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恒又四处看了看,说:“还是继续走吧!我们现在就算想找,也找不到大源在哪里,能不能活着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说完就催促着徐二继续往前走,我回头再一次看了看身后漆黑的甬道,可惜那里已经不会有大源了,叹了口气,我快步的跟上了刘恒他们。

  甬道之中不时想起了鞋底和石头摩擦的声音,在这个空旷诡异的地方,显得异常的刺耳,又走了一会,我们终于走到了一扇大门旁。

  这扇大门足有三米多高,青黑色的,看上去有些压抑,上面雕刻着几只形状诡异的蛇,大大小小足有几百只,它们都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挤在一起。

  而且细看之下,我居然发现这些蛇也同样都长着几只眼睛,而且每一只眼睛都似笑非笑,和那些壁画一样,我突然觉得周围似乎有无数只眼睛在冷冷的盯着我们,眼神凶狠、诡谲!

  我狠狠地哆嗦了一下,眼眶着徐二熟练的将墓门打开,这时候王羽似乎看出我情绪不对,于是安慰我说:“不用这么害怕,这些画都是死的,只不过是那些古代人用来吓唬人的,这些人就喜欢在墓碑或者墓的门口,写一些诅咒之类的话,其实那根本……”

  “闭嘴!晨子跟在我后面,大源的是不要太放在心上!”王羽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刘恒狠狠的呵斥了一声。

  )酷U匠¤网唯一r"正版,8其n他都是盗《版z

  他里面听话的闭嘴,看得出王羽很怕刘恒,我觉得即使是雇佣关系也不必这么害怕,看这三人的一举一动,到时让我觉得这三人根本就是职业的盗墓贼。

  这个想法多少使我有些心寒,因为听刘大源说起过,盗墓贼都是心狠手辣的,他们常年在地下活动,沾染上一身的死气,所以脾气古怪,暴躁,我暗自祈祷时自己想错了,不过越是这么想,就越激动。

  砰砰砰……

  几声巨响使我缓过神来,这时墓门已经打开了,我被王羽一下子拉到了一边,其他人也躲到一边去了,墓门一开一股霉味混杂着腐臭的味道。

  从墓中飘了出来,我忍不住干呕了几下,这才缓过来,而另外三人,显然要比我镇定的多,他们都死死的盯着墓门,似乎会从里面突然蹦出一个僵尸似的,尤其是徐二,已经把视线准备好的黑驴蹄子握在了手中。

  吱呀……

  阴风吹动着巨大而沉重的墓门,发出关合的声音,我们等了好半天,但是什么都没有出现,三个人明显松了口气,随后又按照之前的次序往里面走。

  我是最后一个进去的,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的地板居然是用青石板铺成的,上面有还清晰的刻着龙纹,一看这地板,就知道这里的墓主人不是一般人。

  一般能雕龙画凤的人,一定是贵族,比如王爷、公主之类的,周围的墙壁上每隔几米就有一盏灯奴,刘恒让王羽把灯奴都点着,这里就整个被照亮了。

  这个墓室之中一共有五盏灯奴,都是古代宫女的模样,一个个半跪在地上,举着一盏油灯,看上去都是镀金的,不过经过岁月的侵蚀每一个都锈迹斑斑,表皮的金也掉的差不多了。

  不知怎么的,我总是觉得这些灯奴在看着我们,于是可以的避开自己的眼神,看想周围,这个墓室非常简单,用青砖砌成的墙面,围成这么一个不到二十平方米的小墓室之中,就只有一副棺材,而且是血红色的。

  就像是被鲜血刚刚染过似的,上面密密麻麻的刻着看不懂风文字,刘恒慢慢的走向这口棺材,从包里拿出一只放大镜认真的看了起来,而王羽则开始四处拍照。

  似乎对这里很感兴趣,至于徐二则站在刘恒的旁边站着不动,似乎是在保护刘恒,只有我无事可做,几次都像和他们说把簪子随便放在那里,然后感觉去找刘大源去,何必对着一口棺材浪费时间。

  但是我都没有说出口,因为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我们不是来还东西的,而是真的来盗墓的。

  啪……啊啊……

  王羽的惨叫声一瞬间回荡在整个墓室,刘恒不满的回头看了他一眼,只见王羽正被一只倒了的灯奴砸在下面,他浑身抖动,带着哭腔喊道:“老板……死人……里面有死人!”

  刘恒这才站起身,示意徐二把王羽拉出来,徐二上去也不客气,一只手像拎小鸡似的把王羽拽了出来,那个灯奴啪的一声砸到了坚硬的地板上。

  这回彻底的碎了,同时我们也都明白了王羽为什么会吓成这样,因为这些灯奴里面包裹着一具尸体,这具尸体已经干瘪变形,似乎被这些泥土封住太多年了。

  它的头发枯黄的散落着,泥土上,衣服上,到处都是,它的衣服都已经腐烂了,露出里面干瘪的皮肤,枯干的如同百年的老树皮一般,脸部更像是一个倒三角。

  不过眼睛去依然睁着,它的眼珠居然都在,一双死鱼眼,无神的睁着,正好盯着我的位置,我甚至觉得它就是在看着我,于是我咽了口唾沫,慢慢的朝着刘恒身边靠了靠。

  刘恒的脸色也不好看,他点了根烟什么都没说,就又走到那口棺材旁边,说:“徐二,把它撬开!”

  徐二一把松开王羽,随后拿出一根撬棍就开始用力撬,而王羽则双眼无神的看着墓室的顶上,他的相机就掉在不远的地方,但是他却完全不关心。

  看来刚才那具女尸对它的刺激太大了,我将相机捡起来,随后递给他,还好他没有被吓傻,还知道结果自己的相机,随后他就惊恐的看着那口血红色的棺材,一脸的惊恐,我能感觉到他一直在发抖,似乎即将面对无法承受的惊恐。

  咔咔咔……

  棺材在撬棍不断的撬动之下,终于松动了,发出凄厉的惨叫声,犹如百年前死去的冤魂的哭喊声,徐二连续撬下棺材上的即可钉子,最后手上的撬棍一用力,只听砰的一声,棺材盖就被撬开了一角。

  我们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眼睛都死死的盯着这口棺材,我从包里拿出了一把匕首,是之前刘大源给我的。

  据说是一把唐朝时候的利刃,杀过很多人,所以杀气很重,异常锋利,而且能够辟邪,而王羽则二话不说拿出了一把小手枪。

  刘恒也端起了一把长枪,一脸的紧张,我们中也就徐二还算是镇定,不过现在也拿着撬棍一动不动的站在一旁等着,周围一片死寂,什么声音都没有。

  良久,李恒才回过头说:“没事,应该是这棺材板不结实,徐二接着撬!”

  我们一听这话,都不由的松了口气,王羽似乎也缓过来了,于是拿起相机凑了过去,说实话我也好奇里面究竟是具什么样的尸体。

  很多时候听说一具尸体经过了几百年都没有腐烂,简直就是奇迹,很快棺材就被彻底打开了,当我们看清楚这棺材中的尸体之后,都不由的倒吸了口冷气。

  棺材里静静的躺着一具女尸,女尸穿着一件宽大繁琐的血红色长袍,青丝及腰,盘着一个漂亮的发髻,上面还带着一些珠翠之物,看上去异常艳丽,女尸容貌清丽,虽然算不上什么漂亮,但是看上去也异常诡异,至少棺材旁边我一点都没有觉得害怕,因为我看到她的一瞬间,就没有觉得这是一具尸体,我觉得这个女人更像是睡着了,所以我还不自觉的朝前靠了靠,结果后来的发生的是告诉我,表面上看着越是漂亮,越是没有危险的东西,其实越危险。果然我们刚刚靠过去,这具女尸突然睁开眼睛,而且它的眼睛一直是红色,而另一只则是淡蓝色,但是随后又闭上了,看上去异常诡异。我们不由的倒吸了口冷气,我感觉一股寒意子脚下一直蔓延到了全身,然而这还没完,它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只接一只的眼睛,这具尸体的整张脸,根本看不到鼻子、嘴,因为它脸上遍布着眼睛,一共有六只,虽然都是闭着的,但是看上去依然非常的诡异,似乎它们随时都会睁开一般。

  看得人直起鸡皮疙瘩,我就觉得胃里翻江倒海,赶紧转过头去,平复了一下心情,王羽则猛拍了几张相片,随后一步就跳到了徐二的身后,看的出他也很害怕。

  如果是平时的话,徐二一定会不耐烦的看他一眼,不过现在他已经没有这个心情了,我看到这具尸体之后,踉跄了几步,险些滑到,幸好刘恒扶住了我,王羽激动的喊道:“这家伙怎么有这么多只眼睛,这样子也太瘆人了!”

  徐二难得赞同的点了点头,随后大胆的说:“这具女尸应该是陪葬的,不是真正的墓主,本事也不是很大,不过看它这个样子,应该是活葬的。”

  刘恒的口气轻描淡写,但是却足够使我身上所有的汗毛的竖了起来,王羽咽了口唾沫,忍着恶心看了一眼:“老板,一个人怎么可能张这么多只眼睛呢?是不是别人的故意就贴在它的脸上,就是为了吓唬人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