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你说那个徐巧啊,我们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姐妹,只是以前一起合租房子,那个女人太虚伪了,一开始卫理翔看上她,想搞她,她还装纯,还跟我说想辞职,去别家找工作,还邀我一起,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就改变主意,跟卫理翔混在一起,当天在办公室里,那个贱女人、那货就被卫理翔给搞了,还有好多胆大的员工把耳朵贴到门上去听那女人的yin叫声,然后老模仿给大家听。”祝美玲落井下石,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徐巧和我的痛苦上,披露徐巧来完善和满足自己,津津有味地说着,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眼神已经露出了愤怒之色,拳头已紧紧钻牢。

  她抬头看着我,说:“听那么起劲,你忽然问起她,难不成你认识徐巧?”她好像察觉到什么。我放松来,笑道:“怎么可能,我是纳闷既然卫理翔那东西有了徐巧,为什么还打你主意,关键更奇怪的是他身边并没有那个叫徐巧的秘书跟着啊。”我想知道后来为什么徐巧又跟了周形势。

  她讽刺徐巧说:“她现在可本事了,用她那肮脏的身子勾搭上了我们的老板周形势那个老头子,后来被老板娘察觉到了,就把她给开除了,但谁知道徐巧那 货,那妖精至今还缠着周形势那老头,周形势那老头每天在公司都呆不到一个小时,然后就去找那狐狸精,带她到处寻乐子去了,前些日子老板娘不是常来公司吗,老头子不在公司差点又被抓现形了,听一些人说周形势私底下买了辆宝马,把奥迪停在公司掩人耳目,偷偷开着宝马出去混那个 货。”她凑到我耳边,说出了一些床上脱精光的激情画面。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作贱自己?我的心里面好难过,更加恨,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曾经的巧儿变成了现在的女魔。难道真的是现实的错?诱惑有谁不在时刻面临,可是为何偏偏连我最信任的她也克制不了,抗拒不掉。

  就像我始终不肯相信她会沦落到此步田地,然而偏偏又是活脱脱的现实残忍地将我的信念打翻。我深深地闭上眼任由苦水在肚子里无情地翻滚,毫不留情地刺痛着我的心扉,我的内脏。

  酷|(匠网{首&p发X!

  祝美玲推了推我,说:“宇森,你怎么了。”我睁开眼,盯着她,没有答话,却在心里面暗骂她:祝美玲,你才是实打实的贱女人,所以你凭什么,有什么资格取消我的徐巧,我的徐巧再怎么不堪也觉不允许你笑话。我发誓一定要让你为今天所说的付出代价。我说:“忽然很想喝酒,陪我喝,干杯。”

  她醉了,我拦下一辆出租车,把她带到了我的出租屋内,把她往床上一丢。旧木板床嘎吱一声响。我过去把房门牢牢锁上,打开那盏白炽灯。暗黄色的灯光照在祝美玲的身上,她酒醉昏睡在我的眼下,从脸到颈以及所有能看见的肌肤都是那样娇柔红嫩。

  我邪恶地自言自语道:“祝美玲,我倒要看看你他M的的身体有多纯洁,哼......”我说着,同时在一边脱衣服。我就像深山里走下来的一只饿狼,猛烈地扑下去,撕咬着送上门来的猎物。我发现她早不是个雏了,骂道:“贱女人,装什么纯,这样没有力度,早就不知道被玩过多少遍了。”

  第二天她醒来的时候把我也惊醒了,因为我的手搭在她两座胸峰上,我是趴着睡的。她推了推我,轻声喊了我一句:“宇森?”我感觉她好像要耍什么心思,所以装还睡着。她轻轻抬高我的手,将自己一丝不挂的身子从我的手下移出。她没有赶紧穿衣服,而是去床头柜上翻她那个迷你小皮包。我偷偷露出一个猫眼,见她从里面拿出一包用透明塑料袋封死的红色液体。

  她翻身凑近我的脸,最后一次确认我的确是睡着的。她跨过我的身子,躺回原位,我不知道她在那做了一些什么小动作,只听见她撕开那液体袋子的声音,她又试着轻声喊了我一句,说:“宇森?”再次确保我没有反应之后,轻轻抬起我的手,将光着的身子重新移进我的手臂下,让我的手搭在她的胸上。

  “宇森,宇森,你醒醒。”她开始边喊边推我。过了会儿,我才假装醒来,揉了揉眼睛,转个身,面对着她。她开始眼睛微微红润,眼角挂着泪珠,委屈地又喊了我一声,说:“宇森。”我这才吃惊地发现自己的手还抓在她的胸上。我速速爬起来,慌手慌脚,只知道摸后脑勺。她也赶紧去把衣服穿好。

  她的视线落在床单上,多了一大块深红的血迹的位置上。我盯着那块血迹,让自己融入演绎酒后乱事,破第一次要面临对女孩子负责的角色心境中。我说:“对不起,我,我昨天也喝多了,想不到你,你还是个,是个雏儿。”我结结巴巴,胆寒害怕地说。

  她扑进我怀里,环抱住我,呜呜地哭起来,说:“我知道,我没有怪你,只要你以后对我好就行了,我喜欢你,我爱你。”我抚摸她的头,安慰她,说:“别哭了,我会全心全意只爱你一个,对你一个人好。”我心里面却在笑这个女人,卑鄙下流,厚颜无耻。玩我?看看到底最后是谁玩谁。

  我回公司,卫理翔立马邀请我去他办公室。我敲门进去,客气地说:“不知道卫经理找我有何事?”自从我知道徐巧是被他这狗仗之徒引上屈身权贵的道路之后,我对他的恨绝对可比天高地厚。我完全是披着羊皮在伪装自己,表示对他无比尊敬和敬仰。

  “找你聊天,先喝杯酒。”他递给我一个一次性纸杯,接着说,“我不知道老板为什么突然那么照顾你,但并不代表你就有足够的能力跟我争每一样东西吧。”他看着我,话语柔中带刚,软硬相结合,带着玩笑式,但绝对是警告我。我谦虚地笑着,说:“卫经理,小弟我有点听不懂,总之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跟你争什么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