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老汉说:“是是是,昨晚辛苦了,你到那边去歇息,你的货由我来给你搬。”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那个瘦瘦高高的胡老汉走过来,拉长脸对我说:“小伙子,做人不要不着调,要脚踏实地啊,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像你这样靠不正当手段是不会有好出路的。”

  死老头子诅咒我。我呵呵笑道:“是哦,像你这样一步一个脚印搬货搬一辈子,没那个本事还在这装圣人,说三道四的东西。”他气得两鼻孔冒气,也不敢把我怎样,磨磨牙根,白白眼,默默地去搬货。我鄙视他,哼哼地笑着。

  卫理翔驾驶着别克从我身边开进了车库,他从玻璃窗看了我一眼,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卫理翔站在我面前,点了根中华,说:“昨晚当老板娘的狗,还适应吗?”我干他老婆的,他怎么知道我昨晚跟老板娘出去了。我恶狠狠地瞪着他。他吐吐出烟圈,说:“看来你床上的功夫不行啊,昨晚老板娘还是需要我来满足,想抢我的地位,先去医院检查检查,治好了才够本,知不知道?”他把香烟丢在地上,用力碾灭,好像是踩着我,碾我一样。

  我笑了笑,说:“原来卫经理是做狗才爬到今天这个位置的,真是不容易,小弟佩服佩服。”他气得脸色发白,想出手打我,指着我的鼻子,说:“有本事再说试试看?本来我想开除你,不过现在没这个必要了,你没什么用,对我产生不了任何威胁,就让你留在这儿羡慕、嫉妒以及恨我,哈哈......”他奸笑着走进了办公大楼。

  老板娘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来过公司,可能是我那天晚上接二连三地拒绝她的缘故。这样也好,有个清静,也不用听公司一些人的闲言碎语。那刘老汉真够势利小人的,跟我说话的态度回到了以前我刚刚来的时候。他说:“我说你小子一直骗我是不是,老板娘半个月没来了,你的工作还是这破搬货的,你一直没搞定老板娘,亏我一直替你搬那么多货,我告诉你我都记着呢,到时候你的给我算钱,一分钱也不能少给我了。”

  这个死老头,我早就想找个机会屌他了。我讥笑他说:“呜呼,老头你真逗,心甘情愿给我当狗,我有什么办法,我也牵着你遛了这么长时间,怎么现在连主人也要咬了。”他自知自己那副老骨头不是我对手,指着我,说:“你给我记住了,姓霍的,我会要回来的,我会要你好看。”

  这会儿,有个漂亮的女员工给我传话。她见了我,有点羞涩地说:“你是霍宇森对不对,卫经理让你现在去他办公室一趟。”老头子咬牙接话说道:“哈哈,报应来了吧,你就等着被开除吧,不妨告诉你,你跟老板娘的事是我告诉卫经理的,想比我爬得快,想跟我抢打杂工的老大职位,没门。”

  卑鄙小人,还以为自己的算计有多高明,我懒得理会他,丢给他一个白眼,跟着小妹妹进了卫理翔的办公室。小妹妹甜甜的声音,说:“经理,霍宇森来了。”我注意到卫理翔看女孩的眼神,色欲外露,淫秽至极,他嘿嘿地笑,说:“美玲,你可以出去了,让你接任我秘书一职你再考虑考虑,你要相信自己的能力,你是个聪明的女孩,明天给我的答案一定要是正确的。”

  我看得出来美玲的笑很为难。她点点头,说是,便走了出去。卫理翔立刻把脸放下来,说:“你是打定主意跟我作对了,是不是?其实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恩怨对不对?就因为一个老女人,好像不值得吧。”他的话风转了转,有点和我讲和的意思。我不知道他又要玩什么花样,我谦虚地说:“经理,我一直都很本分,只不过想糊口饭吃,老板娘找我,我总不可能不理她吧,那不是直接砸自己的饭碗吗,我跟老板娘之间什么都没有,一直是经理你误会我了,我之前跟你顶嘴也是因为实在气不过。”

  “哈哈,我懂,年轻人本来就应该有火气吗。”他站起来,发给我一根中华,说,“抽着,以后我们前嫌尽逝,现在我正式恭喜你升为仓库总监。”我听得一头雾水,疑惑地盯着他。他呵呵笑着,说:“怎么,不高兴吗?以后你就不用搬货了,只管吩咐那些个泥腿子去便可以了,而且工资还翻翻,下个月工资发了一定要请我喝几杯。”

  更-}新最快o1上/☆酷匠?》网:H

  怎么样他也是人事部的经理,我不过升了个仓库总监,职位比他低得多。他有必要对我这样阿谀奉承吗?一定是老板娘在背后给我撑腰,让我尝尝甜头,让我自动去找她,然后以身相许来报答她。

  我走出办公室,那个叫美玲的女孩扑过来跟我套近呼,说:“宇森哥,我在外面都偷听到了,你升职了,请妹妹我出去喝个小酒庆祝一下吗。”她抓住我的手,耍赖道。是直接向我投怀送抱不是?我挣开她的手,说:“美玲妹妹,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这样,还有,卫理翔让你给他当助理,你很快也升了不是?”

  祝美玲扬扬眉,努努嘴,说:“宇森哥,你可别误会我是个很随便的女孩,我是因为对你一见钟情才这样,我以为你们男的都喜欢这样,我跟踪你都好多次了,你就住在公司后面的那个小巷子里,也是单身一个对不对,我一直没找到机会跟你说话表白,这回我可不想错过,卫理翔摆明了对我图谋不轨,我是不会像我以前那个姐妹一样,乖乖就范,着了他的道的。”她一直缠着我,从楼上说到楼下,跟我进了仓库。

  我还没有开口,她抢先宣布道:“各位停停手中的活,卫经理让我通知大家,仓库总监已经定好了,就是我身旁的霍宇森。”噼里啪啦,一片奉承的掌声在仓库回旋了好久。我坏笑着对美玲说:“看你这样坦白直接,有热情,好,就请你去吃饭,但今天不行,明晚,怎么样。”她听了很高兴,但一听是明晚,又好像生气,嘟起嘴,说:“好吧,明晚就明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