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反身一搏,用力掐住她的脖子,把她推贴在巷子的墙壁上,才发现是个女的。她费力的咳嗽着,抓住我的手腕,用力的挣脱。巷子里黑漆漆的,看不清她的模样。我掐住她的脖子,抓住她的双手,押她进了我的小屋,开灯一看才发现她正是酒吧那个醉了的妹妹。她居然跟踪我来了这儿,这么说她在酒吧说的就不是醉话了,那她说的价值一百万的老公是什么意思?

  我用力把她摔倒在床上,冲上去再次掐住她的咽喉,我瞪住她凶道:“你是谁?为何跟踪我?要是不如实回答,我要你好看,反正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她竟然一点也不怕,无所谓,不反抗,说:“一个价值一百万的老公没理由这么凶残的哦?更何况我本来就是三陪小姐,被你们这些臭男人睡是再平常不过的事,霍宇森要的话就快点吧。”

  她居然知道我的名字。我审问道:“你怎么认识我?一百万的老公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是谁?”她得意的笑道:“哈哈,果然是如假包换的霍宇森,这下我发了,何止我认识,整个Tank市想一夜暴富的人都认识你,Tank市新闻,Tank市晚报上皆有‘Tank市服装出口第一大公司,齐氏集团的千金齐齐寻找老公霍宇森,寻得者悬赏一百万’。”

  她拿起一张报纸给我看。上面有我坐在我家屋前那块洗衣服石板上的照片,我不知道齐齐什么时候偷拍的,只照到我半边侧脸,那妹妹凑近我,说:“厉害吧,这样我也能把你认出来,那些个人只知道霍宇森这三个字,看来只有我与这一百万有缘呀。”她到是还为那些人可惜了。

  原来齐齐家的背景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百倍。找我这个不相干之人舍得花一百万。我可以误以为齐齐真心在乎我吗?如果我攀上齐齐,那我不就一下子飞上枝头了吗?那还用得着以卑微的身体,下流地博取姗姗姐那老女人的欢心。像周形势,卫理翔,祝美玲这样的人,我不就轻而易举地给他们颜色看了吗,贱人徐巧也会......“不过说真的,我挺纳闷,你为什么有大富大贵的姑爷不做,甘愿落魄在这小屋内,难不成齐齐家小姐长得其丑无比,又或者是个智障,不是呀,新闻里看见的齐齐可是冰雪聪明,漂亮可人呀,说说有啥不可告人的秘密。”她的话扰乱我的思绪,她开始胡扯八道一大堆。

  我又想,哪能如我想象的这样简单。她们齐家是一万个不会接受我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黄毛小子的,从上次她堂哥来樟树车站接她,我就该清楚了,我又何必还要异想天开,自讨没趣呢。我随手丢掉那张报纸,说:“我霍宇森有这么好的命我居然不知道,明天你就赶紧带我去齐家领赏金。”她疑惑的盯着我,说:“你到底是不是齐家要的霍宇森?”

  我嘿嘿一笑,说:“我当然是了,明天你就可以得到一百万,今晚你整个人就都是我的了。”我把她扑倒在床上,拉上被子。我胡乱摸了她几把,就假装酒劲上来,随便叨唠几句,就假装睡着了。她推我,让我醒醒,最后她愤怒地推开我,说:“MD,白欢喜一场了,齐家要的霍宇森怎么可能是这副德行,还害我一个晚上没接到客,不过看你长得也挺帅的,就免费陪你一晚好了。”她动了动我的鼻子,在我脸上亲了一口,钻进被子里,紧紧地搂着我。

  没过一会儿她就睡着了,我爬起来靠在床头抽烟,脑子很乱,想着一些人和一些事,一些人里的一些事和一些事里的一些人。大概夜已经深不见底了,我才不得不由着夜色把我吞没。

  天还未大亮,我就被踢门声给惊醒了。砰、砰、砰,接着是祝美玲的怒吼声:“霍宇森,开门,快点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那个破木门经不起她多踢几脚,她已经冲了进来。她支支吾吾地在哭,指着我说:“霍宇森,你什么意思,你卑鄙无耻,一切都是你算计的对不对?”

  我无辜地盯着她,百般不解地问:“宝贝,你说什么,昨晚你去哪儿了?担心死我了知不知道。”我伸手去握住她的手。她红红的眼睛里露出一丝情意,好像准备原谅我的一无所知。这个时候,那妹妹从被子里钻出来,揉了揉眼睛说:“大清早的,吵个什么劲,有病呀!”

  祝美玲顿然间气得瞳孔放大数百倍,扯掉被子。那妹妹竟然是一丝不挂的,她才有病吧,我又没干她,脱个精光不怕着凉,可能是长做这事,已经习惯,专业了。祝美玲愤怒地说:“你们这对狗男女。”我心平气和地说:“祝美玲,你够了吧,你也不过贱人一只,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大呼小叫,再说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女人,昨晚我也被卫理翔灌醉了。”

  f看mG正^:版(章4节a上:酷匠%网9

  祝美玲咬牙切齿地说:“好你个霍宇森,本性终于露出来了吧,果然如卫经理所说的,是你为了讨好他,设计我陪他,你玩弄我的感情,你这龌蹉的东西。”

  我早就断定了卫理翔会出卖我,以此来永久占有祝美玲。我旁边的妹妹脸皮厚得已经超出了界限,丝毫不掩护,毫无保留地靠在床头,优哉游哉地抽起烟来。我用手背拍了拍她挺拔的胸腹,说:“喂,给我点根烟。”她直接把自己嘴上的香烟塞到我嘴唇之间。

  我舒服地抽吐了口烟,才把视线移向她,冷冷笑了笑说:“祝美玲你别逗了,我这点三脚猫的伎俩丝毫也及不上你的卑鄙下流吧,不知从哪儿弄来的一滩血就冒充是处,明明知道我跟老板娘的事情在公司底下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你还装清纯来我面前示爱,你真当我霍宇森是傻子啊,既然你要玩,那我就陪你玩个够好了。”

  她还在那儿装伤心,装痛不欲生。她说:“我承认我知道你跟老板娘的事,我承认我跟你在一起一部分是因为你升职,你开始有钱了,我也承认我耍了点小手段,但这些全是在我真心喜欢你的前提条件之下呀!我向你发誓,我是爱你的,不然我为什么拒绝卫理翔,冒着丢工作的危险拒绝他而选择跟你好。”还真是一番刻骨铭心的示爱宣言。如果卫理翔不曾告诉我,她和徐巧之间的关系,我还真会相信她,原谅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