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动声色,关上了房间的门。她走到我面前,用深动的眼神看着我,好像要让我相信什么。她说:“不会的。”她捧着我的脸,踮起脚尖来亲吻我。我就像个充气人偶,任她把玩,但终归我是有血有肉的,我环抱住她,舌头进去,有规律有节奏地在里面互动。

  我的嘴没有一刻离开,她勾住我的脖子,驾在我身上,我抱住她,顺手捏她后面。我把她放倒在床上,手开始抚摸她润滑的肌肤。彼此间对对方的身体还是那么的了解,那么的熟悉。可是热爱正起劲的时候。她开口说:“忘了我吧,去找属于你的女孩。”

  心中的恨意就像油锅里的油条,瞬间膨胀起来。我愤怒地说:“你这贱人没资格对我说这样的话,你还真自信,以为我放心不下你,我只是想干你,你懂不懂?”我说者,有点粗鲁,加大力度,她皱了皱眉头,忍受着。

  ......我暂时在这家服装公司打杂,在公司后面的小巷子里租了间小房子。白天在工作的时候,除了有点累就没什么了,一到晚上就特别孤独。整间房子,一张床和一个小凳子就能填满,高头一盏不够亮的直条灯管。我又没有手机,每天都只有躺在床上望着那盏孤灯,发呆,想事。

  我能想到的事情总是很有限,总是跳不出跟徐巧有关的事儿。头疼的时候,我就会逼迫自己去想点别的事,比如说齐齐。我不知道齐齐的家住哪儿,也没有记住过她的号码。而她也根本没有任何方式能够联系到我。这样从此消失,断了联系也好。至少让我觉得我的生命里曾经闯进过一个单纯的,只是因为爱跟我在一起,愿意嫁给我的女孩。

  想到齐齐跟我在一起的这短暂的几天里,我赶到欣慰,心会暖,然后就可以进入梦中。

  我公司的老板叫周形势,每天都会开着那辆六十多万的黑色奥迪来公司一趟。我在公司的院内负责搬运货箱子。每天都能见到他从奥迪内钻出来,那落光头发的顶部可以反射太阳光,有时候刺得我眼睛朦胧。

  酷)7匠◎p网首7发

  周形势每天来公司的时间不同,呆的时间也不长,一般都是进去了一会儿就出来开车子走人。有几次带过几个人来,估计是客户,有客户的时候他就会在公司多呆一会儿。我没见过老板娘,但我听一些人提起过老板娘,好像是个很厉害的一个女人。

  两个老年搬运工小声的谈论过老板娘。他们坐在货箱后面,抽哦遮掩,说老板娘是个熟透了的女人,有韵味,前后丰满,光滑有弹性,干起来......我实在听不下去,就会提前弄出点响声,然后拖着个箱子往他们面前经过。看到他们两的眼睛还是眯起来的,脸上露出淫秽的浅笑,好像还沉浸在干老板娘的境界之中。他们会占着人多欺负人少,人大欺负人小,恶狠狠地瞪着我,把烟头一甩,狠骂一个字,干。

  我丢下一个白眼,面对他们往地上吐一口口水。他们也不敢冲上来动我。

  “小伙子,过来把这两个箱子搬到一边去,拦着路了。”柔美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我第一反应就是徐巧来了。我猛然转过头,一个抱着三岁左右的小孩子的女人朝我走来。女人穿一条白裙子,头发发梢微微卷,披在两边肩上。她的身材很好,属于那种丰满而一点不胖的型号。

  “没听见吗?我让你把这两个箱子搬开。”女人站在我面前。我盯着她黑亮的大眼珠,浓浓的睫毛。她的皮肤光洁柔嫩,样子和那两个老男人描述的相差不多。再加上他对我呼来唤去,应该就是老板娘。我点了点头,说:“大小姐,我知道了。”

  “大小姐?你当我是你们老板的女儿了?”她好像听了个很好笑的笑话,格格地笑了起来。我当然是故意这么叫她的。尽管她保养的很好,但仔细看,还是能够瞧见她眼底的鱼尾纹,再加上她的气质,绝对是个三十好几的女人。不过老板看起来都有五十好几了,万一她真的是他的女儿,那就把她叫大了,叫老了。万一她脾气臭,因这一句话把我赶走,那我就亏大了,我身上没钱,还等着这里的工资过活。

  我叫她大小姐,把她叫的年轻,即便是叫错了,那也是开心的,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我憨厚地笑了笑,说:“难道不是吗?”她还在轻轻地笑。

  “老板娘让你搬箱子,你傻了,老板娘,我们来,这新来的小屁孩啥也不懂。”那两个老男人借机上来邀功,同时来饱饱眼福。

  “快点快点,那边还有一堆箱子要搬的。”老板娘冲那两个老男人拉脸说道。我心里面想,我刚刚把她喊年轻了,她还沉浸在青春年华的恬静中,他们两个大老粗破坏了她的美事,活该马屁拍到马嘴上去了。我轻轻地笑了笑。

  “你笑什么?你叫什么名字?”老板娘笑着问我,好像对我很好奇的样子,好像自己回到了二十出头,语气还带出几分调皮,说实话,配备她的美貌,一点也不做作。

  “霍宇森,对不起,我没想到老板娘这么年轻漂亮。”我很自然地笑着说。我动了动她怀里的小孩的脸,说:“孩子真可爱,跟老板娘您长得一模一样。”她又呵呵笑了起来,说:“哈哈,你又错了,我儿子估计比你还大呢,在Tank大学念大四了,这是我妹妹的女儿,快点叫叔叔,对了,你们老板呢,怎么今天车子不在?”女人朝大院内看了遍。

  她的话好像有点问题,老板的车子是长时间不在的呀,我还没开口回答。卫理翔快步上来,瞪我一眼,说:“还不快过去搬货,刚来就想偷懒。”我心里面很不爽,盯着卫理翔,心想,经理有什么了不起,我昂起头,说:“我知道,但老板娘问我点事。”老板娘呵呵笑着,说:“卫经理,不怪他,霍宇森挺勤奋的,老板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