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7:我不喜欢你!

  被杨涵蕾这么一整,当时我就傻了,恶狠狠地看着杨涵蕾,她确是一副悠闲,坐在那正摆弄着自己的水杯。我一看到杨涵蕾手中的水杯不由自主的失去了往日的坦然会心一笑。班主任摘下眼镜,笑容满面的叫我去讲台上跟她唠唠。

  班主任此话一出,班里立刻就安静了。每个人都直勾勾的看着我,我似乎都能听到那些女生的心跳声。

  哥嘴角向上一咧无奈的伸出双手,将积蓄已久的一口唾沫直接吐在了手掌上,就像擦洗面奶一样,享受的全都把口水涂在脸上,一点都没糟践。我心里暗想,我太-他-妈-激智了。

  班主任起的嘴都快掉到地上了,尴尬的说:刘氓你过来我不打你!哥笑嘻嘻的走上讲台,静等着班主任苍白无力的问话。

  “你上我的课吃东西了是吧。”我眼角憋出一丝老泪,但却保持着临危不乱的发型冲班主任呲牙一笑,说:老师,其实我......还没等我说完这句话班主任大巴掌早都按捺不住了,一巴掌给我胡的天旋地转,我甚至都看见了卖火柴的小女孩!“老师,你听我解释......”啪的又是一声,搞得哥看台下的同学都有点模糊了,紧接着班主任喘了几口大气。领口一开一合的准备发动最后的进攻,我心想尼-玛-的-打学生都带蓄力爆管的。班主任大喊一声“抹口水也不好使!”之后表情狰狞挥动着熊掌朝我英俊的小脸袭来。

  哥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但往我同桌那一瞟哥心情大好,竟露出了贱贱的笑容,原来是我看见那裱子正在一边看我被打一边津津有味地喝水呢!

  风声在哥的耳边咆哮,班主任慢动作渐变的脸颊,杨涵蕾滋润饱满的双唇这一切挥之不去,啪啪啪几声过后:“刘氓滚去办公室等我!”我擦了一下被胡出来的鼻涕,扶着墙颤颤巍巍的往办公室方向走去。

  那天后来的事我也记不清楚了,只记得我被修理的挺惨,当然哥也非等闲之辈,故意装作低血糖才免于一死。

  再之后我们俩人还是原来那副僵硬的关系,她也不搭理我继续醉生梦死的玩弄她手中的BP机,我也不吊她只是夜以继日地在我家楼下搜寻那种东西。

  那家伙也不知道是上辈子没喝过水还是咋的,每次我为她精心准备的都被这小娘皮一饮而尽。更奇怪的是我同桌本来是个夜猫子,整天上课睡觉,尽管她化妆黑眼圈也时常挂在脸上。但自打我坑她开始这B不仅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反倒是气色越来越好,特别是那对薄唇,本来就光滑细腻,这么一浸润更显得吹弹可破。

  难道那东西这能滋补养颜?

  看她那副被滋润的B样我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当然兜里的钱也慢慢变少了,原来还能吃的起两个菜,现在就连尼玛买个大干巴饼还给我心疼够呛呢。

  我决定再干一票大的就收手,反正老子也快分班了,这小娘们也就滚蛋了。那一晚我收集了十几个装着满满的那啥,搞得大保健门口的老板娘都出来了,还以为我是变态呢,门口那几个看场子的一下就出来了,要给我腰子割(ga)了。我灵机一动可怜兮兮的说,我家买不起气球我妈又生了一个小弟,整天吵着要玩具,只能捡几个这个东西……

  老板娘瞬间就被我忽悠的感动了,走进屋又拿出十几个没开封的塞进我的手里,临走还不忘跟我说:你是个好哥哥。

  我心想哥你妹夫,老子恨不得让我那个冷血的妈被车撞死!不过刚才在门口坐着的那个穿黑Si的公主长得还是蛮好看的,年纪轻轻怎么就干了这个。

  那天晚上我回去的很晚,我小姨还问我怎么了,我说在学校问老师问题来着,我小姨夸我说:这孩子真懂事了,突然小姨目光一转,死死的盯住我的裤子,搞得我脸红的要命,宽松的睡衣里……我下面又有了不良反应,于是赶紧说:小姨,你......你干啥。我小姨直起腰板问我兜里装的什么。哥这才把提到嗓子眼的心给咽下去,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吞吞吐吐的说刚买的文具,她这才点了点头离开了。

  晚上我一宿都没怎么睡,脑海中想象着杨涵蕾干掉整杯艾伦堡之后的样子,你丫想补补身子,老子这就给你补个够!

  快亮天的时候我才迷迷糊糊的睡着,早上七点半才被小姨给叫起来。我扒拉几口饭之后就匆忙的骑上我那高档二八大扛上学去了。

  等我到教室的时候,杨涵蕾已经都坐在座位上了,我仔细一看她今天这身打扮绝对浪!不!是浪的厉害!寻常短的超短裙,不过是膝上五十公分而已,一般人见到她第一次,都会忽略了她的长相,因为她的身材实在太火辣太抢眼了。

  班里那帮屌丝对着杨涵蕾指指点点,无限YY,唾沫星子飞溅到他们的饭里,但他们毫不在乎,手里拿着油条呢,还要对杨涵蕾打一个招呼,就连平时恨得她牙痒痒的我也被她给吸引了。我一看见杨涵蕾的嘴,心里咯噔一下。脑子寻思,快进去,哥还有大事!

  可惜我的座位也被那个长腿细腰的娘们给霸占了,我刚进教室门口那个娘们看了我一眼然后不知道又跟杨涵蕾说了什么就笑着离开了。

  计划又得延迟了,第一节是语文老师的课,我干脆趴在桌子上闭目养神。等到我醒来的时候已经下课了,奇怪的是这个尿憋子并没有在教室里呆着,管她的呢,我拿出昨晚准备好的一小瓶(和谐)缓慢的倒进了她的杯子里。

  看着根根拉长的细丝,我笑了。

  我正倒的爽呢,突然脑袋顶上一阵疼痛袭来,哥抬头一看原来是杨涵蕾这小娘皮把五十几袋牛板筋硬生生的砸到老子脑袋顶上了。

  NV最o/新FH章|N节*^上11酷匠:网W-

  “你干啥!”我冲杨涵蕾吼了一句,杨涵蕾不屑的看着我说:刘氓,实话告诉你吧,我不喜欢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