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酷{匠(网A5唯…?一√B正Y版,w其!他c都是盗版v‘

  我对她也没有太大的兴趣,不想碰她。我说:“妹妹,你看清楚了没?我全身上下就这一部两百快还不到的诺基亚,别说给你过夜费,就连开房的钱也得妹妹你付啊。”我无意识地捏了她一下。她说:“无所谓呀,我要尝尝这价值一百万的老公,是舍味道。”原来是喝醉了说着糊话的妹妹。我手里的诺基亚“嘀哩哩”响了起来,上面显示姗姗姐来电。

  我推开这酒吧妹妹,边接电话边往外出去。老板娘有点生气,说:“宇森,你怎么回事,给你打了五个电话了,知不知道。”我隔了片刻,低沉着声音,说:“姗姗姐,对不起,卫理翔找我来黑夜白天酒吧,我不知道怎么拒绝,里面太吵,所以没听见来电。”老板娘用当地话骂骂咧咧几句后跟我说:“等我,十分钟后在黑夜白天酒吧门口等我。”

  那辆红色奥迪停在酒吧门口的大马路边。车窗缓缓摇开就拼命向我挥手。她是尝到了我的味道,对我的雄风上了瘾了吧。我坐进副驾位,她就像我扑了过来,抱住我的头就亲吻。从驾位上挪移到我身上来,伴随着车窗往上摇,我们的衣服也扒了个精光。我们在热火朝天的时候,有个交警站在车旁,把头凑近挡风玻璃,看了一分钟,才伸手敲了敲车窗。

  我停止动作,有些紧张。我说:“姗姗姐,有交警那。”我担心他会直接拉开车门,把脱光了的我们铐上,拖出去游街示众。老板娘吟唱着,说:“别,别管他,别停。”她一边催促我,手伸到车内的小储物柜,摸出一包叫做“九五之尊”的香烟,按开一点车窗,从上头塞了出去。

  那交警赶紧接过,迅速放进口袋,站直身子准备要走。但又不舍得错过眼前的美丽风景。我一直用余光注视着,见他进了停在酒吧门口侧边的那辆交警皮卡车内,再出来时就是身着西装,飞奔似的钻进了酒吧,我对着后视镜里的自己轻轻地笑了笑,端住她的身体,让车子抖得厉害些。

  我点了根“九五之尊”,手搁在车窗上,伸向车外。我故意掏出那个诺基亚出来看时间,说:“姗姗姐,时间不早了,周形势会怀疑到你吗?”她还意犹未尽地躺靠在驾驶位上,还在吸收我给她的阳刚之气。她不屑地说:“他哪有时间怀疑我,自己还在忙着应付那个小妖精,以为把车子停在家就没事了,以为老娘不知道他新买了一辆宝马在外面花,哼,我说你的苹果呢?”她夺过我手里的便宜货。

  我笑了笑,说:“我的好姐姐,卫理翔约我出来把玩,可能让他来付钱吗?苹果我还是享用不起,姗姗姐,我热爱你的身体,但我更热爱你的职权和金钱,这是我应该得到的对不对?”我理直气壮地看着她。她抚摸我的脸,轻轻拍几下,说:“我的宝贝坦诚直率,我喜欢,给姐姐一点时间,这一万块钱现金你先拿着花。”她从后座包包里拿出一叠钱。

  我理所应当地接过钱,凑过去亲了她一口,说:“姗姗姐,我有点私事就先走了,开车小心点。”我目送她的奥迪穿进车流中。我拦下一辆出租车,说:“师傅,送我到当山公园。”

  ......章文杰是我同村的老乡,从小就做些偷偷摸摸的小勾当,被视为我们村的瘟神。我在家里的时候就听村里的人提起过章文杰,说他在Tank市一带纠帮结派,专干些谋财害命的事儿。上次去手机大卖场我看见了他,这种人本来就避之为上,但我一想到现在自己的处境,我就感到是时候结交这种人了。

  我上前追上去,在他后面拍了一下,说:“章文杰。”我不知道章文杰当时正准备伸两个手指头进前面那人的屁股袋里夹钱。他被我吓了一跳,手戳中那人的屁股。那人赶紧回过头来,开口叫道:“小偷,想偷我钱,保安。”一下子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两个保安也过来询问什么事。

  章文杰脸色苍白,但很快反应过来,破口骂我,说:“你谁啊?推我干嘛,神经病吧。”我立马脸羞的很红,为难地呵呵笑着道歉,说:“这位朋友,对不起,对不起,认错人了,误会误会。”章文杰气愤地瞪着我,说:“瞎眼是不是,被冤枉成扒手,真是晦气。”章文杰扬长快步而去,等我再追出去的时候,早已经不见了章文杰的身影了。

  我东张西望找寻,突然从人流中穿出两个结实的汉子,在我左右两边推住我往大卖场边上的一个小巷子里走。其中一人轻声威胁我,在我耳边说:“小子识相点,敢吭声,敢反抗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他给我使了使眼神,就见另一个人把插在腰间的雪亮的匕首露出来。我心想一定是我身上的那扎红票子被这两个人瞟见了,犯不着为这点钱跟他们动手。

  我被推到了昏暗的小巷子里,那两个人死死地将我推按在墙壁上,一人拔出匕首,说:“坏了老子们的好事,给你长点记信。”就见尖锐的刀子朝我手臂下扎下来,忽然传来一个人的声音,说:“放了他,我朋友。”章文杰来到我面前,那两人估计是他的小弟,二话不说。乖乖地将我松开。

  我礼貌地笑了笑,说:“文杰哥,抱歉,坏了你们的事儿了。”章文杰也笑了笑,拍拍我的肩,说:“没事,你挺聪明的。从小到大我记得在我们村里数我们两家的闲言碎语最多,因为我们两家是全村最穷的。对了,我不是听说你娶老婆了吗?不是徐巧,是外面带回家的女孩,挺厉害的你小子,不过怎么就见你一个人。”章文杰往周围看了看。

  我正好刚刚卖了那个手机,袋里有几千块钱。我说:“我请文杰哥和两位兄弟去喝个酒,然后我们再慢慢聊,在这他乡异地,以后彼此也好有个照应。”我们就在附近的农家小炒饭店点了五个菜,来了一箱啤酒,我们边喝边聊,我跟他细说了我那老婆的是如何莫名其妙的事儿。我总结道:“那妹妹就是占着有两个钱,无所谓地跟我这穷小子玩玩而已,我就利用她去反击狗眼看人低的徐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