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个小时后,客车在掌起下了高速,很快就要到樟树车站了。齐齐望着车窗外,拉着我的手用力咬,兴奋地说:“老公,我们马上就可以到家了,哈哈哈。”我瞟了她一眼,看她跟孩子似的,我不住偷笑。她嘟嘴,扑到我面前,说:“怎么?老公你不愿跟我回去见我爸妈吗?”我摇摇头,说:“不是,我当然愿意。”她幸福地靠在我肩上,说:“这还差不多。”

  车子驶进了樟树车站,周围等满了接亲的人。齐齐指着人群外,那个戴着墨镜的的青年对我说:“那是我堂哥,我伯伯的儿子,跟我关系可好了。”说着齐齐贴近车窗用力朝他挥手。她堂哥也看到了她,摘下墨镜,微笑着向我们这边挥手。看起来他是个挺斯文的人。

  ^最新n8章节上(酷●匠}X网3`

  齐齐拉着我的手挤出人群,站在她堂哥面前。她堂哥立马把视线落在我身上,放下脸快步上来,一拳打在了我脸上骂道:“你TMD。敢拐卖我妹妹。”她是齐齐的哥哥,担心齐齐很正常,我没有很冲动的上去还他一拳。他的话吼得很大声,周围很快围成人圈,都以为我真的是拐卖他妹妹的人贩子,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哥,你干嘛?宇森是我老公,你妹夫。”她哥还想上来打我一拳。齐齐上去拦住,也大声吼着。她哥哥指着我警告道:“以后不要再来找我妹妹,否则我报警处理。”他拉齐齐,把齐齐推进了路边那辆白色宝马车的副驾位。车门关上,上了锁。车窗也是摇着的,听不见齐齐喊我的声音,只能通过灰色的玻璃窗,见她有多着急,多伤心。她拍打着玻璃窗,转过身去求她哥开门放她出去。

  我被齐齐的泪水打动了一下,冲出去几步想去把她救出来,但车子已经嗦一声穿进车流,然后很快消失不见了。我有种失落,但转念一想,别傻了,别人家开的是宝马,你个穷乡巴佬高攀的起吗?能睡了她已经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了。

  我没有手机,在樟树汽车站的公用电话亭给徐巧打了通电话。徐巧不知道是我,甜美而妩媚的声音说:“喂?你好?请问你是哪位?”尽管他已经变贱了,但她的声音依旧能触动我的心弦,听了感到很舒服。我说:“是我,我在樟树车站,我没地方可去,你......”

  她打断我的话,凶道:“那关我什么事,我们已经划清界限了,你......”我冷冷一笑,打断她,说:“清了吗?我说过你让我干一晚就算了吗?你以为你还是处吗,有那么值钱吗?被我干了三年不算,这几个月来不知道被其他男人干了多少次吧,所以在宾馆的那晚根本不值得一提。”我毫不客气,恶狠狠地说。

  “那你想怎么样?”她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沙哑,有些哽咽。我的心一下又软了下来,说:“你放心,我这次过来不是要打扰你,我是来打工赚钱,在这边没亲人,人生地不熟,暂时想你帮帮我。”她深深地呼了口气,说:“好,那你在那等我,我马上就到。”

  徐巧打出租车过来。我见到她时,她的眼睛还是红红的,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她刚刚很伤心地哭过一场,因为我的那番话。她微微笑了笑,说:“上车吧。”她的笑有些为难,有点假,但仔细感受又是不一般的真真切切。我很想对她说声对不起,但说不出口,我绕开她坐上那辆出租车。徐巧站了几秒才转过身,她坐在副驾位上,说:“师傅,送我们到名车大酒店。”

  途中我们没有说一句话,我时不时会瞟一眼她,她抹了淡淡的粉底,看起来更加嫩滑。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在后视镜里看我。到了名车大酒店,她刷卡打开了房门,把卡插进墙上的开关内,房间里雪白一片。她说:“这个房间我包了一个星期,这附近要找工作很容易,我能帮的只有这些了,你坐了一天的车,好好休息吧,我走了。”

  她还会关心我吗?我忽然拉住她的手,说:“你现在真有钱,住一晚就要好几百吧,要是你老板知道你拿他的钱招待你以前的男朋友,他会不会吃醋生气呢?”我的视线从豪华的房间内移到了她脸上。她的鼻孔动了动,说:“如果你认为这样讽刺我你会开心,很爽的话,那我随便你。”她用力挣开我的手。

  我怎么会开心呢?我记得当初我们通电话的时候,她还很幸福地告诉我,她所在的公司很好,薪水很高,关键是老板人很好,老板挺照顾她这个新人的。我还替她高兴,现在我才知道自己有多愚蠢,我恨......恨她对我的背叛。恨自己没有早点读懂那句“老板挺照顾我这个新人的”。

  我只是企图用伤害她来安抚我内心的疼痛和不甘。我再次拉住她的手,用力让她转过身来面对着我。我说:“就想走,欠我的还没有还清,我还没干你,你就想走。”我带着冷冷地笑意。

  她盯紧我的眼,难过地说:“你不是说我的身体不值钱吗,没错,我的身体现在已经被很多男人玩过,我跟出来做小姐的已经没有多大的区别,所以我请你放过我好不好?”她的眼泪流了出来。

  “放了你?那不是对我自己的残忍,不值钱的身体才好,我消费的起啊,也可以干你干一辈子。”我咬咬牙,说。我捧住她的脸,强行吻她。她奋力地反抗。我们两个一起摔倒在床上,我压在她身上,并没有停止动作,还在全力进攻。她知道无论怎么反抗,我都不会放过她的,于是瘫在那儿任我为所欲为,他的眼泪哗啦啦地流出来。

  我把手从她没到膝盖的白裙下抽了出来,停止一切动作,站起来,说:“滚,快点给我滚出去。”我指着门口,门一直没关。她起来整好衣服和裙子,抹去眼角的泪痕。她走到门口,转过身来,问:“为什么?你还爱我,不愿伤害我对不对?”我冷笑道:“徐巧,你真不要脸,我还爱你?我是怕你这恶毒的女人告我强上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