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干,听得我火冒三丈,我怒道:“你他妈的,是畜生吧!哦,对不起,你比不上畜生,畜生还有姐弟情。”

  徐开样听出我的声音来,还厚颜无耻地讥讽起我来。他说:“霍宇森?怎么会是你这个穷光蛋,难怪我姐姐落魄成这样,原来又是染上你这废物了,我警告你,你最好离我姐姐远点,不然我对你不客气。”我咬牙骂道:“畜生,有本事过这边来,看我弄不死你。”我的声音把徐巧引了出来,她抢过我耳边的手机,挂断。

  “你在外面跟别人,出卖自己,是不是就为了这么个畜生弟弟,为了那个不把你当人看的家庭。”我愤怒地审问她。她坚决地说:“当然不是,我是为了我自己。还有,我的家人不许你这么说。”我为她感到不平,不值,接着问道:“那你是不是拿着六万块钱才能回去喝他的喜酒?是不是待会儿又要打电话让周老头过来,用你的身体换?”

  她忽然怒目瞪着我,说:“是,那么又关你什么事呢?我的身体在你那廉价,不值钱,但在周形势那里就是值钱的,我为什么不好好利用。”我邪恶地说:“好,不就六万吗,老子今天晚上就买你,就冲你这般贱,今天晚上我一定要干你。”

  我过去搂住她,强行亲吻她。他用力挣扎反抗着,终于她抽出一只手,一巴掌匡在我的脸上,说:“好啊,你说的,六万块钱拿出来,我随你怎么干。”

  我把她甩倒在上发上,指着她说:“等着,老子这就去取钱。”我出门把门摔得砰一声巨响。我给夏叶璐电话,她在上班,里头传来吵闹的声音。她大声说:“我在上班,有事吗?不打紧的话就下班再说。”我不客气地开口道:“有急事,你立马送六万块钱来我这儿。”她二话不多说,答应道:“好,那你在家等我,我马上过去。”

  我早早地在小区大门口等着叶子。十多分钟后,她就赶到了,看来她车子开得很快。她下车递给我一个黑色塑料袋,说:“在这里面,有什么急事,需要我帮忙吗?”她那张化妆画得格外美丽的脸并没有忘记流露出担心之色,而且看的出来是发自内心的。我说:“你已经帮了。”

  (2看~0正$;版章9节上$5酷匠y网

  她很识趣,知道不耽误我,说:“那我回去上班了,有事电话联系。”我点点头,说:“开车注意安全。”我一句出于礼貌的关心却能另她笑容万般灿烂。

  “钱就个在这儿,让我干了就是你的了。”我把六万块钱做三叠砸在茶几上。我如恶犬般扑向她撕咬她。有了钱她果然不反抗了。可是她才做人流不到一个星期,这个期限为什么总是牵制着我?为什么我做不到不顾她死活,用力狠狠地干她呢。我想是我天生就没有长那么一颗残忍的心。一番折腾后,我松开她就走了。

  我走到四栋楼道口,才发现叶子的别克停在那里。叶子在我家。我快步上去,就见她匆匆下来了,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他解释道:“闹肚子,所以......我得赶去上班了。”我已经可以断定她一定是上去拿望远镜偷看我们。我并不生她的气,她二话不说给我送来六万,她有权利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何况她关心我,担心我发生什么事。这一刻我忽然强烈地感觉到她对我的好,她亦是如此的美丽动人,我拉住她的手,说:“可不可以不去上班,留下来陪我。”

  我不知道是因为孤独寂寞,还是因为刚刚在徐巧那儿已经激起了我的性望。总之这一刻我特想跟她做。我拉她进了房间。她果然不愧为专业的三陪小姐,我这样认为绝对你不是讽刺或是瞧不起她,职业只不过是一个人的生存之道,所以何来贵贱与高尚之分。所以我是真的感谢她让我尝试了好多从来都没有尝试过的刺激招式,还有一大串的专业术语,更是听得我诗意绵绵......章文杰邀请我去他那儿喝酒,说是为了答谢我上次帮着一起去收保护费的事。一提起这事我就觉得窝囊。表面上他一口一个兄弟,其实我根本就不曾与他生死相交,同甘共苦,患难与共过,所以所谓的兄弟之情只不过是金钱和利益的勾结罢了。

  所以用脚关节想也知道他找我去绝对不是为了答谢我这么简单。我也知道这种人一旦沾上了就没那么容易摆脱,要是不去他一定会认为我不给他面子,会找人来教训我。所以还是去吧,他用我,反正我也得用他。我不想纯粹的被他当小弟使唤,而对于我这个不喜欢,不善于黑道之术的人来说,那唯一能改变我在这地痞老大面前地位的就只有金钱了,我得对他出手大方,得给他钱。

  要钱,那我就只能打电话向老板娘开口。我说:“我需要一万块钱救急。”她说:“你呀,要钱了才想起给我打电话,我在家等你,过来拿吧。”

  我按响她家的门铃。她盘着头发,围着浴巾来开门。她说:“怎么这么慢,等你好久了。”说着话。她故意松开浴巾,让它滑落在地上,光洁的身子一丝不挂地展现在我面前。她以为这样就能勾yin我吗,她错了。徐巧、夏叶璐和齐齐,她们每个人脱光了都比她的肌肤更加水嫩,更何况我更热衷于剥衣服的快感,这是性与爱的必要的前奏。

  但为了拿到她的钱,我还是得咽下一口口水,表现出看了便忍不住的色样。我从后面抱住她,手掌掩盖在她的一双玉兔上。我荡荡地笑着说:“你以为我不想早来,那边出租车难等你又不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我配辆车吧,要是想做了,你就给我打个电话,我开车从我住的地方出发,你开车从你住的地方出发,很快就能在中途相会,就可以火热搞起来了,多方便,多快捷。”

  我去亲她,舌头伸进她嘴里。嬉戏着,游走着,顺着滑溜的身子,登上了最高点,允吸着。她的哼唱声真是如莺歌般动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