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椅子重重地往地上砸去,啪啦一声散开了。我讥笑道:“好,很好的贱货,你要选择淫秽下贱,我也无能为力对不对,不可救药的淫娃,我呸。”我愤怒而去,把门摔得砰一声巨响。我出门即掏出手机拨去老板娘的号码。我说:“姗姗姐,你在哪儿?”语气虽试着压住,但仍然有些铳。她有些奇怪地说:“家啊,你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吗?”

  我说:“没事,只是忽然间很想你了,很想很想,我在名车大酒店门口等你,你马上过来接我。”她说:“好,马上过来。”二十多分钟左右,老板娘那辆红色奥迪车子在我面前停了下来,我打开车门钻进了副驾位。我说过很想她,所以我坐进去就去勾住她的脖子,把她揽过来亲吻。她当然也是骚劲十足的迎合我。

  分分钟后,我才松开她。她问道:“不是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吗?家里的土地都搞好了?”我不高兴地说:“那点破地人家要就给他好了,还是早日见到我姗姗姐要紧,姗姗姐给我更好更肥沃的土地不是?”老板娘指我的头,说:“油嘴滑舌,说到底不是想我这个人,想得是我给你的财富。”

  我说:“话虽不错,起初的确是因为想从你那得到东西才和你在一起,但不可否认的是你的身体也是我想得到的一部分,难道我们在做的时候你感觉不到我的真诚吗?我想现在即便你不是老板娘我也照样和你缠绵不休,因为我已经上了瘾,现在我甚至已经搞不清楚跟你在一起到底是因为你本身还是因为你的财富了。”

  我一番彻头彻尾的谎话,听得我自己都有些头晕目眩。她听了自然是神情销魂迷离。

  她嘿嘿笑道:“那好,我来给你分辨清楚,现在我身上有一百万,你要我还是要这一百万,只能选一样。”我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是要你,那一百万是你的,连你都被我要了,那你的一百万还逃得出我的手心吗,哈哈,你给我来吧,乖乖地。”

  她扑哧格格笑着说:“你就是这么坏,坏的理所应当,坏的风流倜傥,你知不知道你是第一个敢命令我,对我呼来唤去的男人,你居然让我有了恋爱的感觉。”我嘿嘿地说:“难道周形势也不敢?再说了,我可是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少妇杀手。”这下她捂住肚子,笑的得更嗨了。她说:“周老头大我十岁不说,他生意上的好多合作伙伴还得由我来维持着,你说他哪里有那胆,哪能跟你这受过专业训练的少妇杀手比。”

  她色色地看着我,接着说:“少妇杀手,姐姐我现在就给你一块肥沃土地,让你试种试种,选个地方吧,要么就这名车大酒店好了。”说着他就急着要下车。我拉住她,说:“不,去你家,那样更有感觉,更温馨,不是吗?”

  她发动车子,说:“成,你还真会享受哦,难道你不怕周老头?”我没有顾虑后果,想到周老头正和徐巧在做肮脏的事,我气愤地脱口而出,说:“有什么好怕的,反正他不在家。”

  老板娘把怀疑的目光投向我,说:“你怎么知道他不在家。”我立马装作很得意的样子,说:“果断的猜测,而且百分之百中不是吗?再说家里你说了算,周老头敢把我怎么样。”

  她家住在匡堰碧水湖别墅区内。徒有虚名,所谓的碧水湖不过就区区一个水塘罢了,所谓的别墅也就比大众化的商品房稍微好一点。她房间里的布置装点,还算合我意。她关上门就如猛虎似的冲向我,跳到我身上来。我一个猛扑将她按倒在沙发上。

  我三下五除二地揉捏了她几下,她就快坚持不住了。我扛起她那双修长的美腿就要进入主题。她忽然昂起半身,推住我,说:“不要,还没有戴套。”我拨开她的手,说:“戴什么套,戴套我一点也不爽,更影响我发挥。”她再一次推住我,不让我进入。她恳求道:“不要,不要啊。”

  她竟然刻意营造出被强上的氛围来,真是别有一番风趣,我顿然间万般兴奋起来,我说:“这可由不得你。”我发出冲锋的号角,所向披靡,势不可挡地深入其中。伴随着是她销魂的一声尖叫。

  完事后。她给我一把钥匙,说:“这是龙兴近郊小区四栋201的钥匙,明天会带你去,以后那就是我两的家。”我一听,立马想到了徐巧。难不成她们夫妻两是约定好了一个买五栋201,一个买四栋201?又难道整个龙兴近郊小区都是供有钱人买下来包养二nai,和养小白脸的吗?

  第二天,老板娘带我来到了这套房。他问:“怎么样?”我没有搭理她,直奔里面那个对着五栋的窗口。太好了,对面,对面果然是徐巧的房间,客厅里的摆设也看的见,只是不清楚。这时两个人影从一个房间走到了客厅,男的是周老头,女的是徐巧。周形势从他公文包里拿出一叠钱放在茶几上。徐巧替他理了理西装领带,由于有一定的距离,只能凭借想象地看见她脸上无耻的笑容。

  =5酷|U匠$网z$唯@一*正/、版,x,其A他@j都是|盗4版

  老板娘过来问我道:“看什么看的那么入神?”我赶紧转开,说:“太漂亮了,这辈子也没有想过能在大城市住这么漂亮的房子,太幸福了,我的姗姗姐。”我扑过去亲了她一口。她也乐滋滋地笑得合不拢嘴。她说:“那我先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我要急着去见一个客户。”说到见客户,她好像微微有点失落。

  老板娘从来不过问公司的事,为什么周老头需要她出面维持客户呢?我早就想到了周老头是在利用珊珊姐妩媚的身子和娇柔的体肤去拉拢客户。我说:“有事你也一定记得给我电话,我会立马赶去你那。”我送她下楼上了车。

  我打去夏叶璐电话的时候,夏叶璐还在睡觉。她软绵绵的声音,说:“干嘛?”我说:“赶紧起来了,赶紧帮我去买个望远镜过来。”她爬起来,声音清晰了好多,说:“好,我马上去,你在哪儿?”我说:“龙兴近郊小区四栋201。”半个小时后,门铃响了,从猫眼里看到是夏叶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