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足两个小时我们才走出了这条勉强可以称为路的地方,几个人都有些虚脱,不是累的,而是被刚才的杂草给闷的,所以刘恒让我们都坐下来休息了一会。

  此时太阳已经落山了,周围的光线越来越暗,我们只能靠打着手电来照明,就在几个人正愁着去哪里住的时候,刘大源突然站起来指着远处大喊道,二叔晨子你们看!那里有炊烟!那里应该有人家才对!

  我也抬头看了眼,可惜什么都没看到,刘大源的二叔也站起来,朝着刘大源指的那个方向看了一眼,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随后喊道,王羽把地图拿给我!

  王羽忙不迭的站起身来翻找地图,然后递给了刘恒,刘恒对照着地图开始查看我们的位置,看了好半天才疑惑的说,不对呀,按理说这里已经远离了旅游区,这么偏远的地方,根本不会再有人家了!难道是闭塞的小村落?

  说完又朝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这次我也抬起头看了看,果然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有一道炊烟袅袅升起,转瞬消散,不过我总是觉得哪里不对。

  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一般这样的农村都没有什么娱乐项目,所以应该早睡早起的,但是这家人貌似不太正常。

  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其他几个人,刘恒听了之后眉头皱了皱,好半天他才平静的说,来都来了,不如去看看!

  说着从包里拿出了一道符,放在背包上,然后起身朝着那个农家走去,他这一走,徐二和王羽也都跟了过去,刘大源笑嘻嘻的拍了我一下说,晨子别疑神疑鬼的,走吧。我听了之后,只好收拾东西快步赶上了他们,不过心里的芥蒂还是没有消失。

  听人说望山跑死马,没想到这么坑爹的是被自己赶上了,本以为这个村子会离我们很远,但是没想到走了不到半个小时竟然就到了,而且村口赫然就是我们之前看到的那个飘着炊烟的人家。

  刘大源这吃货刚要进去,就被他二叔挡住了,刘恒冲着徐二使了个眼色,徐二立刻走过去敲门,这时山里突然刮起了冷风。

  破旧的门在山风的吹动在,啪啪的响着,周围的荒草也被风吹得哗哗直响,我仰头一看,发现这此时天空阴云密布,一只乌鸦从天际掠过,发出嘶哑的叫声,最后落在了离我们不远的一棵枯树上。

  这棵树早已经死了,但是张牙舞爪的枝干看上去却非常的狰狞,它被夜幕衬得更加的诡异,我收回眼光,一股寒意涌上心头。

  我觉得这个村子里充满了死气,就想是根本没有人住似的,但是我们刚刚却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炊烟,如果没有人那会是谁点的呢?

  是比我们早一步到这里的盗墓贼,还是这里的亡灵!刘大源咽了口吐沫凑到我身边,我赶紧这货一定是害怕了,果然没过一直,这货就小声跟我说,晨子我怎么觉得这里这么像那个古镇异咒的情节呀!会不会有……

  “不会的,你想多了。”我知道他要说什么,于是赶紧制止他,有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可能都是被自己言中了。

  尤其是在这样一个阴森的地方,最好不要说任何不吉利的话,我们在门口站了许久,最后徐二终于缓过神来,他一咬牙用力敲了几下这家的大门。

  砰砰砰……

  屋子里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正是我们担忧的问题,风声仍然把这扇破旧的大门刮的啪啪直响,我们都屛住呼吸,站在门口,但是谁都没有进去。

  过了很久,吱呀一声,似乎门被打开了,紧接着我们就看到了一丝火光,随后一个佝偻苍老的身影就出现在我们的不远处。

  借着手电光,我们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年纪很大的老头,一张爬满了周围的脸上,却嵌着一双漆黑晶亮的眼睛,就像是之前死在王羽手里的那只蜈蚣的小眼睛一样,发着森森的寒光。

  他冲着我们呵呵的笑着,露出了为数不多的几颗黄牙,老头穿着黑色的破旧衣服,似乎好多年不洗了,发出一阵浓郁的味道。

  不过我们谁都没有办法和他提这些,刘恒看到老头走过来,第一个迎了过去,笑着说,老人家,我们是来旅游的,但是迷了路,所以能不能在你家借宿一宿,就一晚,天亮之后我们立刻就走!

  老头听了他这话之后,回头打量了一下我们几个,最后把眼光落到了王羽的身上,王羽一哆嗦立刻低下头,老头却一直看着他,笑意更浓了。

  “我一个老头子怕什么?你们尽管住吧,如果不急可以多住几天!”

  他的声音异常苍老,沙哑中带着些许诡异,听的我们直起鸡皮疙瘩,刘恒尴尬的回过头冲着他笑笑,老头也不理他,直接转过身。

  步履蹒跚的带着我们往自己的那座破烂的石头房子里走去,一进门我就闻到了一股阴森的味道,说不出是什么味,但是总是闻着很不舒服。

  老头的房子不算小,一进门是个客厅兼厨房的地方,往里有两扇门,一扇门通向一个大屋,老头说这是之前他儿子和儿媳住的屋子。

  不过他们现在不在,我们可以住在这里,另一个屋子就是老头自己的,屋子里环境还不错,我们几个一次走进了屋里。

  “老头说的那个龙王估计就是王羽打死的大蜈蚣,动物进化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都会有灵性的,即使死了也会来报仇的。”

  徐二走到我面前解释了一通,我惊讶的看着它,突然觉得这个沉默寡言的司机很不简单,既然人家都说没事我干嘛还瞎操心。

  于是我也学着他们,连衣服都不脱,就这么倒在炕上睡觉,可能是太累了,结果一觉睡醒的时候,天都亮了,炕上就剩下我和刘大源了。

  我拍醒刘大源拉着他走到客厅,心里不由的一惊,因为其他三个人连带着他们的行李,以及那个诡异的老头通通不见了,发现这件事的时候,我的心脏一下子就慢了半拍,这时刘大源也走了出来,他看了看周围疑惑的问,奇怪我二叔呢?徐二呢?还有王羽和那个老头?

  我没有回答他,而是回屋里找到自己的行李,然后背着行李拉着刘大源离开刘大源也没说什么,就听话的跟我走了,估计也是发现这里有些诡异了。

  我们两个快步朝着村外走,穿过之前的那个杂草丛生的小路,我和刘大源现在奔着逃命的目的,所以比之前快了很多。

  我记得穿过小路再往前走不远,就能找到之前的我们来时坐的那辆车,但是当我们火急火燎的走出小路的时候,有往前走了一段路之后,才发现眼前竟然是万丈的悬崖!

  我走在前面差一点就滑了下去,刘大源走过来只看了一眼就捂住了眼睛,大叫道,哎我的妈呀!这也太邪性了,走都走不了!

  我擦了下脸上的冷汗,回头看了看,那条荒草萋萋的小路,又看了看周围的山峰走向,不由的惊叹,这里竟然是一个风水极好的地方,周围蒲柳生长茂盛,一看就是有灵气滋养的缘故。

  我顺着这条风水线往前走,没走多远,却发现周围的土质竟然都变成了黑色,我低头捏了一把,才发现这根本不是土而是细小的沙粒。。

  不过这种沙粒很柔软,所以即使才上去,也不会发出任何异常响动,除非蹲下来看,不然根本看不出这是沙子,而且这里寸草不生,但是几米外,却还植被茂盛。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我仔细的看了看周围,心里更是一惊,原来这风水穴位已经被破坏掉了,我们现在沾到这个位置本来应该是这一带风水最好的,但是却被生生的隔断的灵气,而这些灵气都分给了周围的几个地方。

  y√最g新章e节b上AZ酷c匠\4网Y

  难怪这里会有如此大的反差,不过这样地方多数会成为凶地,我和刘大源在这里不过站了十几分钟,就感觉到阴风阵阵,所以我赶紧叫上刘大源继续往前走,又走了一会,刘大源突然高兴的喊道,晨子那是我们的车!

  我视力没有刘大源好,于是跟着他往前跑了几步,才发现之前那辆车就停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而且刘恒他们三个也正站在车子的旁边。

  刘大源高兴的叫他二叔,但是这三个似乎并不希望我们回来,所以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惊恐!王羽再也忍不住了,他指着我们大喊道,老板上车啊,鬼呀!

  “喂,你说谁呢?你见过那只鬼大白天出来走的!”刘大源生气的冲过去,朝着王羽的脑袋上狠狠的拍了一下。

  王羽吃痛的蹲在地上,不过他却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而剩下的两个人则愣愣的看着我们,好半天刘恒才笑着说,能回来就好!

  说完就拿出了一张地图对我说,晨子我们刚才看了看,貌似按照这张图的话,那做墓应该就在这里的,但是我们却没有找到,你找到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