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叔怎么了?干嘛不走啊!?”刘大源看到前面突然停下来,疑惑的问道。

  刘恒没有回头,只是说,没路了。

  我深吸了口气,收回自己之前握在枪上的手,疑惑的问,难道是遇到了万人坑?

  徐二回过头一脸阴沉的问,李晨你之前真的没有路过这里,我们一直都朝着直线走的!

  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怀疑,我肯定的说,确实没有,而且我之前遇到了鬼打墙,走了很久一直在原地打转,后来没招了,我就把马灯给弄灭了,抹黑走的。

  “什么?你就这么抹黑从那边走过来的!?”刘恒听了我的话之后,一反常态的朝着我吼道。

  得到我肯定的回答之后,他招呼徐二离万人坑远一点,随后最在一旁开始一根接一根的吸烟,我和刘大源把王羽放在一旁,随后我慢慢的朝着那个万人坑走了过去。

  刘大源本来想要拉住我,不过我坚持过去,最后他也实在没招,这货向来迷信,除非这里绝对的安全。

  否则他不会在往前靠一步,自从他知道前面是万人坑之后,就没有停止哆嗦。

  我疑惑的看了看周围,随后低头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大坑,这坑至少也有五十多米长,宽度至少也有三十多米宽,深度至少也有七八米。

  下面密密麻麻都是尸体,分成好几个小格局,离我们最近的是一群穿着铠甲的士兵,和秦始皇的兵马俑风格很像。

  一个挨着一个站着,手里拿着一样的兵器,算人数怎么都有几千,这么大规模的殉葬,至少也是诸侯级别的,这个墓主突然让我很感兴趣。

  一般如果是公主下葬的话,也就陪葬些丫鬟太监之类的,除非是战功赫赫的将军,或者是诸侯,我现在对刘恒所说的那个诅咒也不是很信了。

  叹了口气,朝着远处一看,发现紧挨着将军的是一排穿着诡异服饰的家伙,我拿着聚光手电仔细一看,不由的倒吸了口冷气。

  这些人居然都是女人,而是是多目的女人,就和之前我们遇到的那只七眼僵尸一样,这些女人的脸上都长着两只以上的眼睛。

  眼神阴冷,只看一眼就觉得浑身上下彻骨的寒冷,这些陪葬的人应该都是现实中的人,难道在古代的某一个地方。

  生活着这种生着多目的诡异人类,想想我都觉得心寒不已,紧接着是一群侍卫,各个也提着刀,那个样子到像是过去的锦衣卫。

  之后才是太监,宫女,之后是牲口的殉葬坑,声势宏达,算起来下面至少有过万的生灵葬身于此,这个墓主好大的手笔!

  在心里感叹了一下,随后我就开始朝着周围四处张望,我这人没有别的优点就是好奇心重,更何况这里就是我之前走过的地方。

  但是之前还畅通无阻,这才是令我百思不得其解,我蹲在地上,谈着头用手电朝着下面看,刘恒一直冷冷的看着我。

  他发现我一动不动的往下看,于是自己也忍不住走了过去,然后也蹲在我旁边朝下看,看了一会又回头看了看我。

  意思就是他什么都没看出来,但是我没有理他,此时我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前面万人坑上了。

  他见我一直在死死的盯着万人坑,还以为我魔障了呢,小心的里我远一点,我依然没有注意到他,过来好一会,我自己看的眼睛都算了,才看出究竟是怎么回事。

  于是冷笑着站起来,活动活动已经蹲麻了腿,然后朝前走了一步,刘大源其实也一直盯着我。

  虽然他不敢走过来,但是他一看我往前走,还以为我要跳下去呢,于是一个箭步冲过来,他本来就比我彪悍很多。

  这一下就把我把甩出一米多远,然后过去手举得老高,那意思估计是要抽我,我赶紧挥手喊道:“别到我没事!”

  刘大源这才松了口气,吼道:“没事个屁!没事自个往万人坑里跳!你就算是想自杀也选个舒服点的死法呀!”

  我看着他气急败坏的表情立刻狂笑,刘大源一看我这个样子,顿时举手那个意思是还打算抽我,我赶紧喊道:“咱们都被墓主他老人家给忽悠了,那里根本不是万人坑!”

  刘大源一听我这话,顿时茫然了,刘恒和徐二也同时看向我,眼中充满疑问。

  于是我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在他们三个人的注视下,朝着万人坑走去,最后一脚就踩在了他们眼中的万人坑上。

  其实我脚下还是平地,我嘲讽的笑笑说:“这个万人坑是画出来的!”

  另外三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脚下的万人坑,一脸的不可思议,的确我也是看了很久才看出来的。

  不得不承认这个画师的画工真不是盖的,如果是放在现代的话,一定是一个大师级别的人物,至少不会比徐悲鸿、张大千他们差,至少我个人认为。

  虽然看我没事,但是却都没有走过来,我现在终于明白了,这张画考验的不只是观察能力,更多的是人心。

  刘恒和徐二一定都是坏事没少做的人,他们虽然表面上看似胆大,但是心里却都要有愧,而刘大源对于这些鬼神之术想来都是畏惧的,所以他们不是察觉不了。

  而是不敢仔细看,好半天徐二才拿着手电慢慢的朝着我走过来,走到万人坑旁边的时候。

  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一脚踏了上来,随后冲着身后的刘恒点了下头,我看到刘恒明显的送了口气,随后我们几个都拿着各自的行李开始穿过‘万人坑’。

  刘大源这次吓得腿软,就算他明明知道这些东西是画的,但是他仍然不敢睁开眼睛,所以这次就只能由我和刘恒架着王羽继续往前走了。

  此时甬道中一片死寂,只有我们几个人拖沓的脚步声在整条甬道上回荡着,我时不时回头看看刘大源。

  因为这个场景是我多少让我想起了,之前我们刚进来时候的场景,当时刘大源就是走在最后,结果他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这些人中,我唯一能信任的就只有他,所以我可不希望他再出什么意外,走到一半的时候。

  甬道冲突然出现了喀嚓一声,我们几个同时停住了,刘大源咽了口唾沫,眼睛瞪得老大,惊恐的朝下看,好半天才伸出肥胖的手哆嗦着说:“晨子,你……在你脚下!”

  说着他猛地拿出一把手枪指着我的脚下,我低下头,刚才我只是觉得自己貌似猜到了什么硬物,才会发出这个声音的,所以我才没有动。

  因为之前听人说过,一旦在古墓中触到了机关,最好先别动,也许机关还没有启动,如果动了,那机关有可能在瞬间启动。

  到时候有可能是万箭齐发,我们想不死都难!毕竟是头一次进到这里,还遇到这么多诡异的事,跟着这么一两只狼。

  说实话我真的快要崩溃了,踩到机关的那么一瞬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徐二慢慢的蹲下来,用手电照着我的脚下,随后对刘大源说:“帮老板把王羽抬一边去。”

  刘大源本来不愿意,但是刘恒也招呼他帮忙,刘大源无奈之下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后结果王羽。

  和刘恒架着王羽往甬道深处走去,最后在距离我们五米左右的距离之后才停了下来,徐二低着头一直沉默不语。

  我自然也不能动,很快浑身的整条腿的血液似乎都快要凝固了,我忍不住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我腿麻了!”

  徐二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后拿出开始翻自己的包,从里面拿出一个盒子,紫褐色的四四方方,不过看上去就是个不普通的现代工艺品,我疑惑的问:“里面装的什么?”

  徐二没有抬头,而是一边歪着头看着我的脚一边说,石头,别乱动,用这个盒子代替你的脚。

  我点了点头,汗珠已经掉到了地上,瞬间被吸入了地底,此时我站的位置下面画着的是,和我们之前看到的七眼僵尸一样的多目人。

  它们一个个最少有三只眼睛,就这么仰着头,冷冷的看着我,之前我觉得它们的眼神非常的冰冷,但是我现在觉得,这些多目女人的眼神中竟然还带着一丝嘲讽。

  这让我很恼火,但是现在我的确不敢自己移开脚,那无异于玩命,我苦笑了一声,低着头看着徐二拿着盒子,朝着我的脚边小心翼翼的靠,我则慢慢的将脚移到一边。

  哈哈……

  我们眼看着就要成功了,结果甬道的里突然出来一阵诡异的笑声,我一下子摔倒在地,徐二的手也哆嗦了一下,盒子没有压在原来的位置。

  倒地的一瞬间我的心凉了半截,我条件反射的转了个身,下面就是那些仰着头死死盯着我的士兵。

  我没有勇气直接把脸贴在这副诡异的画上,我闭上眼睛,等着周围万剑齐发那一刻,但是等了很久,周围一丝声响都没有。

  酷匠TY网唯一正R版◇,%》其¤他m"都,!是'●盗WS版%

  于是我睁开眼睛,发现徐二也同样用一脸茫然的看着我,而我们的中间,就是我之前猜到的机关位置,竟然出现了一个精致的盒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