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罢,乔玉眼中寒光一闪,右臂上真气涌动,抬手就是一掌劈向了南知秋的面门。

  面对这一招,南知秋略感无语。

  太慢了……

  嗖……

  南知秋一指点出,指尖的金色真气破开掌风,正中乔玉的掌心。

  这一招戳的乔玉右掌一颤,整条右臂上的风旋真气也都被击破了,所谓的以点破面。

  下一瞬间,南知秋手指回拢,并翻转手腕,骤然出击,以手背撞击在乔玉的手掌上,这一击没有大幅度的蓄力动作,但寸劲爆发,力道依然非常大,竟是震得乔玉连退数步,才堪堪稳住身形。

  “你……”乔玉一脸不可思议的瞪着南知秋,突然,他一把抓住了右手手腕,尽管如此,却还是无法止住右臂的颤抖,整条右臂内的经脉气息都完全被震乱了。

  反观众人,他们都已经完全看得呆了。

  那些感灵武者还好说,主要是修士们完全被震住了,他们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幕,也不愿意去相信。

  毕竟,身为修士,正是他们的优越感之所在,如果感灵武者就能击败修士的话,那么,他们的优越感也就会变得荡然无存。

  “南兄刚才的出招,速度真快。”柳海棠一脸诧异的说道。

  金公子的脸色却已是变得非常严肃,在他的眼眸中,正有精光闪烁着。

  他刚才看清了南知秋的所有出招手段,并且,也明白其中的原理。

  那可不仅仅是速度快啊,而是恰到好处的拿准了乔玉的一举一动,刚才的一次交锋,完全就是碾压,就像是大人在戏耍小孩子一般。

  “南兄的筋骨功夫相当了得啊,没有个二三十年的苦练,很难有这种身手。”金公子沉声说道。

  只见,南知秋又动了,这一次,他的身影如猛虎下山一般,瞬间扑至乔玉面前,紧跟着,右拳出击。

  就在乔玉准备招架之时,突然,南知秋虚晃了一招,右臂宛若灵蛇一般,错开了乔玉的招架之势,下一刻,左拳又如狂龙出海,重重的轰击在乔玉的面门上,将其一击轰飞。

  嘭……

  乔玉重重的摔在地上,将石板铺成的地面都砸出了道道裂痕。

  “速度,力量,技巧,南兄全都完虐乔玉。”柳海棠一脸惊讶的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南知秋追击上去,准备彻底结束战斗,突然,躺在地上的乔玉爆发出了所有的力量,真气形成狂猛的风,朝着南知秋席卷而去。

  霎时间,南知秋的双臂之上金光绽放,竟是一往无前的冲上去,双臂如金刀般劈开了飓风。

  “就连真气强度,以及对真气的运用能力,他也依然碾压对方。”金公子沉声说道,“这个南知秋,究竟是何许人也……”

  说着说着,金公子突然瞪大了双眼:“不好……”

  只见,那乔玉一脸阴狠,咬牙切齿,体内突然飞出一把青色灵剑,剑如疾风,在他的指挥下,直取南知秋的眉心。

  “混蛋,去死吧。”乔玉怒声咆哮。

  金公子掌中火光涌动,脚步微抬,正欲出手,然而,他的脚只抬起了一半,就又收了回去。

  因为,南知秋竟是躲开了乔玉的突然袭击,这反应能力也是够逆天的。

  灵剑贴着南知秋的侧脸擦了过去,留下了一道细小的血口。

  下一刻,灵剑绕了个圈,快速飞回来,被乔玉握入手中。

  乔玉很显然是完全愤怒了,二话不说,举剑就朝南知秋劈去。

  嗖……

  南知秋连续后跃,轻而易举的避开了乔玉的锋芒。

  南知秋已有两个聚气漩涡,战斗中自是不惧聚气境初期修士的,但他毕竟没有真正踏入修士行列,血肉之躯还无法与灵器抗衡,其实,就算是真正的修士,也很难跟灵器硬碰硬。

  眼看着南知秋退到了柳海棠等人的身边,乔玉却如同疯狗一般,再也不顾及柳海棠的存在,而是怒吼着追了过去。

  “南兄,你先退后,这里交给我吧。”柳海棠手持巨斧,欲要动手。

  柳海棠是聚气境中期,论地位,他跟乔玉差不多,但是论实力,他可以完虐乔玉。

  “没事,借你的裂钢斧一用。”南知秋淡淡一笑,伸手夺走了柳海棠手中巨斧。

  “这……”柳海棠为之一愣。

  反观南知秋,他已经手持大斧,迈步走向了乔玉。

  这一刻,他背对着众人,脸上哪里还有之前的乐呵神情。

  只见,他脸色冰冷,右手紧握斧柄,在他的手背、手腕以及手臂上,正有大量的青筋暴起,肌肉更是汹涌的膨胀着。

  而在他的体内,两个真气漩涡外加九十七个真气中枢也都在飞速运转着,经脉中的金色真气犹如大海波涛,力量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来。

  他几乎不用斧头类的短杆重兵器,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会用。

  而现在,此时此刻,南知秋将要在人们面前展现的,就是他用短杆重兵器时的勇猛姿态。

  眼看着乔玉的灵剑飞刺南知秋的咽喉,然而,南知秋却不闪不避,甚至不格挡,反倒是扬起大斧,对准乔玉的脑袋就劈了过去。

  很显然,乔玉的剑可以率先刺中南知秋的咽喉,但下一刻,南知秋的巨斧足够将乔玉的脑袋甚至整个身体都劈成两半。

  在这一刻,在两人同时面临死亡的这一瞬间,南知秋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这表示他无比的镇定。

  终于,还是乔玉怂了,只见,乔玉飞速翻转手腕,收起灵剑的前刺之势,并横起剑刃,企图招架南知秋的斧头。

  但这无疑是正中南知秋下怀。

  铛……

  剑斧相撞,乔玉手臂一沉,剑刃弹回去,拍在了他自己的脸上,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禁不住连连后退。

  南知秋一脚踏碎大地,追击过去。

  铛……

  灵剑抛飞出去,乔玉更是被震得瘫坐在了地上。

  嘭……

  第三斧落下,砸在乔玉的脑袋一侧,地板被砸烂,溅起大片的石屑。

  只见,南知秋微微弯着腰,那持斧的右臂上依然暴露着大量的青筋。

  “喂,我的力量无处宣泄,可不敢保证不会挥动下一斧啊。”南知秋冲着乔玉咧嘴一笑,说道。

  乔玉呆呆的看了看南知秋,并在下一刻翻身爬起来,撒丫子就跑,跑得比兔子还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