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大源靠过来拉着我的衣角,我知道准是有害怕了,刚想安慰他,结果发现这货貌似眼神不对。

  他根本没有看我,而是转头看着黑暗的深处,我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只看到了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甬道中浓重的尸臭味使我晕眩不已,再在这里带下去,恐怕不等那只七眼僵尸跳出来咬我,我都要死了!

  嘻嘻嘻……

  耳边传来熟悉的笑声,就在我们旁边。和王羽看到七眼僵尸时发出来的声音一模一样,我们四个人都机械的回过头,朝着王羽看去。

  此时王羽手上多了一面方镜,这种镜子我也认识,属于汉朝时候的铜镜,学名叫做八宝五福镜。

  镜子是有是由钻石、玛瑙、翡翠等八样宝物镶嵌在周围,中间画的是一个五福临门的样式,因此得名。

  这样的镜子现在市场价至少在二十万之上,所以李恒看着那面镜子时眼睛已经开始放光了,其实我也很想要。

  不过和此时诡异的气氛比起来,我还是更想逃跑,此时王羽正拿着这么镜子笑嘻嘻的看着自己,那个表情叫做一个陶醉。

  估计我猜测王羽是透过这么镜子在看镜子里的美女,还是裸体的那种,不然都不会有种表情。

  刘大源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了,我紧紧的掐着他的胳膊,不停的发抖,我忍着痛没有挣脱他,不然他早就和王羽上次一样,一个人疯狂的嘶喊着跑进黑暗中,我可不希望自己最好的朋友变成这个样子。

  看着王羽神叨叨的样子,我心里也有些胆寒,我们明明都知道王羽不对劲,但是却没有赶去打扰他,不知道如果惊醒了他。

  王羽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这个人现在就已经不正常了,这时刘大源推了我一下,我一低头,他居然递给我一张符纸。

  我接过符纸,眼看着这货把枪上了趟,虽然在我一脸惊诧的表情下,对准王羽,小声说:“这货虽然是被鬼迷住了,很无辜,但是也不能因为他就拖累我们四个人,这里本来就够诡异的了,再带上这么一个定时炸弹,这就等于找死!还不如……还不如解决掉他!”

  在马灯和手电光的照射下,我愣愣的看着刘大源,他的脸色本来就听惨白的,这么看上去更加的阴晴不定。

  我突然发现自己不是很了解他,我认识的刘大源是一个贪财迷信,胆小怕事的小古玩店老板,我从来就没有想过他居然也能举着枪杀人。

  王羽虽然和我们没有什么交情,但是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如果他不来这里的话,根本不会遇到这样的事。

  我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有些颤抖,不是害怕,而是觉得冷,彻骨的心寒,徐二和李恒冷冷的看着我。

  随后李恒一摆手,徐二毫不客气的把那张符纸从我手里拽了出去,然后慢慢的朝着王羽走去。

  我机械的转过头,眼看着徐二要将符纸贴在王羽的额头上,我们都屛住呼吸,看着王羽故意的对着镜子笑着。

  沉重的喘息声和激烈的心跳声,伴随着徐二的一举一动,短短的几秒钟似乎过去了几个世纪,我的冷汗一下子从额头掉了下来,遮住了眼睛。

  我赶紧眨了眨眼睛,但是还是错过了最关键的一步,此时王羽已经扔掉了镜子,捂着脸发出凄厉的叫声。

  这个声音分明就是个女人,他不停的嘶吼着,我低头一看,发现那张符纸已经贴在了镜子上,顿时松了口气。

  其实我也不知道符纸贴在王羽头上,和镜子上回有什么不同,但是总是觉得这样对于王羽的伤害会少一点。

  徐二用力按住王羽,让他冷静一些,但是王羽此时却像发了疯似的,不停的撞到墙上,双手却捂着脸,嘴里不停的低估着什么。

  似乎很痛苦的样子,我仔细的听着,听得多了才发现这个女声一直在重复着一句话,但是我却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于是我疑惑的回过头,发现刘大源此时还端着枪,不过他的脸却像水洗的一般,不满了冷汗,眼神呆滞,显然是吓得不轻。

  而刘恒则神情凝重的泛着一本古书,那本古书和我在书架的夹层里找到的那本很像,同样已经泛黄了,上面沟沟壑壑。

  似乎比我老爹的那本还要破旧,我疑惑的凑过去问:“二叔你知道王羽在叫什么吗?我怎么听不懂?”

  刘恒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似乎要从我眼中看出什么似的,不过最后又低下头,叹息着说:“眼睛,她在说她的眼睛没有了!”

  啊啊啊……

  刘恒的话音刚落,王羽有一次发出凄厉的叫喊声,随后他突然冷静了下来,不过却不是真的冷静。

  因为此时王羽的正双目血红的看着我们,他的眼中充满了怨毒和凶狠,那觉不是王羽的眼神,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

  王羽此时已经被恶灵附了身,不然他也不会做出这么多诡异的事,而且他也不过就是暂时的平静下来了。

  他的眼睛在我们几个人的身上来来回回的打量着,似乎在考虑那谁先开刀。

  我们几个人谁都没有说话,不过都不自觉的朝后退步,眼睛却都死死的盯着王羽,王羽始终没动,他冷冷的看着我们,露出瘆人的冷笑。

  随后他伸出手指甲在墙壁上抓挠着,我们这才惊愕的发现,此时王羽的指甲已经彻底的变成了血红色,锋利坚硬。

  只轻轻一划,墙壁上坚硬的大理石都被他刮出几道白印,如果这双手抓到我们的身上,那我们一定会在瞬间失去战斗力。

  到时候还不知道会被这个诡异的家伙如何折磨,我只要想想就觉得够诡异的了,我在脑子里混乱的想着,如何摆脱眼前的这个家伙。

  但是终究没有想出好的办法,这时我的后背突然撞上了后面的刘大源,我疑惑的回过头。

  刘大源没有说话,而是一脸阴沉的用手电照了照身后,我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因为我们的身后。

  就是之前遇到的那两口阴沉木棺的地方,此时刘大源的后背已经紧紧的靠在了棺材上,我赶紧朝前迈了一步,拉他往前一点。

  我的手接触过那口棺材,这棺材上的温度可比墙壁凉多了,靠在上面一定非常不好受。

  不过刘大源现在宁可靠着这口诡异的棺材,也不愿意离那王羽近一步,我转过头发现刘恒和徐二,就站在之前他们拆开的那口棺材旁边。

  他们似乎有意的避开这口棺材,眼中充满了忌讳,而且明明身后还有路,却死活不愿意往前走一步,难道是里面还有什么,比现在王羽还要危险的角色吗?

  我真的很难想象,于是我回过头问刘大源:“你们见到我之前,在后面遇到了什么?”

  刘大源疑惑的看着我,随后摇了摇头,说:“没有啊我就是遇到了我二叔和王羽他们,然后就跟着他们往这边走的。”

  刘大源这货虽然很贪财还有点小聪明,但是却不会虽然撒谎,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撒谎对他没有好处,于是我转头对刘恒说:“二叔王羽现在不好对付,不然我们就先找个地方避避吧。”

  说着我指着身后背他们撬开的地方,刘恒冷冷的看着我,随后笑着说:“不行啊,如果那里不危险的话,我们至于破开一口棺材跑过来吗?摆平了这小子,就没事了,晨子你是风水师呀,就不会摆个什么阵法治治王羽吗?就算是能困住他也行呀!”

  我苦笑了一声,心里真的五味杂陈,我没有什么,只是转头拿着手电朝着王羽照去,王羽依旧朝着我们嘻嘻的笑着,不过它的这个笑。

  怎么看,怎么别扭,似乎是受了我的刺激,这货居然慢悠悠的朝着我们走了过来,一边走还一边冷冷的说:“两颗、三颗……八颗刚刚好!”

  最新ab章#i节上/酷z匠"&网

  虽然是女声,但是声音却一点都不柔和,反而异常的尖锐,听得刺耳,不过我没有时间估计这些,因为我发现他似乎在查数,但是却越过了我,我开始是还在想八颗什么?

  但是回头看了看周围的三个人,我就立刻明白了,他值得是人的眼睛!一个人有两只眼睛,八只眼睛四个人,刘恒、徐二、刘大源在加上王羽,真的搞好够!

  想到这里,我立刻回过头看着剩下的几个人,现在终于明白她在查什么,我顿时一阵恶寒,别人我可以不管,但是刘大源是我最好的兄弟。

  我就算逃跑也不能不带上他,于是我故意朝着刘大源靠了靠,把已经抖的想筛糠似的刘大源挡在了身后。

  王羽看到我的举动之后,立刻瞪了我一眼,我顿时觉得像是掉到冰窟窿里一样,浑身的血液都不循环了。

  王羽冷冷的冲着我喊道:“风水师这里没有你的事,你可以走了,但是不能带走我的任何东西!”

  王羽瞪着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冷冷的冲着我大喊,我顿时感觉周围阴风四起,像是形成了一个漩涡,把我包裹在其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