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滔滔不绝的从爹妈赚钱辛苦讲到和谐社会神马的。我也没心思听,脑袋里想的全是钱冲当着全校同学面打我的情景,光是想想都觉得丢人。

  这种事钱冲以前也不是没干过,最后要不是教导主任和门卫一起上来拦着,挨打那人的下场绝对是惨绝人寰。

  班主任越骂越狠,尤其是骂杨涵蕾,她和钱冲搞对象的事全校基本上都传遍了,这让班主任的那张老驴脸往哪放,听说因为这个班主任连今年的奖金都没有了。

  我心想尼玛你倒是住嘴啊,你是骂爽了,今天中午倒霉的可是我。班主任又墨迹了很久,此处省略三百万字。

  出了办公室以后,杨涵蕾看我的时候眼睛都冒火了,指着我的鼻子骂道:“你今天中午别走,你要走了,你是我孙子。”

  我看着杨涵蕾挺拔的胸脯咽了口唾沫,结结巴巴的说:“还有别的解决方法吗……”

  杨涵蕾没理我,径直回班了,嘴上还嘀咕着今天中午让你这个窝囊废在学校里好好出出风头。我心想,这顿打我是挨定了。

  这节是化学课,化学老师是个秃瓢老屌丝,地中海加上一缕金丝眼睛的装扮足以说明一切。最可恨的是,他叫李刚……闪着光芒的脑袋不是散发着智慧,我感觉更像是朵朵淫威。化学老师脾气太臭,惹不起,要是被他抓住我旷课的话我可以打保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内你们绝对看不见我了,因为我直接尼玛被停课了。

  这就好比杀王八,伸头缩头都是一死。我瞄了一下化学老师,发现他没注意到我,便一溜烟往座位上冲。

  “刘氓,你怎么才回来上课!”我脖子一紧,回头看了一眼,化学老师果然一下子发飙了。*“班主任找我谈话来着。”我低下头不敢看化学老师,心想,你妈的,你就是看杨涵蕾长的好看才不找她毛病,同样都是迟到为啥光说我不说她!

  化学老师低头往杨涵蕾领口里瞄了一眼,又立马怒视着我。“别说是班主任,就是校长找你迟到了也不行!出去!”我没敢看老师,只记得当时同学们都在叽叽喳喳的议论我,说我占理还不敢顶撞化学老师,没用啊等等。

  我又光荣中枪了,而且居然是躺着中的。在班门口我还看见杨涵蕾在那冲化学老师卖弄着风骚,本来一道很简单的题,这要是别人问化学老师估计那老家伙只会说两个字:看书,搞不好还让你每天把这句话抄个几十遍送到他办公室。而到了杨涵蕾这就连一个化学公式,李秃子都要干干巴巴讲上大半天,之后还不忘咧嘴露出几颗金黄色的大牙问一句会了吗。

  看看人家再想想自己,我再次坚定了信心,一定要暗地里黑你几次——杨涵蕾!

  化学课很快就过去了,这也就离我被干更近了一步。到了班里庞光劝我说好汉不吃眼前亏,要不行就从厕所的窗户翻出去跑路吧。我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早打晚打不都一样,我总不能转学吧。

  庞光没说什么,只是从桌子上拿起一打卷子又管我借了点胶带离开了。

  庞光用卷子卷成一个卷,然后用胶带缠的死死的,还说这种纸棍打人很疼,而且不会出大问题,我在学校打别人,经常都是用这个。我看了看庞光,在我的印象里,庞光基本上都是三招就被敌人给KO了,怎么会打别人?

  这一上午过的度日如年,我甚至开始期待被打了,最起码那就是个解脱。快放学的时候她说肚子疼,请假出去了,估计是叫人去了。我本来想赤手挨打的,但最后还是敌不过庞光的立场,把那根棍子别在了后腰间。

  到了校门口的时候,那聚集了有十来号人,不过大部分都是我们学校初三的,只有两个染黄毛的是社会上的,一群人在那抽着烟,对于初中生来说,这种场面是很壮观的。

  我走过去的时候,纸棍是在我屁股后面的裤边别着的,当时想要是他们拿家伙打我,我就掏出棍子,边挡几下边跑路。

  离老远就看见杨涵蕾了,她正挎着一个长相凶悍,剃着子弹头穿二中校服的学生。没错他就是扛把子钱冲。全二中所有人我敢说都认识他,谁要是惹了他以后在二中绝对不会太好过的。

  都到这个地步了,硬着头皮上!俗话说的好:饿死不要饭,冻死迎风站。拼的就是一股子志气。

  杨涵蕾这时候就可更狂了,一副很得瑟的表情,旁边倒是有两个人认出我来了,可能是以前我们学校的,比我高一两届,有个人就问我:你是刘氓吧?我估计要不是我的名字个性,这辈子都不会被人给认出来的。

  我没底气的说嗯,那人就给杨涵蕾说:要不算了吧,以前我们学校的,大家认识认识得了。杨涵蕾依旧是不依不饶,指着我的鼻子骂我说这个孙子,今天害的老娘出去站了一节课,谁说话都不好使,今天我干定他了。

  更新最快H上酷{:匠网I

  我一听说还要打我,心里一落千丈,本来攒的那点士气一下子就没了。一个瘦高个子染着黄头发的上来就说管他是不是你们学校的呢,惹了我妹就是不行。直接就给了我一巴掌,啪的一声,连我自己都觉得响,紧接着眼前就冒金星了。

  我想这下该完了吧,但是那个瘦子貌似是看我好欺负打上瘾了,反手对着我左脸又是一耳光,刚才他可能在试探我的脾气,不敢出全力。这下知道我不会还手了就更加放肆,啪的又一个大嘴巴,说不疼那是傻逼,疼的我感觉脸都不是我自己的了。

  当时我听见好多人在那议论说这不是那个刘氓吗,也就是名字牛逼点,其实是个不敢打人的雏。

  我平时虽然家里困难但是挺要脸的,听到这我心里一下子就不好受了。我握紧了拳头,脑子里想的只有两个字:还手!

  这时候那个钱冲终于说话了,问我是不是活腻歪了。我心里恨的痒痒但还没完全失去理智,就说没有,这完全是一场误会。

  钱冲说误会你妈逼,今天这事没完。说完就让杨涵蕾过来打我嘴巴,说打到杨涵蕾满意为止,杨涵蕾拜了拜手说老娘才不稀罕那几个嘴巴呢,打他脏了我的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然呆先生说:   新书启航,点击撸撸追书,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