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罢,心里面在幸福地笑。我当然不会怀疑一个连初夜都放心交给我的女孩。只是我更加能确定的是我和她是不同世界的两个人,就好比牛郎和织女一样,注定了天各一方,所以为什么不在没有深陷进去之前当机立断,当断则断呢?

  我说:“大小姐请自重点好不好,你知道我是怎样一个人吗,我告诉你这段时间我也一直在找你,如果我早看到报纸和新闻,我早就去你们齐氏集团要钱了,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要那一百万吗?因为太少了,真想不到堂堂齐氏集团这样小气,唯一宝贝女儿的命才值这点钱。”

  齐星路跳上来,拽住我的衣领,把我推到墙上,说:“亏我妹妹因为你连高考也放弃,因为我婶婶来找过你,我妹妹跟她大吵了一架,气得我婶婶心脏病都出来了,现在正住在医院,你凭什么,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我妹妹,说我们齐氏。”我说:“凭我是她的救命恩人,凭你们齐氏惹到我了,怎么样?”我瞪眼,咬咬牙。

  \C酷匠6`网@p正6E版"-首发

  我这样居然还是瞒不过齐齐。他拦住齐星路朝我脸上打来的拳头。她说:“你骗不了我,这不是真实的你,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即便是你真的是如此之人,我这辈子还是非你不嫁。”她那般坚定。

  我移开目光,笑着说:“我告诉你,就算我要娶你,那也全是因为你的家产,你的姿色实在太过平凡,既然第一次已经被我夺了,本身的你就没什么好值得我留恋了,现在我跟你摊牌是因为我现在连你们家的财产也不感兴趣了,只要你以后不要来骚扰我,不要再惹到我就可以了。”

  齐星路哼哼地笑道:“终于暴露出你的本性了吧,齐齐,我早跟你说过他并不是个好东西,穷怕了,穷疯了的卑鄙肮脏痞子,我们走。”齐星路抓住她的手,拉她走。他指着我说:“你给我小心点。”

  却不料齐齐不肯跟他走,甩开他的手,说:“哥,你回去吧,我今晚要留在这儿。”齐星路急道:“这怎么成,你可是答应了我,带你来见他一面就走的,要我回去怎么跟还躺在医院的婶婶交代,再说你怎么还能呆在这种非人的地方。”

  齐齐坚定的说:“我知道,哥你回去后转告我妈妈,就说我答应她明天就去Juanke大学报道就一定会去,今天我只想跟我老公度过最后一晚。”我没好脸色地冲她说:“我说你们太有钱了是不是也就太不要脸了,谁是你......”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她迎面上来勾住我的脖子,用润滑的双唇堵住我的嘴。良久,她放开我的嘴,温柔的双眸凝视着我,微微一笑,说:“你刚刚终于说出你的真心话了,对我们家的财产没兴趣,我知道你这样对我一定是有原因的,我什么都不求,什么都不在乎,只要你做我老公就好,明天我就要去Hanz市了,今晚就让我陪你好吗,老公?”

  齐星路实在看不下去,气愤地离去了,就听见车子扬长而去的声音。我本来已被她的真实和坚持所打动,原来她比我自己还要相信我自己,比我自己还了解我自己。可偏偏这个时候夏叶璐来了,她见我怀里搂着一个女孩,远远的停住了脚步,冲我鬼怪地一笑,打打手势,好像是说:“不打扰你了,慢慢享受,拜拜。”她转身要离开。

  要狠心就应该狠心到底,这样拖拖拉拉的算什么男人。我推开怀里的齐齐,追向夏叶璐。我故意喊给齐齐听。我说:“叶子,别误会,我根本不认识这个人是谁,你别瞎吃醋生气。”我抓住她的手臂,在她耳边轻声,说:“帮我演好这场戏。”

  齐齐快步跟上来,理直气壮地说:“你我已经洞房花烛了,早有夫妻之实,你曾对我立下誓言,说这辈子只爱我一个,这才多久,你有了新欢居然撒的出这样的谎,说不认识我。”

  我听了,在心底偷乐,她还真聪明,企图用这方式来气走自己的情敌叶子。我真想嘿嘿问她,我什么时候对她发过誓。更想对她说,还好叶子并非我的爱人,否则真让你给气走了,让你得逞了。

  “啊......齐齐大小姐,真的是你,竟然在这儿见到你,荣幸荣幸啊。”叶子见到齐齐,就像刘德华的粉丝见到刘德华一样。我彻底被叶子给打败了。叶子握住了她的手,客客气气地把她请进了小屋,叶子开始絮絮叨叨讲起跟我什么关系都没有,然后细细分析我的为人。我今天算是输的心服口服了,想生叶子的气,却一点火也没有,只有无奈地站在她们两面前。

  这会儿齐齐歪着脖子看我,鼓起腮帮子,肥嘟嘟的,可爱极了。叶子识趣地站起来跟我们挥手道别,说:“也不早了,就不打扰二位了,拜拜。”她出去的时候顺带关上了门。屋内一下子暗了许多。小窗户的光照在她白嫩的脸蛋上,别有一番迷人的气息。她站起身来的瞬间好像站在一个大舞台上,一束光圈住她,照着她走向我。她勾住我的脖子,说:“老公,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说:“事已至此,我无可辩驳。”我捧着她的脸,温柔地吻下去。第二天我送她回了那个占地面积六十多亩的豪宅大别墅。

  周形势这几天为什么总呆在公司?公司并没有突如其来的忙,也没有产值猛然下降,他到底在公司忙些什么?我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偷偷来到周形势的办公室外,我刚想伸手去敲门,就听见里头有异样的声响。我心头一紧,里面呻吟的女人是谁?徐巧吗?我轻轻拧动门,但已经从里头反锁上了。

  卫理翔静悄悄地站在我身边,说:“老板在里面玩,吩咐过谁也不许打扰,有什么事直接跟我讲,我会转告老板。”他的眼神中带有警告。看来他知道老板在里面干嘛,他知道里面的女人是谁,是老板委派他在外面放风。

  我把手里的一叠纸交给他,笑了笑,说:“这个月的账单,麻烦卫经理转交給老板。”他接过,挥挥手,说:“知道了,忙你的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