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娘送我到了巷子口,待她的车子开走后,我立马拦下一辆出租车来到徐巧住的这个小区,飞快追上楼,用她给我的钥匙打开门。屋内黑漆漆的一片,她居然还没有回来。楼下好像有车子停下来的声音。我跑去窗口,探头往下看,果然是那辆黑色宝马。

  徐巧从副驾位下车,绕过车头,转到驾驶室旁,一个秃头探出车窗,徐巧把脸凑过去,妩媚的笑着。秃头在她脸颊上吻了一口,接着伸出手来给了徐巧一叠红钱。徐巧冲他挥挥手,车子掉头绕了出去,这个时候徐巧抬头看了我一眼。

  “哈哈,还是这钱好赚啊,刚刚那一下就值一万啊,了不起,难怪我们的爱算个球。”徐巧一走进门,我就讽刺道。她看了我一眼,没接我的话,而是从我面前走到那台液晶大彩电前,从电视后面拿出一张白色纸条,我扫射了一眼,白纸上写着长长的一串数字,好像是银行账号,接着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皱了皱眉头,说:“妈,我知道了,马山给你汇过去。”原来是她那个吸血的妈妈又要吸她的血了。

  最K新&“章节8K上酷n匠!A网“K

  “哈,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在我的心里,这句话是用来替徐巧感到不平的,凭什么她赚的钱就一定要给她那个比她才小两岁的弟弟,现在他弟弟不也没读书了吗,自己不是可以赚钱了吗,那个好吃懒做的徐开样连同父母一起来压榨自己的亲姐姐,要她努力赚钱回家建新房,现在新房建好了,估计是要她赚钱回去给他娶老婆了。

  徐巧听了,很生气,然后居然出手打了我一巴掌,说:“你可以侮辱我,但请你尊重我的父母,哼,我忘记了,你现在也是被人包养的小白脸,身体比我好不到哪里去,脏,所以你不在有资格取笑我。”她冷冷地讽刺我,扭身出去。

  大晚上,她一个人出去存钱我是绝对不放心的,我仅随着他身后而去,走了一段路,她回过头来揭穿我,说:“跟着我做什么?如果你真的恨我入骨,那就要一直无限的伤害我,你现在这样算什么。”我好笑地说:“你居然以为我跟着你是担心你的安慰,可笑,我来就是为了玩你,你自己心里清楚,谁知道你借机逃了不回来。”

  她坏坏地笑了笑,牵住我的手,说:“那就抓紧点,小心我穿几个巷子就把你给甩了。”我没有再说什么,就这样默默地牵着手来到了银行自助存取款机,徐巧把那叠钱全部打了回去。她既然懂得利用自己的美貌,轻轻松松地赚大把大把的钞票,那就应该很聪明,那为何又蠢到把所有的钱一分不剩地打给那个一切为了她弟弟徐开样着想的家呢。

  我们回了屋,她一副很轻松的样子,还没进浴室的门,就开始解开自己的衣服。我坐靠在沙发上欣赏着,全身的细胞开始跳动起来,故意引诱我是不是,让我来帮你脱。”

  正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我有必要探明虚实,几番打探后,对方露出马脚,出了一身汗,我知道该是我真正上战场的时候到了。

  她的嗯唱声越来越强烈,有节奏,动听,简直比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还要动听。我凌空抱她起来。她羞红着脸,说:“我还没洗澡呢。”我说:“没事,用身体给你蹭干净就好了。”我把她放倒在沙发上,一样样把她给清理了个精光。半个小时后,我舒舒服服倒在沙发上,她压在我身上,脸贴在我胸膛上。她温柔地说:“你现在也不学好了,你知道你们男人跟我们女人不同,要是被女人的老公发现,那你就有想不到的危险。”

  “你的意思是不你们女人做别人的二、三、四房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是吗?”我摸她的脸,说。她握住我的手背,让我的手贴在她脸上更紧,她往上挪了挪,说:“我们女人要是被老板的老婆发现,那最多被老板娘打两个巴掌,然后他们夫妻两大大出手了,我就一溜烟走人了。”她调皮地说。有这么简单吗?我在心里面猜想。我忽然问道:“你老板今天怎么没上来,知道你前男友在?怕我的拳头是不是?”

  他不屑地说道:“你以为你有多厉害,我老板又不是瞎子,看得见我房间的灯是亮着的,我就知道是你这冤家,还好我早就跟我老板交代过了,说我弟弟过来这边了。”我用力托起她的下巴,咬咬牙,说:“难怪你放心把钥匙交给我,原来早做好了准备,不过你最好保佑我每回都碰不到你老板,否则我会当他的面跟你亲热,用身体语言跟他说个清楚、明白、透彻,报复你,让你一无所有。”她叹了口气,说:“无所谓,反正我欠你一个报复。”

  我一大早进公司,刘老汉就迎上来问我,说:“帅哥,怎么样,昨晚进展的?”我笑了笑应和道:“还算顺利,那娘们哪里逃得出爷我的手心。”刘老汉紧跟着问:“那什么时候你的职位上升啊?”我说:“那还得她晚上跟她家男人说点好话去,毕竟这公司是她家男人的,你放心,我不会忘记老伯你的,只要我一升,肯定照顾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