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文杰借着喝了几瓶酒,有几分醉意,慷慨起来,说:“兄弟,就别难过了,徐巧那个苗子可以说在我们那整个市都是数一数二的漂亮娃,读书的时候我也对她颇有好感,但我可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知道她肯定得卖个好价钱,所以早就悬崖勒马了,哈哈。”

  他这是在炫耀他自己有多明察秋毫,量力为之,取笑我愚不可及,不自量力吗。我知道他完全不是这个意思,他是想安慰我,只因他文化太低。我说:“别说我了,文杰哥你这几年怎么样?”章文杰嘿嘿笑着,说:“还用问?如你所见,借别人的钱财消自己的灾。”我夸奖他,说:“文杰哥,也算厉害了,那些个戴帽子的皆奈何不了你啊,看你这一身穿着风光就知道了。”

  他瞪瞪眼,说:“屁,哥在Tank市哪个看守所没呆过,那些个带帽子的比我爹妈还亲,别看我今天一身华丽,搞不好明天就成了犀利哥了,坐在马路边喝西北风了。还是你在公司上班赚的死工资实在。”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错是没错,但总受上头的气,我还听说跟上头作对,不但拿不到工资,暗地里老板还会叫人毒打你。”

  章文杰一拍桌子,怒道:“这还得了,那要看看那人是谁的兄弟了,我章文杰的兄弟,那就不行,要是你老板敢为难你,你就尽管给我打电话,我保证他满地找牙。”我意气风发地站起来,举杯,说:“有文杰哥这句话就够了,我敬文杰哥和两位兄弟。”当啷啷碰杯声,昂起脖子畅快一饮而尽。道别时,我问:“文杰哥,我在哪里可以找到你。”他说:“当山公园正对面的兄弟理发店。”

  出租车在当山公园的正门停了下来。我一下车就看见了马路那边的兄弟理发店。我走进去,见正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三个化了重妆的妹妹,穿得很性感,双腿交叉,翘起二郎腿。坐在收银台上玩电脑的染发少年扫了我一眼,不客气地说:“理发店打烊了,明天再来吧。”

  这哪里是什么理发店,分明是挂着羊头卖狗肉。不过他为什么赶我出去,难道我一身正气,怕我是便衣警察吗,所以不敢问我要不要小姐。那人发狠话,说:“MD,还不走,是想滚出去吗?”这家店完全没有把顾客当上帝的宗旨。由此可见这一定是章文杰的大本营。我笑了笑,说:“兄弟,是文杰哥让我来这儿找他的。”

  t)酷匠d网永久}…免费看B小说d

  那人仔细打量我,皱眉向我走近,疑问道:“你是霍宇森?”我点点头,说:“正是,兄弟怎么称呼?”他豪情哈哈大笑起来,说:“sorry,大哥交代过我这事,说有个霍宇森也是自己兄弟,我叫吹毛,来,兄弟这边坐,抽根烟。”他的客气和热情让我有些尴尬,第一次见面就熟得这样夸张。

  他把我推到那几个妹妹的中间,说:“兄弟随便玩,你们还不快点好好伺候着。”左右两个女孩就过来给我捶着背,揉这儿,捶那儿,缠到我身上来。我笑了笑,说:“兄弟,文杰哥呢?”他又推我坐下,说:“别急,文杰哥在里面开会,先玩着。”他也坐下来,搂着另一个妹妹亲热了起来。

  章文杰带头从里面走了出来,后面跟着的四个人,其中有两个是我见过的,就是上次拿刀架着我的人。章文杰笑得眉开眼笑,手里还拿着一小叠红票子。我猜他们是在里面分钱,我便上前,跟各位打了个招呼,说:“文杰哥好,各位大哥们好。”

  “兄弟来的正是时候,我们正准备出去好吃好喝一顿。”章文杰笑呵呵拍了拍我的肩,随手把钱丢给吹毛,说:“吹毛,这是你的,好好给我看店,自家的姑娘少玩,还要接客的。”吹毛收好钱恭敬地说:“谢谢老大,老大我知道该怎么做,你就放心出去高兴。”我被章文杰揽肩走了出去。

  我本来以为今天我身上这一万块钱没有用武之地了,所以有点闷闷不乐,怪自己来的不是时候。章文杰不小心碰到了我衣服内袋里的厚厚一扎东西。他捏了捏,说:“不会是钞票吧。”我大方的拿出来,说:“本来今天是想请各位去酒吧放松放松,但我这几个子不好意思出手了。”

  章文杰想了想,于是接过那些钱举高来,说:“哦,对了,今天宇森兄弟说请我们哥几个去酒吧玩耍,我一时兴奋尽给忘记了,待会咋们得好好跟宇森兄弟喝上几杯。”章文杰看出来我想拉拢他们这伙人,他给我这样的一个机会,让我直接成了众人口中的好兄弟。大家异口同声地说:“行啊,宇森兄弟我们可就不客气了,哈哈,待会喝个痛快,来个不醉不归。”

  我们六个人挤一辆出粗车来到了黑夜白天酒吧。我们包了个台,要了两个来自本地的DJ妹,让她们在我们面前跳了热辣的干管舞和激情的脱衣舞。章文杰喝酒,凑过来问我,说:“宇森,说说你在这里干啥?这样有钱,这样花得起,难道你小子干得也是我们这行,想跟我们合伙,总之你一定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我假装心虚地笑了笑,说:“看来什么事都瞒不过文杰哥,我现在在我公司有点小职权,在里面可以弄到点货,便宜出点货给私人等等,总之就是赚外快,跟老板对着干,要是被老板发现,我需要文杰哥你们在后面帮我。”他满意的点点头,仗义地说:“小事一桩,既然有这么好的机会,你就好好干,狠狠捞他一把,出了问题我保你没事。”我高兴地说:“有兄弟这句话就足够了。”

  我走到了租屋处的小巷子,喝了酒,头有点晕,走到巷子深处,我惊愕的发现身后有人跟踪我。是谁?老板发现了我和老板娘的奸情,派人来杀我了吗?总之这么晚了,身后的人绝非善类。我加快步子,早早地拿出钥匙,开门钻进了我的小屋,来人已经赶到了,我正要关门,却被她推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