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拉我去舞池,说:“在这里面只管尽情的释放自己,想怎么摇就怎么摇,举起双手,我手把手教你。”她抓住我的手腕,踮起脚尖举高我的手。她抬头的时候,那涂得红韵的双唇已经沾到了我的嘴皮子。她的气息扑进我的鼻孔。

  这是不是活生生的勾Y?

  我觉得这样扭着身子特别别扭,要是眼下是个清纯的少女,我会立即带她去开房,不就是想我上她吗,玩这么多花样。我在意她实质上是个老女,不过是个风韵犹存、充满诱惑的老女人。我觉得这是一门很亏本的生意,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二十岁还不到呢,对她来说嫩得很,但我绝对不能直接拒绝了她,不给她面子就是砸自己的饭碗。

  她似乎以为我顺从了她,更加放肆起来。她抓住我的手,让我的手搭在她的小蛮腰上。我并没有贴贴实实地抓住她的腰,我怕万一发现她的腰很柔很滑,那我将会控制不住自己,深陷进去就不好了。她伸手勾住我的脖子,踮起脚尖,身子还扭动着,闭上眼要来亲吻我。

  “姗姗姐,第一回来,玩着有些累,我们也像他们那样去那边坐坐。”我忽然开口说话,把头扭开,视线落在舞池外围的小圆桌那块。男男女女对坐在小圆桌前,有的喝交杯酒,有的直接扑在桌子上热吻。老板娘没有得逞,有点生气,说:“好吧,都随你喜欢。”

  老板娘吩咐酒吧的太子给我们上了两杯红酒。老板娘趴在桌子上,抬眼盯着坐在对面的我,当啷一声跟我碰杯,发出娇滴滴的声音,说:“霍帅哥,姐姐敬你一杯。”我刚要喝酒,她却抓住我的手腕,说:“酒吧这种地方就得玩出情趣,玩这个可不代表什么哦,我来教你。”她伸手绕过我的手腕,让我跟她喝交杯酒。

  我只有不情愿的接受她的玩弄。我想她下一步该要直接扑过来亲吻我了。今晚她是铁了心要吃掉我了。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一个女孩抢了我的眼,披散着飘逸的头发,走起路来扭动着摇曳的身子,老板娘见我一动不动地盯着吧台方向看,伸过头来亲我的动作停了下来,视线随着我的视线看过去。

  “她比我漂亮是不是?”老板娘吃醋地问道。我说:“姗姗姐,不是,她是我以前的女朋友。”徐巧转出了酒吧大门,我话音刚落,追了上去。在大马路边,暗黄的路灯下,我抓住她的手,说:“你怎么会在这儿?”她知道是我,转过身来,用力甩开我的手,愤怒地说:“关你什么事,你是我什么人,那你又为什么在这?”

  原来她在酒吧里已经看到了我,她是看到我和老板娘在那亲热,生我的气吗?不过她有什么资格跟我生气,在我面前摆什么臭架子,我冷冷一笑,昂起头,双手放进两边口袋,说:“包养你的老板呢,叫他出来介绍给我认识认识。”我向周围看了看,接着说:“咦?怎么就你一个人,是被丢弃了吧,难怪这么生气,这么可怜。”

  她不搭理我,白我一眼,转身要走。我又上前抓住她的手,说:“别这个样子,笑一个我今晚就勉为其难的干你,让你舒服。”她挣脱开我,愤怒地说:“说够了没有,我告诉你,现在你的身体也很肮脏,也不值钱,所以你不再有资格来讽刺我,哼,你的富婆追上来了,小心她吃醋把你给甩了,哼......”

  趁我回头看,徐巧快步跑向前面停着的那辆黑色宝马。我想通过反光镜看看开车的到底是哪副人模狗样,但车子已经扬长而去。

  “没追回来?”老板娘赶了上来问道。我笑了笑,说:“我根本不想把她追回来,一个为了钱而抛弃我们三年感情,出卖肉体的贱女人,我是要看看包养她的人肚子有多大,头有多秃。”她又问:“那看到了吗?”我摇摇头说:“没有。”

  老板娘还很开心地笑着,说:“想不到你还是个如此感情深厚之人,执着守护爱情的小伙啊,但在现今这样的社会,这样的你注定会被伤害,哪个漂亮的女孩不爱钱,以前我的男朋友跟你一样帅,但最后我还不是嫁给你们老板,这样丑的一个男人,再看看现在你的女朋友也是如此吧。”

  最新4章节上{酷6匠!《网

  她是在告诉我认知这个世界吗?好白菜注定被猪拱吗?她说她老公丑,说我帅,又是哪层意思?我两只黑亮的眼珠盯着她。她接着说:“别这样看我,我说的都是事实,不过站在我们女人的角度来讲,这是对自己资源的充分利用知道吗,不嫁给有钱的,哪来时间和金钱享受生活,哪能大手大脚的买高档的化妆品,哪有现在快奔四十还如二十七八的风华姿色,看看,我现在不是照样和年轻的帅哥在一起吗。”

  她说完话,便伸手过来挽住我的手。我没有说话,没有拒绝。她继续说:“其实不光漂亮的女人有这样的资源,帅气的男人同样也有,这个世界是多么公平,就看你这个帅哥懂不懂得好好利用了,要知道这世界一个最简单的道理,那就是向‘钱’看齐,向‘钱’发展,等你有了钱,我保证你女朋友乖乖趴回你两腿之间。”

  她这是在给我做思想工作,要我甘心情愿做她的小白脸。她扑向我的胸口,用脸来回上下磨蹭,骚劲开始上泛,声音变得萦绕,说:“今晚就让我来陪你,安抚你受伤的心灵好不好吗。”她抓我的手,让我的手掌在她高耸的胸峰上,教我怎么摸她,恨不得我此时此刻在车来车往的大街上就把她给干了。

  又是个贱女人。

  我委婉地拒绝道:“姗姗姐,我不想把最伤心最不好的自己呈现在你面前,这样对你不公平的事我做不到。给我点时间考虑考虑,先送我回去好吗?”老板娘微微皱了皱眉,说:“我尊重你,但你是个聪明的小伙子,我希望你能做出成功的选择,这样才好站上一个舞台,才有你大展身手的机会,而我就是能给你第一个舞台的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