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丢给我一把钥匙,说:“你那个破地方哪里还有住头,还是搬我这来吧,反正我一个人住,无聊也不安全,你可别误会,这房子还是因为你发了笔横财才买得起的,也算是回报你一点。”

  既然两个人投缘,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我走到厨房,忽然想起给徐巧煲鸡汤的事儿。本来打算去店里直接买煲好的,但想到肯定不干净。我问:“叶子,你会不会煲鸡汤?”她说:“我是农村出来的姑娘,这煲汤的事儿当然会。”我也是农村出来的,偏偏我什么家务也不会干,也许是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导致的,我在家爸妈不让我做这些,说是女孩子该做的事。

  我们去了趟彭桥菜市场,挑鸡,选料。在这过程中,夏叶璐一点不像是个在酒吧里混迹的三陪小姐,有着千金小姐的体态,又有着农家姑娘的朴素。煲的鸡汤那香味弥漫着整套房。她真可谓是上得厅堂,入得厨房的贤惠人妻,我尽不由地对她投去了欣赏的目光。

  我直接去周形势办公室请假。我恨透了眼前这个臭老头,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了,但还是得低声下气地说:“老板,我姐姐他需要人照顾,我要请一个星期的假。”秃头盯着我,好像在怀疑什么,他忽然说:“对了,你姓霍?她姓徐,我一直以为你是她那个亲弟弟,你是她表弟啊,那你会不会是齐氏要找的那个霍宇森?”他好像知道我很多事情似的,在向我兴师问罪。

  酷g匠ML网唯一i{正版{7,x其u他。都'是-j盗‘5版{E

  我笑了笑,说:“我哪有这样的福气。”周形势挥挥手,说:“也对,那你回去照顾你姐姐吧。”我走出办公室,祝美玲手里端着一叠文件,与我擦肩而过,走进办公室,瞥我一眼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开车送你来的女孩是谁啊?是齐氏集团的千金齐齐吗?”我一进门,徐巧就问我。她站在窗户边看到了楼下的别克和车内的夏叶璐。我说:“怎么你们都以为我是齐氏要找的那个霍宇森,连你也这样认为,这可能吗?”徐巧想了想说:“是不可能,齐家千金怎么才开十多万的别克呢,不过宇森你还想瞒的过我,就算那张照片照的只是你的背影,我也认得,更何况是你的侧脸,更何况坐在你家门前那块洗衣石板上,你为什么不肯承认呢?”

  哈哈,真好笑,她现在有什么本事和资格来质问我,再说我现在所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你这贱人,要不是看在你身体虚弱,我一定要你好看。我在心里面愤怒的想着,我傻站在门口,手里端着那一大碗鸡汤,脸色变得十分凝重。徐巧乐呵呵过来勾住我的手,凑过来调皮地说:“你一定有你的苦衷,不必告诉我,我看看你给我带了什么好吃的,好香啊。”

  我在给徐巧喂鸡汤,她甜蜜地说好吃的时候,我的手机铃铃铃响了起来。是老板娘打来的。我接通,她不高兴地说:“周老头说你请假回老家了,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我在心里面愁臭骂她,破坏我们窃窃密语,把我一下子从当初三年同居时的幸福光景中拉回到现实来。我说:“是临时接了个电话,家里土地纷争问题,我非回去一趟。”

  她听罢舒坦一口气,说:“哦,真是有事回家我就放心了,我还以为是周老头发现我们两的事,把你给赶走了。”听她这么一讲,我还真有几分担心,回想周形势对我说的那些略带诡异的话,难道周形势真是发现了什么?是谁跟他提起过呢?卫理翔?祝美玲?还是刘老汉?不可能,他们同样有把柄在我手里,他们远比我更怕离开公司,所以又怎么会冒这个险跟我鱼死网破,两败俱伤,同归于尽呢。

  徐巧问我是谁打来的,我骗她说:“一个朋友。”她哦了声就沉默不说什么了。从她的神态中,我猜她一定是猜到是老板娘打来的。我有些心虚,彼此陷入沉默之中。

  动完手术的第三天,周形势来了这里。他一来就坐在徐巧旁边,对她动手动脚。徐巧让我给他倒杯茶。我真想把杯中的热水往他脸上泼去,然后把杯子砸碎在他秃头上,最后使劲将玻璃碎片,一块块刺进他肉内。我忍气吞声地说:“老板喝茶。”

  他烦我打扰到他摸徐巧,不客气地说:“搁着啊。”徐巧知道我有多恨多气,她恳求的眼神一直盯着我,求我,让我一定别乱来。

  徐巧推住周老头,陪笑道:“老板,我弟弟还在呢。”周老头畜生般地说:“有什么关系,他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要干嘛,再说我也不介意他一起来玩玩啊,表弟吗,有什么关系。”

  他回头看我,露出阴险的,非人的笑容。我再也忍受不了了,抓起他,把他甩翻在地上,抬脚要狠命踢他。我骂道:“畜生,你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句试试看?”徐巧抢先拉住我,我那一脚落了个空。

  我像疯狗一样要冲过去撕咬了他。他害怕得想找地方钻,贪生怕死,苟延残喘地说:“你要干嘛?你别乱来,我什么也没说。”徐巧哪里拉得住我,我挣开她冲过去。徐巧绕到我前面,啪啦,重重一记耳光扇在我左脸上,我一下子怔住了,脸上火辣辣,但很快失去了知觉,因为那痛瞬间移入我的心脏,而且是加以百倍地发作着。我愤怒地盯着她。

  “滚出去,滚啊。”她指着门口对我说。周形势见这状况,趾高气昂地站起来,说:“我先去洗个澡,我出来的时候你们最好解决好。”他躲进浴室把门锁上。我举起那铁架椅子,要朝浴室的门砸去,今天我一定要把他拖出来,让他给我跪地求饶。徐巧再一次挡在我面前,说:“除非你先把我砸趴下了,来呀,下不去手是不是,那就赶快给我滚,我不想再见到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