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句话就像一把锋利的刀,一下子触及到我内心最敏感的地方。鼻子一酸,亮晶晶的泪珠浑浊了眼眶,但是这次它依旧是没有留下来。啪的一声,早已麻木的脸又随着心跳剧烈阵痛了几下。

  杨涵蕾拍了拍自己的手指着我鼻子说:怂逼,打你这几下就哭啦。哎呀,老公,你看我的手脏了呢。

  我抹了眼角,恶狠狠的看着杨涵蕾,她还是一副屌样,搂着钱冲正在那跟几个小混混笑呢。

  “现在跪下认错,然后转学滚犊子!今天爷爷们就饶了你。”钱冲说完一口痰吐在我的衣服上。这可是我小姨新给我买的,虽然很便宜,但我却珍藏了几个月才下狠心穿来学校的。

  要知道当时我家的条件能上的起学都已经很不错了,上学的目的无非也就是想着毕了业能去找个活做,这好让小姨的负担也减轻一些。

  “能不能不转学......我...我保证以后不会惹蕾姐了。”钱冲说了句不好使便一把抓住了我的领子,连我新衣服的扣子也被他撑倒了一地。

  “钱冲,你...你可别太过分...”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脑袋瞬间懵圈了,脸涨的通红,心想这下可屌爆了,在二中还没有人敢跟钱冲大呼小叫的。而我就是第一个挑战钱冲自尊的试验品。

  钱冲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面目表情一下子就拧在了一起,慢慢的喘了口粗气拳头在他的手里被攥的嘎巴嘎巴作响。

  “你再说一遍,我听听!”原本四周人还以为这只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斗殴,都没了兴趣离开了。但钱冲这么一喊,不少人都知道了大事不妙,瞬间把我们几个我们几个围成一个圈叽叽喳喳的议论不断。

  “钱哥,你就当我刚才放屁好了......”我低下头不敢看钱冲的眼睛,但握成方形的拳头依旧没有从兜里舒展。

  钱冲没有说话,旁边染黄毛的混混先开口了:你看他那狂样,敢在钱哥面前装逼,我都想扇他耳光。

  钱冲挥起手对着我的脑袋就是一拳,这是让我没料到的,因为不管是小学啊,还是初一打架一般都没人用拳头的,基本全是扯着衣服摔跤,倒地后骑在身上掐脖子,在我印象里,打架抡拳头的,都是年纪大的人,看着就猛。

  这一拳头挨得结实,眼睛黑了那么一下,啥也看不到,紧接着就看到好多星星,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眼冒金星,以前我挨那么多打从来没有过的,还以为这只是一种夸张的说法呢,其实是真的会冒金星。

  我还没反应过来呢,他就又一拳打过来了,这一拳让我身子不自主的往旁边倒了过去,要不是钱冲抓住了我的领子,怕是再挨一拳,我就要倒地了。

  我心想这下可算完蛋了,怕是要被送去医院才算了事。我一边求饶一边扒开钱冲抓住我的那只手。钱冲力气不小,但我也不是个完完全全的软蛋,从小干活,力气还是有一膀子的。

  没几下钱冲就抓不住我了,我推开他准备往人群外跑。这时候钱冲身边的几个黄毛站在了我的眼前,一下子把我计划好的逃跑路线给封死了。

  学校本来看热闹的门卫看了一下局面,可能是怕我跑进学校惹得他们麻烦,干脆直接把校门给关上了。

  我骂了句娘,就开始往其他方向跑。那几个人哪是吃素的,我刚跑两步突然脚下一飘,整个身体都飞起来了,重重的甩了个狗吃屎。

  后背都快被甩散了,手指也好想有几根脱臼了,不会动弹。钱冲慢悠悠的走过来,抬手打了我几巴掌之后似乎还没有打够,又踹了我几脚。

  要是没人围观的话,我可能早就被钱冲给放了,但是现在围观的人那么多,钱冲又要面子,况且我刚才是真的脑残骂了他一句,这医院算是去定了。

  钱冲一口一个操你妈,我当时迟疑了下,可能是觉得这几下打挨打太窝囊了,觉得很没面子,脑袋空白一下后,直接抓起地上的一块砖头盖在了钱冲的脑袋上。

  钱冲死都不会想到我会反抗,所以根本没有躲闪,这一砖死死的把钱冲砸了个咧弃。钱冲又骂了句我操你血妈,反了你了!我脸一红抓着满脸是血的钱冲又是一下,钱冲只要说一句我妈我就盖他一回。

  其他人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围着我踹,用拳头搂我,想把我打开,但我就是不管别人,一个劲的打他。这时候听见大门哗啦啦的又打开了,可能那帮门卫看见可能要闹出人命就急忙跑过来拉架。

  酷匠网e永¤q久*免费/'看小`说9

  等被门卫拉开之后,钱冲已经坐在地上捂着头,不一会儿就躺下不动了,我也不好受,鼻子被打出血来了,肚子也有点难受。挨打倒没啥的,就是我身上全是脚印子,新衣服也被撕烂了。

  周围这时候也围着更多看热闹的人,我只要往那边看,哪边的人就赶紧把头扭开,根本不敢看我的眼神,其实我心里怕的要命,刚才我这么一冲动,可能又会让我小姨损失几百块钱。

  虽然我吃的亏比较多,但我觉得没啥丢人的,因为我是一个人,他们是一群。

  既然逼装出去了,就已经无力回天。

  我身上也有好多处抓痕,火辣辣的疼,脸上应该也有,我拍了拍屁股起身离开了。

  我临走的时候看了杨涵蕾一眼,还不忘给她说:我衣服是你闹脏的,这笔账,以后跟你算,当时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

  这时候杨涵蕾已经笑不出来了,估计也是被我刚才的样子吓到了,她哪知道我打架会这么猛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都不怯场。

  回到家之后我小姨正在那洗衣服呢,这里说下,她叫范岛川,我一直怀疑她跟同学们下课总说的那个饭岛爱有关系。

  小姨听见了我的开门声从厕所走出来,说:刘氓,怎么了,被人欺负了吗?我点了点头,看着小姨,眼泪在眼圈中打转。

  小姨也没说啥,叹了口气出去了。我回到了房间把脏衣服都脱了,只剩下一条蜡笔小新的内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