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次醒来时,看天色大概是三点左右

  “对月”我有点口渴,像有东西堵在喉咙

  “小姐”对月推门而进我想开口唤她给我倒水,喉咙的灼热感让我发不出声音,对月却像知道我想作甚么,倒了一杯水给我

  温温的水经过,减轻了我不少的痛感“对月,方才可有人来过?”

  “回小姐,大夫人曾来过”对月将茶杯放回桌上

  “大夫人?”既是我的母亲,对月不应该是称夫人的么?

  “是”对月眼里满满的恨意让我更是疑惑

  “对月,你和大夫人是不是有什么过节?”我试探的问道

  “小姐。。你?”对月却满是震惊的看着我

  我看着对月的样子,心知我是露出了什么破绽,我犹豫着开口“对月,我。。。好像忘了以前的事了。。。”

  酷匠.网正jx版首W◎发Vt

  我从对月眼里看到了满满的震惊

  我让对月给我讲讲过去的事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想起来了

  对月一开始便讲了我母亲的事,一开始我不解,也只是静静听着,后来便也明了了,知道了对月这恨究竟从何而来

  林紫落的母亲李梓澜是丞相府的唯一一个女儿,李梓澜的父亲有十几房妾室,均无所出,是以李梓澜虽是庶出,因着家中无子,待遇也与嫡女差不了多少

  一次出门李梓澜看到了昏倒在相府门口的林琛,他身上有几处伤口,不过从面容上看倒也看得出是个美男子。李梓澜见他可怜,吩咐下人将他带进府,亲自照顾了几天,暗生情愫,林琛醒来后,告知了李梓澜自己的遭遇。原来,林琛上京赶考,却不想路遇歹人,抢了他身上的银钱,只是他一介书生,身上怎会有太多的盘缠,是以那群歹徒抢了他身上的银子,打了他一顿,醒来之后自己便在这里。李梓澜对林琛的遭遇心生怜意,更是气愤那些胆大包天的歹人,扬言等爹爹回来,定要那些人好看。几天下来,林琛被李梓澜单纯烂漫的性格所吸引,认为在这相府能有此无邪的性格实属不易,更因为李梓澜是他的救命恩人对她更是心生好感;而李梓澜,不谙世事,听林琛讲外面的世界,对林琛充满好奇,更因为林琛的温文谈吐,对一切事物的独特见解所折服。

  李丞相跟皇帝南下回来,见此情形,虽不悦,但终究爱女心切,同意了两人,便交换了庚帖,定下婚期

  两年后

  “夫君,你说我们这次的孩子是个男孩还是女孩啊?”李梓澜温柔的抚着隆起的腹部,比起两年前,她身上多了为人妇的妩媚,也多了为人母的慈爱

  林琛小心的扶着李梓澜的后腰,低头沉吟了片刻,微微笑道“女孩吧,给铭儿添个妹妹……”

  就在这时,下人通传说表小姐来了,李梓澜欣喜的出门

  表小姐,章圆圆,是李梓澜一个姨娘妹妹的女儿,与李梓澜「素来交好」

  林琛的脸上划过一道晦暗不明“表姐,你如何来了?”李梓澜很为高兴的迎上前

  却不曾想章圆圆理都没有理她,径直向林琛跪下,脸上立马滑下两道眼泪,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林郎,你要给我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名分啊……”

  李梓澜气的早产

  林琛因此怒极,一个巴掌刮得章圆圆差点流了孩子李梓澜在林紫落断奶后便自请去了家庙,言明愿常伴青灯古佛,了此一生。林琛自是不愿,将与章圆圆的破事与李梓澜解释了遍,却还未能得到原谅,为此章圆圆实是受了不少苦,林馨能生下来也实属不易。林琛的母亲也因此事对李梓澜心生不满,连带着林琛也受了不少脸色。章圆圆趁机讨了老太太的欢心,这也让林琛心生不悦。

  后来,李梓澜不知何故在家庙中死了,让林琛痛心疾首,彻查了一番竟是无果,林琛深感亏欠,将李梓澜的嫁妆全数转到林紫落和林雨铭名下,让老太太大骂昏了头,林琛却依旧是我行我素,将老太太气了个半死,躺了好几天才醒来。从此便对林雨铭和林紫落兄妹越发不待见

  林琛失去挚爱,从此一心扑在官场上

  三年后一次赈灾,顺路救了丁玲回来,又气到了老太太和章圆圆,让他心里一阵暗爽。章圆圆虽说有几分手段,可丁玲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一时间搞得府里乌烟瘴气。

  林琛看着这不像家的家,越发想李梓澜,可人去楼空,也只能干想罢了

  这段往事令我一阵唏嘘,林琛对李梓澜的爱不是作假,必是会守身如玉的,理应是不会作出对不起李梓澜的事情来,与章圆圆的事应该是另有隐情才对

  说到章圆圆,我对她实在是无好感,在现代便对我克扣无比,没想到到了古代还是阴魂不散的。她也实在是会演的很,我小时候的生活并不好,我的母亲不知在我几岁的时候就去世了,章圆圆便是那时候娶回来的,都说继母难做,我瞧着继女才难做,也不知如何熬过那段童年。我总向林文强告状,总被她三言两语变了意思,林文强也越来越不喜我。直到我大学毕业,有了自己的工作,搬出去一个人住了才好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