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尼玛当时差点给我吓尿了,但是哥的心理素质可不是那么差的。

  不过哥向来淡定,听声音应该是杨涵蕾的闺蜜,我缓慢的抬起头用一副忧伤加上隐隐蛋疼的表情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她。

  慢吞吞的说,这个是牛奶,我知道杨涵蕾喜欢喝咖啡......可是咖啡不加上牛奶喝起来只会苦涩万分,只怕杨涵蕾会看不起我这种Diao丝买的东西......我长叹了一口气,缓慢的盖上了杯盖,心想这尼玛她要发现了傻-B了。不就那小娘皮还是有点不相信我,又问了我一遍:真的是牛奶?

  我说不信你自己尝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后脑勺都已经吓得发麻了,那小娘们靠过来拿起杨涵蕾的水杯闻了闻,趁这个功夫我赶紧把滴着Jing华的那个塞进了兜里。

  “咋一股子腥味?”那小娘们皱了皱眉毛拿起吸管想要尝尝。我一把夺过杯子,嘴角轻微上扬,露出几颗洁白的大门牙跟她说:这是我送给她的。怎么你要...我刚说完那小娘们就拍了拍我的肩膀,就这一下子差点没把我的小身板给拍散架了,我心想这跆拳道可真不是白练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忍不住偷偷的抬起眼睛瞄了一眼小娘们,发现她果然上钩了,才又接着说,或许你不知道,我已经喜欢杨涵蕾很久了,从她第一天上课骂我的时候她就已经走进了我的心里,我也想讨厌她,可是我不能,她就是我的宿命,就好像是这杯加了奶的咖啡!说完我拿起吸管猛吸了一大口杯里的水,咕嘟咕嘟都给咽了下去。

  喝完我眼泪就出来了,在眼圈里打转。不失因为太好喝了,而是想到我居然在喝别人的那啥我就心疼。胃里一阵阵的犯恶心,幸好哥深吸几口新鲜空气硬是给压下来了。

  不过我知道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了,我不能在这最后的关头倒下去,我一定要坚持演完,做戏要做全套,不能光做前戏。我泪眼朦胧的又缓缓的跟她说,有件事我从来没跟任何人说过,如果我跟你说了,你能替我保密么?

  那娘们显然是韩剧看多了,此刻居然被我深深的给打动了!使劲儿的点了点头,胸前的那俩个大白Two子也跟着晃了两晃,看的我使劲儿的咽了口吐沫才又继续跟她说,其实杨涵蕾是我第一个喜欢的女生,虽然我只敢在大家的身后默默的看着她,可是我知道没人能剥夺我暗恋她的权利,就像我往她杯子里偷偷倒的牛奶,第一口总让人觉得苦涩中带着咸味,大量的泡沫就像我们那浮躁的情绪,而泡沫的破灭和那一点点的苦涩又像是梦想与现实的冲突。最后品尝过爱情的悲喜后,初恋的香醇回转却又让人陶醉……

  当我说到这里的时候,那娘们用一根手指轻轻的挡住了我的嘴,不让我再说下去,然后目光坚定的看着我摇了摇头,最后才信誓旦旦的对我说,你放心,我保证帮你保密,我相信她总有一天会明白你的心意的。

  那娘们看了门口一眼说:她回来了,加油!之后就扭着小翘Tun离开了。我不禁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心里寻思这就是在刀刃上走钢丝啊,稍不留神,Diao都给你割下来了。她杨涵蕾算个几Ba,不就是长的高点外加身材好点嘛,躺下劈的话还不是被我压在身下。其实哥心里最欣赏的是姨妈国的濑亚美利,咳咳,那才是真正的腿届第一。

  虽然当时我只是听庞光说过这个女You,在音像店门口见过她的海报,但我早已对流行许下心愿那尼玛就是非她不娶......可惜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这个咱们以后再说。

  就在我脑海中不断幻想女神喂我吃樱桃的时候,不过把我拉回现实的是我同桌那俊俏的身影和手中五袋邪恶的牛板筋。当时心里砰砰乱跳,坐等我同桌喝了我精心为她调制的忘情水。

  酷匠网yO唯一正%版,?其他都v是盗I版

  可谁能猜到好事多磨,妈蛋这节居然课是班主任的课,班主任伸出芊芊嫩手挑了一下微微下滑的眼镜,张嘴就开始讲课。想不到我费尽心思为杨涵蕾私人定制的计划又要延迟一节课了。

  刚才拿一大口Jing华现在还在我的胃里翻滚,怒火熊烧的想要喷发,我不过哥并没有失去理智,抬手就朝脸上猛拍几巴掌,这好让我能更清醒一点。杨涵蕾听到声音转过头看着满脸晕红的我骂了句傻-B就继续低头鼓弄她的BP机去了。

  我紧张的关注着杨涵蕾的一举一动,发现这小娘皮时不时的就往那几袋牛板筋上瞟一眼,我Cao这娘们疯了吗?居然敢在班主任的课上吃东西,难道她忘记了班主任的终极巅峰之左右手同时开工。

  果然不出预料,杨涵蕾咽了几口唾沫,胸脯跟着抖动了一阵之后就把手向那几袋牛板筋伸了过去。

  不行啊,要是这么办,万一被班主任发现,我那一杯的东西估计也得在厮杀中不幸阵亡。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杨涵蕾的手就已经熟练的把牛板筋给撕开了。杨涵蕾看了看老师又看了一眼手中的牛板筋,微咬嫩唇缓慢的低下头准备开造。

  尼玛当时给我吓得只感觉班主任跟路飞似的,呆会儿东窗事发手臂一伸长一耳雷子就给我籀(zhou)到九霄云外去了。可不能让这区区牛板筋坏了老子的大事啊,我伸手一把抓住牛板筋。她瞬间给脑袋抬起来怒视着我,我坚定的摇了摇头那意思就是告诉她别吃!她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我这才发现哥刚才一激动一下子误抓了杨涵蕾这小娘们的手。

  杨涵蕾伸出另一支手对着我的手背就是一拧,这给我疼的嗷一声蹿起来了。我先是愣了一下,骂了句你-他-妈的之后整理了一下衬衫依旧保持淡定想要缓缓地坐下。

  没想到杨涵蕾这B不但没领情还站起来满口堂皇的说:老师!刘氓偷吃我牛板筋。这你妹当时我就蒙圈了,低下头恶狠狠地瞪着杨涵蕾,小声骂了句尼玛...杨涵蕾站起身不依不饶的继续说:老师,刘氓还骂我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