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疑惑的看着他,还没搞懂昨晚的事,不过毕竟那只是个小插曲,我们现在都还活着就不必计较那些。

  我指了指身后,那边的一块黑沙地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在那里。

  说着我就转过身朝着黑沙地走了过去,其他几个人也跟着我走过来,我们几个停在了黑沙地的边缘,刘恒又拿出那张图对照,我也凑过去看,发现那里根本就没有记载入口的位置。

  刘恒冲着我尴尬的笑笑说,晨子我们这里就你懂风水术,这个入口就能你来找了!

  我点了点头,仰着头继续观察这座山峰,山峰高耸入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座墓就是被整座山掏空了建的。

  岩壁坚硬,如果硬要从岩壁上凿出一个洞来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找到封门石,即封住古墓入口的位置。

  那里一般都会比岩壁柔软一点,但是这个地方通常不会太大,要在这茫茫大山中找到那么个地方,无异于大海捞针!

  这个时候阳光直射,仰头看久了我感觉到头晕的厉害,于是苦笑着对刘恒说,二叔不行啊,这个时候光线太强了,有些刺眼,我实在看不出什么。

  酷匠k网唯8一正gL版,其$◎他q6都是盗版_d

  刘恒多少有些失望,不过还是笑着点了下头,招呼我们过去吃饭,我应了一声,无意中迎上了徐二怀疑的眼神,不过他发现我看他之后,立刻转过头去,跟着刘恒走了。

  我也将头转到了一边,不想和徐二计较,心里还是挺纳闷的,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好端端的为什么会突然离开,还不叫上我和刘大源,不叫我,我倒是不奇怪,但是刘恒毕竟是刘大源的亲叔叔,就算逃跑,怎么连自己的侄子都不顾?

  不过还没等我问,刘大源就跑到二叔身旁问道,二叔昨天到底咋回事呀?我和晨子一觉醒过来,你们连人带行李都不见了,对了还有那个老头也不见了?

  刘恒惊讶的看着我们,摇了摇头说,昨天我和徐二听到奇怪的声音,跑到外面一看,结果看到你们两个……

  “我们两个怎么了?”刘大源着急的问,其实我自己也挺好奇的,于是也竖着耳朵听着。

  这时徐二插嘴,都看到你们把那个老头吃了,而且你们两个的血也流了一地,根本就不可能活了,当时还跑过来攻击我们,我们才被迫逃跑的!

  我和刘大源都觉得难以置信,我觉得简直荒唐至极,刘大源反驳道,我昨晚睡的很香,连梦都没做,我从来没有梦游史,这个二叔知道,我怎么可能半夜起来吃人?

  我也点了点头,昨晚我们貌似都睡的很香,不过看刘恒他们的样子也不像在撒谎,这时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于是疑惑的问刘恒:“二叔你门进屋的时候,有没有闻到一股味道?”

  听了我的话,几个人都惊愕的点了点头,同时脸色也比之前惨白了很多,我困惑的说:“我从来没有闻到过那种味道,很像艾草,但是好像还有别的东西,总之味道怪怪的。”

  “是尸臭!那老头难道不是活人?”徐二永远都是这么语出惊人,他的话使我们所有的人都狠狠的哆嗦了一下。

  昨天晚上居然住在鬼的家里,这个感觉还真是惊悚,不过那个老头并没有把我们怎么样?难道是想要暗示我们什么?

  我疑惑的朝着之前山村的方向看过去,但是那里的草木过于茂盛,根本什么都看不见,我失望的坐在石头上,闭目养神。

  没想到竟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梦中我回到了石屋里,那个老头正坐在屋子里,一看到我进来就平静的说:“年轻人你不该来这里呀!”

  我刚要问原因,就突然醒了过来,刘大源看到我醒了,立刻递给我一块肉,我一边吃着肉,一边仰头看着连绵的山峦,同时脑子里还在想着老头的话。

  他的话我大概懂了,就是我不该来盗墓,我也没有太当回事,但是知道很久之后,我才发现是我理解错了。

  仰头看了眼天际,发现这一觉睡到了中午,这个时候有些阴天,光线不像之前那么刺眼,周围渐渐起了雾气,在飘渺的雾气之中,我终于找到了那个入口的位置,我赶紧招呼刘恒:“二叔我找到入口了!”

  刘恒他们四个都迅速跑了过来,我用手指着那个位置,高兴的几乎跳起来,自己觉得还是蛮有成就感的,之前都是看阳宅风水,这次看到却是一个阴宅。

  刘恒早就迫不及待了,于是招呼徐二开始挖洞,徐二也不含糊,拎着折叠铲朝着我指的那个位置劈了过去。

  我和刘大源都被刘大源的天生神力惊住了,坚硬的岩壁在他的眼里和沙土差不多,只听霹雳啪啦一阵乱响之后,没一会功夫,就在我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完工了,入口仅有半人来高,一次只能通过一个人。

  这样打是为了不让别人发现,遇到紧急的状况之后,我们还有时间把它给填上,防止里面的东西出来,看似随意,其实这中间隐藏着很多诀窍。这里已经和里面贯通了,我望了一眼漆黑的甬道,和刘大源迅速的离开洞口。

  我从没有想过这次的事,会给自己的生活带来多大的波澜,但它却像一根导火索一般,从此使我的生活混乱不堪,险象迭出。

  我心里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我不想去想,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进去看看?我回头望向那个漆黑的洞口,犹如一只张着嘴等着我们往里钻的僵尸,我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

  刘恒从包里拿出一把几张黄符递给我说,晨子这个给你,必要的时候,你和大源还能保命。*我接过刘恒给的这几张符,大致看了看,然后分给刘大源一半,剩下的就塞到了自己的包里,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之后。

  我们几个就朝着那个漆黑的洞口走去,徐二打头,紧接着就是王羽、刘恒,然后是我,刘大源断后,望着漆黑的洞口。

  我深吸了口气,压制自己紧张的情绪,随后走进了盗洞,顿时觉得的周围阴风阵阵,周围一片漆黑,只有一前一后的两只手电亮着。

  而我和刘恒都没有点手电,这也是刘恒的意思,为了节省电源,我们一想也对,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呢。

  不过从一进到这里,我就觉得周围的温度非常的低,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对着我的脖子吹冷气,这种感觉逼着我直想抓狂!

  可能是我走的太慢了,刘大源在身后拍了我一下,我以为他是嫌我走的慢,故意催促我,于是我加快脚步跟上前面的刘恒。没过多大一会身后又被拍了一下,我没有理会,我已经离刘恒很近了。

  结果没走出几步我又被拍了一下,这回我发火了,头也不回的喊道,大源,拍我干什么,我走的够快的了!

  结果我的话刚出口,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刘恒转过头疑惑的问,怎么回事?

  我生气的说,大源总是拍我!说着我就生气的回过头往后看。

  结果我惊愕的发现,身后居然一个人都没有,空荡荡的甬道里漆黑一片,嗖嗖的挂着冷风,刘大源就这么不见了,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其他人也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于是都打开了手电朝着周围照去,同时喊着刘大源的名字,不过任谁都知道刘大源是不可能在我们旁边的,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一个两米来宽的甬道。

  甬道的墙壁都是岩石做成的,上面画满了妖异的壁画,他又不会什么穿墙之术,怎么可能就这么凭空消失了呢。

  我拿起手电不甘心的朝着照着墙上的壁画照去,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暗门或许是其他能够进人的地方,可是却什么都没有,我却意外的发现壁画上画的居然都是女人,这些女人都长着两只以上的眼睛,有的是三只,有的是四只,最多的居然有六只眼睛。

  无论人站在那个角度,你都能感觉到这些眼睛在看着你,眼神冰冷,但是偏偏这些女人的嘴角都挂着一抹奸笑,看上去异常诡异。

  我突然觉得这里到处都透出一种诡异的气氛,周围一丝声响都没有,我们几个呆呆的站在甬道里,都要些不知所措,一个大活人居然就这么消失了,而我们几个却都没有察觉到。

  刘恒的脸色更是阴沉,我有些愧疚的说,二叔这也怪我,大源一直拍我一定是有事,我居然都没有回头看看。

  李恒苦笑了一声,随后点了支烟说,晨子你也不用自责,这个事和你没有关系,你觉得是大源拍的你吗?刘恒见一脸惊愕的看着他,继续说,如果你回过头的话,估计现在失踪的,就不只是大源自己了!

  我听了之后,顿时打了个冷战,难怪我一直觉得有人在脖子旁吹冷气,原来是有东西,这这个东西会不会是鬼?一想到着,我更加胆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