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想起跟她睡过后的那晚,第二天卫理翔不是请我去他办公室聊起了这件事吗。卫理翔以为我上了她,心里面很不服气,出于我已经是仓库总监,老板和老板娘皆照顾我,所以笑着打击我,说:“发现祝美玲不是处了吧,告诉你她以前是周形势的小三。原先她跟公司一个叫徐巧的是好姐妹,徐巧本来跟我的,后来周形势看上了徐巧,就把祝美玲给丢弃了,祝美玲不服气,于是偷偷告诉了老板娘,所以徐巧就被赶走了,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想玩祝美玲了吧,因为他周形势玩了我的小三,所以我也要玩回他的小三。”

  我心里面恨道:我的徐巧,岂是你们这些个狗东西能够把玩的。我强颜欢笑道:“哈哈,你还玩周形势的老婆了呢,早就不亏了,你放心我们那晚喝醉了,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们真的什么也没做,为了帮你赢周形势,我会想法子让你上了祝美玲。”

  ......想到这里,我又邪恶地笑了笑。我说:“你还真是不知廉耻,说的冠冕堂皇,卫理翔能跟我比吗?他是个快奔四十岁有家室的臭东西,给你的只有红票子,而我就不同了,除了照样给你红票子外,还能给你帅气的模样,让你在任何地方都能长脸,还能给你个家,你耍那些个卑鄙的手段,不就是这样认为的吗?”她所有的奸计被我一语道破,气得无话可说,只有恶狠狠地指着我,说:“霍宇森,你给我记住了。”然后转身而去。

  那妹妹说来也奇怪,祝美玲前脚走出,她后脚也跟着出去了。给我的感觉好像有阴谋似的。

  我去公司的时候比平时晚了一个多小时,悄悄经过货箱,听到有几个员工在议论。一个说:“看报纸了没,我们仓库总监不也是叫霍宇森吗?”另一个取笑到:“少来,他绝对不可能是新闻里齐家要的霍宇森,他只不过是个靠老板娘,吃软饭的小白脸。”另一个跟着回应道:“就是就是,齐家新郎霍宇森一定是个才子,如果我们总监真是,那又何必赖在这里。”又一个插话,说:“不可能的事儿,有什么好讨论的,要是不小心被那个小白脸听到了,那我们可吃不了兜着走,快点干活。”

  我从货箱后面悄悄绕过公司大楼。卫理翔办公室的门关得死死的。我敲了敲,卫理翔带点火气地问:“谁啊?”过了一会儿门开了,开门的是祝美玲。我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暗想,祝美玲,你的心还真黑,昨晚他干了你一夜,今天上午又来引诱他,他这身子骨非给你搞垮了,你才会甘心呀。祝美玲昂起脖子,暗地里跟我较起劲来。

  卫理翔见是我,立马带笑迎上来,说:“霍总监,我正有急事找你,祝秘书你先出去忙你的。”祝美玲一夜之间就成了她的二房兼秘书了。卫理翔请我坐,客气而又为难地说:“老哥我有点对不住你了,昨天也喝了点酒,祝美玲醒来的时候审问我是怎么回事,那个时候头正痛着,昏昏沉沉的,竟然全部都说了出来。”我笑了笑,说:“没事,我还正为这事来感谢你,让我功德圆满,彻底将祝美玲送到你身边去了,总而言之,现在你如愿以偿,那么我也就心满意足了,高兴了。”

  我走出卫理翔的办公室,正好老板娘迎面而来,于是我立马垂头丧气,走过去低沉的声音,说:“姗姗姐早,我去做事了。”老板娘见了我本来笑的春风得意,见我这样,皱眉说:“还早?都几点了,怎么?见了我很不高兴吗?你的工作就是陪我开心,老头又不在,你怕什么。”她抓住我的手,不让我走。

  我请求她说:“让我走吧,还是那句话,真心话,我不想把不开心的脸展现在我姗姗姐面前,我不知道卫理翔老是针对我是何理由,扪心自问我根本不曾吃罪于他呀!算了,毕竟他是经理,我也不想你为难,让我去抽根烟,静一静就没事了。”我抽走手,不回头,往仓库而去。我虚绕一圈,偷偷跟踪老板娘,我知道这回老板娘一定会去教训卫理翔。

  而这个时候祝美玲重新回办公室跟卫理翔继续未打完的火热。我加快步子,绕过柱子,抢先一步站在了办公室侧边的窗户边,透过缝隙往里看,里面的祝美玲已经被脱了个精光,卫理翔把她放倒在办工桌上,双肩扛着她的双腿。这个时候老板娘砰、砰、砰,敲响了办公室的门。卫理翔抱怨了几句脏话,大声问:“又是谁啊。”老板娘没好气地说:“你老板娘。”

  卫理翔听了一乍,赶紧抽出来,慌里慌张的穿衣服和裤子,崔祝美玲也快点。两个人在里面像被发现了的小偷,确切地说是好一对奸夫淫妇。卫理翔整好办工桌,随便拿了个文件,拿一支笔坐好来,挥手让衣服扣子还未扣上,头发凌乱的祝美玲快点去开门。

  我稍稍把窗户拉开些。见里面老板娘阴沉着脸,即将要爆发的样子,老板娘瞟了一眼祝美玲。尽管她已经迅速理好了头发,但杂乱无章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更何况老板娘是个老江湖,怎么可能逃得过她的法眼。祝美玲赶紧低下头,喊了句:“老板娘好。”卫理翔快步笑脸迎上,说:“老板娘请坐,祝秘书,还不快去给老板娘倒杯咖啡。”

  更:新最快V上{酷k*匠,v网s

  祝美玲赶紧逃了出去,老板娘怒目瞪着卫理翔,也不动。卫理翔关上门,从背后环抱住老板娘,头伸进她的脖子,亲吻着,说:“珊珊,对不起,我跟这小秘书其实一点感情也没有,实在是珊珊你这段时间冷落了我,男人这东西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呀!”老板娘迈步上前,推开他,冷笑一声说:“我现在已经有新欢了,所以你怎么样不管我的事,还有......”

  她不是要为我而警告他吗?怎么突然不说了。她的余光好像冲窗户这边扫射了一下,她忽然又变得高兴,语气温和地说:“我能理解,只要你能好好为公司出力,做好你分内的事情,公司业绩搞好了,这些都不算什么,反而是该给你的佳赏,好好干,我不打扰你了,先走了。”难道她发现我了?我赶紧转身撤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