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这话,刘大源立刻拉着我的胳膊,一脸的惊恐,似乎怕我自己怕了,把他给扔下。

  我本来想要挣脱他,因为冲着他现在的表现,我就知道他们有事什么事情瞒着我,但是一回头我就看到了他眼中充满了血丝样子,又顿时心软了。

  我还是生气的喊道:“你们到底瞒着我做了些什么,你们不说清楚的话,我是不会帮忙的!”

  听了我的话,徐二的眼中立刻迸射出一股杀机,刘恒的嘴角也抽搐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就拍了一下徐二,笑嘻嘻的说:“晨子不是我们想要瞒着你,我和大源都是怕你生气,你也知道我们是做古玩生意的,那些货物的来源基本都是来自这样的地方,所以我们也不过就是自己顺手拿了点!”

  “哼!你们拿走了我的眼睛!”我还没等说话,王羽就恶狠狠的咆哮道。

  刘大源听了之后狠狠的哆嗦了一下,随后急忙在自己的包里摸索,可能是太害怕的原因。

  他一直不停的发抖,所以掏了好半天,他才从包里拿出了两颗眼睛,我现在知道为什么眼睛要论颗了。

  因为这些研究都是不是活人的,而是宝石做成的,就像之前我们见到的那个盒子上的七只眼睛一眼。

  都是用不同颜色的钻石制成的,而且每一颗的颜色都是不同的,刘大源手中的是一颗蓝宝石和一颗红宝石。

  他双手颤抖的捧着这两颗宝石,带着哭腔说:“还给你了,你放我走吧!”

  王羽冷哼了一声,一挥手那两颗宝石就都落在了王羽的手里,刘恒生气的瞪了刘大源一眼,随后低吼道:“笨蛋,我们已经触怒他了,就算把眼睛都还给他,他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刘大源本来还松了口气,一听他二叔的话,立刻惊恐的朝着王羽看去,王羽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一脸阴狠,他冷冷的说:“风水师你还不走!要在这里给他们陪葬吗!?”

  他的话一出口,刘大源立刻哭了起来,我们几个都无奈的看着他,这货非常狡猾,但是他畏惧鬼神的这个习性还真的是让人无奈。

  我叹了口气,如果这里只有刘恒和徐二的话,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扔下他们自个跑路,但是现在多出了一个刘大源。

  我就真的无奈了,虽然他做出的事令我很生气,但是又不能不管他,我回头看了眼王羽,发现他一直在冷冷的看着我。

  估计他迟迟不动手就是因为我还在这里,刚才说可以放我走,无非就是不想和我起冲突,他还吃不准我的水平。

  不过他的耐心也是有限的,附在王羽身上的这个明显是一个恶灵,和他讲道理是绝对没有用的,而且还是刘大源他们有错在先。

  这只恶灵就更没有原谅他们的理由了,想到这里我立刻拿出了一把七星剑,风水术中,多用到七星剑或者桃木剑之类的兵器。

  风水学中的剑是不宜开锋的,因为开了锋的剑锐利,容易伤人,钝剑不伤人,却仍然可以驱除阴灵,这把剑是从我老爹那里偷来的。

  古墓中邪魅丛生我早就听说过了,所以才拿着它防身的,没想到还真的派上了用场,据我老爹说,这把剑是我爷爷用过的。

  已经不知道传了多少代了,法力非凡,王羽看到的剑之后,立刻警惕的朝后退了一步,恶狠狠的看着我,那个表情简直要我吃了。

  我冷笑了一声,这个恶灵能够直接附在活人的身上,说明它已经有足够的道行了,留在人世间也是个祸害,倒不如现在解决了它。

  我回头看了看一脸惨白的刘大源,随后把五枚天宝元年的铜钱递给他,让他摆在不同的位置。

  刘大源虽然害怕,但是这也是为了让他自己活命,所以他麻利的动手开摆。

  而我则和王羽继续对峙着,我知道这货现在很想冲过来一把揪掉我的脑袋,可惜它的道行终究还是不够。

  等刘大源摆完了铜钱之后,王羽突然嘶吼了一声,随后朝着我扑了过来。

  我的冷汗瞬间下来了,之前也不过就是给活人看看阳宅,哪有经历过这么刺激的事,但是我还是沉住气,喊了一声:“天地阴阳,风水秘葬!困!”

  随后将七星剑猛地插到地上,七星剑顿时没进石板地面,而之前摆在我周围的五枚铜钱都立了起来,王羽立刻嘶喊了一声,站在原地不动了。

  而我摆的这五枚铜钱则嗡嗡的响了起来,似乎被人大力的用手弹着,这个阵势一个小型的聚风阵,就是借助了那口破开的棺材方向流出的风,才摆了这么一个阵法。

  所谓的风水,一为风,二为水,三为地,我现在就是借助了这里的风和地,附在王羽身上的这个恶灵已经被怨气彻底的吞噬了,我的阵法根本困不了它太久。

  于是我赶紧回头对着还傻愣着的三个喊道:“还愣着干嘛!?快跑啊!”

  刘恒和徐二听了这话,立刻跑到刘大源身旁,一左一右的把他架了起来,随后朝着棺材里的那条漆黑的路跑去。

  就在他们穿过棺材的一瞬间,地上的五个铜钱同时翁的响了一声,倒不是因为王羽,而是这三个家伙挡住了风向。

  我暗自叫苦,刚才着急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冷汗再次流了下来,眉头紧皱,而对面的王羽则冲着我不停的冷笑着。

  我们现在都在赌,赌看谁的更有耐心,现在只要我一松手,阵法立刻就会被破掉。

  王羽一定会瞬间冲过来,凭他那双能够在大理石上画出痕迹的手,估计瞬间就能把我撕碎,我为了自己的命也要坚持下去,同时一点点的耗尽王羽身上那只恶灵的戾气。

  他的戾气可是用了几百年才汇聚而成的,又岂是我能够彻底化解的,我现在也不过就是一个低级的风水师,估计我老爹在的话还差不多。

  但是至于我,就只能应拼了,我之前已经提到过了风水之中排在第二位的就是水,这里没有水,就只能用我自己的血。

  我冷笑了一声,随后一狠心咬破自己的中指,用纯阳血在七星剑上写下困灵咒,王羽本来还在得意的看着我耗尽力气,好对付我。

  结果却看到我用了这么一招,顿时气的不停的咆哮起来,同时他也开始不停的挣脱我的阵法。

  我用力按住自己七星剑,这个时候如果让他出来我就真的完蛋了,所以不管怎么样,都要困住他,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我双目充血的瞪着他,而王羽也慢慢的失去了耐心。

  他不停的在阵法中间咆哮着,大理石的石板墙被他画出了一道道痕迹,没过多久,我就听早自身后传来了一身脚步声。

  看!L正HS版章{¤节上;酷!¤匠网q

  似乎有几个在飞快的奔跑,我疑惑的回过头结果惊愕的发现,刘大源他们正在朝着我们狂奔,而且刘大源还跑在最前面。

  他挺着大肚皮一脸的惊恐,一看到我之后,就像是看到救星了似的,跑的更快了,我当时就愣住了,差点就分了心神。

  “呵呵,风水师你看吧,刚才让你走你不走,现在你想走也走不了了,这几个笨蛋居然引来了女灵,你还是放过我吧,我得去逃命!”

  王羽一看到刘大源他们三个突然平静了下来,而且似乎很开心,那种喜悦全部都表现在他的脸上,而且它似乎还在恳求我放过他。

  我顿时愣住了,于是回过头,甬道里的光线实在是太低了,所以我根本可不轻刘大源他们三个身后,跟着那么多穿着黑纱衣的四脚着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过我却清楚的看到它们,正快速的紧跟在刘大源他们身后,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一直觉得王羽身上的这个玩意已经够厉害了,没有想到它居然还会怕那些东西,这个古墓里的东西,还真的层出不穷的诡异。

  我冷笑了一声,说:“放你走也行,把王羽放下,你要走自己走!”

  王羽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想要反驳我,但是眼看着刘大源他们已经过来了,它的眼中充满了恐惧,随后冷哼了一声,浑身一哆嗦。

  王羽一闭眼重重的倒在地上,随后一团黑气从他的身体里飘了出来,飞快的朝着甬道的另外一头飞去,夹杂着一阵阴风,逃命似的离开。

  我看着恶鬼离开的方向,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我快步走到王羽身旁,此时王羽的脸色惨白的毫无血色,我把他扶到了墙角,然在旁边摆了一个血阵。

  以阴阳师的纯阳血,可以抵挡住一些淫秽的东西,这时刘大源冲过来,根本没有理我,而是拿起一块棺材板。

  另外两人也默契的拿起另外的棺材板,将那个缺口彻底的堵住了,他们三个用后背抵着棺材板,重重的喘着粗气。

  砰砰砰……

  棺材板后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不停的碰撞似的,而且数量似乎不少,我们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