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月觉得李梓澜的死与章圆圆定是有关系的,只是苦于无证据,如此想来对月对章圆圆的恨却是如此来的,倒是个忠心之人

  酷匠t%网Z9正●版!!首bj发)

  我这会正在想着章圆圆,她便是就到了

  只听到一阵悦耳的笑声传来“紫落,你可醒了!”

  对月告诉我章圆圆并不像表面那样和善,而且还可能是暗害李梓澜的凶手,别说这一点,单是章圆圆这个名字便已经足以让我心生厌意

  章圆圆与现代的她相比,多了些风韵,也年轻了些。她一路向我走来,脸上挂着明媚的笑,若是不知情的人看到,定会以为这是个关心女儿的好母亲罢。她在我身边坐下,迎面而来一股清新的香气,我一惊,微微离开了她一点。这是麝香!麝香好闻是好闻,只是闻久了便会不孕,章圆圆是真心不知这事还是。。。

  “多谢夫人关心,紫落已无大碍”

  她想帮我拢拢我鬓边的碎发,我有些抗拒的往后退了点

  章圆圆亲自给我倒了一杯茶,细心的吹了递给我

  我不知道该不该接,章圆圆留给我的印象一直是现代的那样,我一时无法接受她转性的事实

  她见我出神,神情倒是无一丝尴尬,反是轻笑一声,道“你这孩子,与我何时如此生疏了?难道还怕母亲在这茶里下东西不成?”

  她笑着问我,不过我确实是有这顾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章圆圆与我讲着体己话,我实在是无兴趣与她交谈,阳光在房间里游走,冬日里难得有这样好的天气,一时间我竟昏昏欲睡。是以我几次明示暗示逐客,可章圆圆却似是不明白我的意思似的,硬是在我房里待了一个下午

  她一走,我便脱了鞋子躺下,衣服上还是冰冰的,被子里面还有未散去的余温,一时之间倒是舒服得很

  我还未完全睡去,模模糊糊间听到对月在叫我,我翻了个身

  未曾想对月竟破门而入,急急唤道“小姐,你怎的又睡下去了,今日可是你的生辰,若不及时去,怕是要遭人话柄的!"

  生辰?哦,是了。我是在生日那天穿过来的,现在还是同一天罢

  古代生日这一天在小说里是有宴会的罢,果然章圆圆古代现代都不忘算计我,她的目的是不想让我去宴会么?

  想到此,我立即起身,周围的凉气立即涌入被窝,“对月,你去取衣服来”我对古代的事物还不甚了解,对于宴会上该要穿的衣服自是不了解的

  对月应了一句,向衣柜走去“小姐,这是什么?”对月惊奇的叫了一声

  我心里一紧,难道是我放的东西被发现了?此时我却是忘了,这衣服还是对月挂起来的

  我掀开被子,想要下床,却见对月拿着一个小纸包出来

  我也不由得疑惑

  我接过对月手中的纸包,纸包已经泛黄,可见放这已有好些时间了

  我轻轻打开它,纸包发出清脆的折叠声,里面是白色的粉末

  我将它放在鼻下微微嗅了嗅,是白降丹!白降丹有毒,具强腐蚀性,只供外用,不能内服,一般情况下是用以治创伤的。可我并没有感觉到身上有不适,那么这是有人想要陷害还是原来的林紫落想要陷害别人?!

  对月见我出神,拿手在我面前晃了晃,问道“小姐,这是甚么?”

  对月性子太单纯,若是知道了这是害人性命的毒药,也不好罢。如此想来,我对对月微微笑道,“我也不知这是甚么,你先收起来吧,以后或许有用?”

  对月应了一句,重新包好,往衣柜的方向走去,嘴里却是嘟囔着,小姐不是不知道这是甚么么,还留着做甚么?

  引的我发笑我看了看天,太阳已经落了些,大概是四点左右罢“对月,你先将我的衣服取来罢”

  我换好衣服,对月给我盘了发,插上了一堆珠钗,我只觉得我的头都抬不起来。

  我随手拔下几根,才觉得头没有那么重了,却有好些发丝飘了下来。

  对月则又给我挽了几次。

  我自己是觉得这些珠钗戴着是一点用都没有,这些珠钗外看暗淡无光的,一看就知道是旧的,不戴也罢

  这一路穿过长廊,廊上的柱子用绿色的漆刷过,有些裂痕,头顶上是棕色的木条和梁,总给我几丝熟悉之感,似是在哪儿见过,长廊那边是一片白色的雪,里面零零落落的有几棵梅树和落光了叶子的树,大概是海棠

  穿过长廊,又绕过几堵墙,对月告诉我,那是章圆圆和林馨住的令院,我从院门口看向里面,里面除了住的房子还有一片水池,池中间似乎有个亭子

  我微微叹了口气,原来的林紫落不定要被被人怎么欺负,连住处都比别人逊色许多

  经过很长的一段时间,太阳已经下落到山顶了,天边有一朵一朵的红云,宴会厅也终于出现在我面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