄唇轻轻的贴在了杨涵蕾的耳朵上,但是脑袋却始终冲着我,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

  哥一看机会来了!赶紧收拾了一下心情,猛的朝苏陌陌狂眨了几下眼睛,那意思就是你放过我,我给你包养都行!苏陌陌似乎读懂了我的心声,轻描淡写的冷的一笑,这一笑搞得老子下半身一阵发凉,如果说刚才是土埋半截那我现在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尼玛已经入土为安了!

  这时候也不知道是哪个二B乱搞学校的大喇叭,喂喂的叫唤了几声过后,就响起了耳熟能详的大悲咒......南无、喝罗怛那、哆罗夜耶......我心想老子还没死呢,怎么就给老子提前超度了!

  苏陌陌笑了笑说:刘氓真有你的,咖啡居然冲的这么棒,粘粘的,咸咸的。

  我长出了一口气不过连头上的冷汗都来不及擦,就准备赶紧把苏陌陌手里的瓶子拿回来,可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苏陌陌拿着瓶子的那只手居然躲开了我的手!!!我当时就是一愣,准备再伸手去拿的时候,苏陌陌就往后蹦了一步藏到了杨涵蕾的背后,然后露着个小脑袋瓜儿说,蕾姐你挺有福气啊,这小子给你带的咖啡不是速溶的,好像是自己在家里现弄的呢!

  杨涵蕾本来已经舒展开的脸蛋,再次紧绷了起来。瞪着我,又看了看杯里的东西问:陌陌,你什么意思?

  哥紧张的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不!下水道哥都忍了!手中的塑料水杯被哥捏的咯嘣咯嘣直响。

  苏陌陌看了一眼我的裤裆,舔了一口稚嫩浮华的两半嘴唇说:刘氓,你挺强啊,居然能闹出来这么多,我上过的这么些个男友中还没有一个能比你强的呢。

  她这话一出,我们其他两个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我的脸色白得吓人,就跟死人一个色儿,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的血星儿,苏陌陌你这个贱人,裱子!我心里就差把苏陌陌家的家谱翻出来挨着个骂了。

  杨涵蕾也不是傻子,一下子就明白了我所谓的“牛奶”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我当时感觉空气已经被这犀利的娘们给搞得凝结了,站在杨涵蕾旁边的苏陌陌用鼻子仔细闻了闻瓶子里的液体说了句:真香,然后就看着杨涵蕾开始大笑。杨涵蕾一脸僵硬的表情看着我,甚至又恢复到了刚开学那阵的冷艳。苏陌陌笑眯眯的拿起水杯,把两根细长的手指往水里一身,像是抓洗碟精一样拿出那么一小块已经风干了的(和谐),放在手中分开又合上。阳光打在根根拔丝的(和谐)上变得闪闪发光。

  杨涵蕾像是个木头人一样,咬着牙突然冲我大喊:刘氓你真她妈恶心!之后拿起苏陌陌手中的水杯,倒扣着哗的一下盖在了我脑袋上。

  杯子里的水从我的头上流淌了下来,肆意的滑过了我的脸,流到了我的脖子里,凉凉的,也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从没有这么凉的东西滑过我的身体,这是第一次。

  杨涵蕾扔完水杯就哭着跑出去了,苏陌陌喵了一眼我小伙伴所在的位置,极其轻蔑的说:既然你这么厉害,改天切磋一下。说完之后就追着杨涵蕾跑去的方向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

  而我就跟一个木头人一样的站在那里,仿佛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与我再无关系。

  这一下午的课我都没怎么听,具体说是没怎么睡,我茫然无措的坐在了凳子上,就跟他妈的死刑犯等着被电刑似的,不过在我的脑子里反复播放的只有一个画面,那就是眼泪从杨涵蕾的眼睛里掉出来时候的样子,以前我总以为眼泪一下子就从眼睛里出来就是假的,是电视上骗小孩的,现在我才知道,不是,那是真的。原来冷血强势的杨涵蕾也会哭......哥正坐着思考今晚到底该如何是好呢,庞光就走过来了。叹了口气说:真扫兴,盼望了一周的裙底大曝光却因为杨涵蕾身体不舒服而一了了之。我没说什么,而是做好了去办公室跟班主任请假的准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