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冬之后,洛阳的温度也比之前低了很多,我把空调开的很大,蜷缩在佛店的沙发上,盖着毛衣,才觉得暖和了一些。

  自从大学毕业之后,我就接替了老爹的工作,照看我家的佛店,这种地方一天也没有几个人来,尤其是这样的季节,来的人就更少了,日子过的还算清闲,只是有点无聊,所以我就找了几本书打发时间。

  不久前我在夹层中找到了一本书,这说明老爹藏得很宝贝,不过已经很破旧了,纸质都已经泛黄了,应该是一本古籍,这也是勾起我好奇心的原因,但是看了之后,才发现这是一本无聊至极的书。

  我迅速翻到最后一页,发现上面出现了一句话:长生者,天妒也!需凑齐五种至宝,方能达成,这五种至宝分别是:冰琉璃、血雨珊瑚,轩辕剑,紫玉龙晶,翡翠盏,缺一不可!

  我对这句话嗤之以鼻,我从不相信人能够长生不老,这也使我对这本书失去了兴趣,打了个哈欠,反正店里的也没有生意不如睡上一觉再说。

  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有人推了我一下,一下子被这人推醒了,我本来想要发火,但是一睁眼发现是刘大源,这货是开古玩店的,我的死党,和我一样酷爱古玩,而且很好吃,也算是臭味相投。

  我家世代修习风水学,不由已经是半隐居状态了,所以知道的人不多,但这货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所以就找上了我,一来二去我们也就熟悉了。

  来了之后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完全没有顾及到我生气的表情,哆嗦着说,晨子,我遇到麻烦了,你不是会那个吗?你可要帮我呀!

  我不由的一愣,之前的怒气也都消了,于是回头看向他,发现此时这货脸色惨白,而且带着浓重的黑眼圈,人也瘦了一圈,看样子还真不像是装的,于是疑惑的问,到底怎么回事,你这是怎么了?事先说明我没有钱,你也看到我这里生意怎么样了。

  刘大源摇了摇头,哆嗦着从大衣中拿出了一个盒子,是紫檀木的,上面的雕花非常精美,我就看了一眼,就知道这是个好东西,如果市场拍卖的话,至少怎么也值几十万。

  这还不算完,这货颤颤巍巍的打开了紫檀盒子,里面还装着一只相当精致的簪子,我顿时傻了,当盒子打开的一瞬间,我顿时感觉到一股阴风扑面而来,显然这个东西上充满了怨气。

  刘大源带着哭腔说,晨子,就是这么个邪门的东西,差点要了我的老命呀!

  听了他的话,我点了点头,一脸阴沉,刘大源见我没说话,就哭丧着脸和我说了一遍得到这只簪子之后遇到的事,这使我的脸色更加的难看。

  原来在刘大源之前买下这只簪子的人都已经横死了,他开始贪财也没觉得会有什么事,但是前天天他竟然看到簪子中冒出了一个女鬼,一身红衣、青面獠牙,刘大源当场就差点吓晕。

  然后他就想把这个东西给扔了,但是扔出去之后,它自己还会回来的,后来他二叔告诉他,这个东西本身就是一种诅咒,如果想要摆脱这个诅咒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将它放回去。

  听了他的叙述之后,我一脸坏笑的看着他,说,大源这个你也信,我家世代修习风水,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你是不是太紧张了。

  刘大源瞪大了眼睛,一脸惊恐的反驳道,才不是呢,其实之前这簪子是我二叔淘来的,后来才到了我的手上,可是就在我拿到簪子的那天,之前碰过的那三个人就都死了!车祸多邪门呀!

  这次我彻底的无语了,洛阳也算是个繁华的大都市,出车祸这个没有什么好稀奇的,刘大源苦笑了一声,晨子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是看在这么久的朋友份上你得帮帮我吧。

  '酷q匠?…网唯U一正版o,其)B他C都B)是{W盗版}

  我转过头问,怎么帮?刘大源如释重负般的将簪子塞给我,帮我保管,我再也不想见到它了!

  我拿着簪子一脸奸笑的看着他,刘大源被我看的发毛,以为我不答应,于是一遍遍和我墨迹求我帮忙,我笑着说,让我帮忙可以呀,但是你知道我要什么,抓鬼也是要靠工具的,你知道我是研究风水的对不?

  刘大源嘴角抽搐了一下,痛心的看着我,好吧,不就是清水罗盘吗?我送你了,只要你能帮我解决了这个东西。

  我点了点头笑着说,那是自然。

  虽然痛失镇店之宝,但是暂时不见到这只邪门的簪子,所以这货也不是很难过,送走了他之后,我仔细的看了看这只簪子,精致的掐丝金簪,价值和这个盒子比,只高不低。

  看了半天我也只看出着簪子的确是地下埋过很多年的,不然也不会有这种的阴气,想着等到明天再解决,反正簪子已经在我这里了,刘大源也不会出什么事,看了时间已经到晚上了,我关上店门就回了家。

  老爹依然每天准时看地方新闻,我无意中瞟了一眼,不由的愣在了原地,电视上正在播一起车祸了,而这个死者手中正紧紧的攥着一只金簪,和刘大源给我的那只一模一样,看到簪子的一瞬间,我就愣在了原地。

  很快我的手机就响了,我机械的接通了手机就听到刘大源喊道,晨子什么情况?

  我转过头,快步往自己的房间走,我老爹正看着我。紧接着刘大源还在和我说新闻的事,我只是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刘大源一听我这话,立刻带着哭腔说,晨哥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你可要救我呀!

  刚才看到那个新闻之后,我心里也有些不安,于是对刘大源说我要回店里,看看那只簪子还在不在了,刘大源听了我的话之后,急忙阻止我说,不用看了,一定没有了,你不是都看新闻了吗?

  那只簪子在死人手里攥着来着,我敷衍了他几句,之后就挂了电话,不过我觉得有可能就是一模一样的,不一定就是我店里的那只,所以我还是想去验证一下。

  说走就走,我快步走出门去,老爹看了我一眼,貌似看出我很着急,出奇的没有问我去哪里,我开着车很快就到了佛店。

  此时周围的店铺都已经关门了,一片漆黑,整条街道上都没有几个人,只有几盏路灯闪着昏暗的光,冷风嗖嗖的刮着,周围异常的凄冷。

  下了车我被吹得哆嗦了一下,迅速打开佛店的门,一进门就看到那只紫檀盒子,在月光的照射下,散发着柔和的光,精致古朴。

  我深吸了口气,迅速打开了盒子,顿时我心里疑惑道了极点,在微弱的月光下,那只簪子通体发亮,此时正静静的躺在盒子里,如同一个外表惊艳的美人!

  我却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要炸了,我实在不想把这只簪子和不久前的那场车祸联系在一起,我努力劝自己,我店里的那只簪子,和之前车祸里的,根本不是同一只,可是上面的还没有凝固的鲜血该怎么解释?

  我实在不想再去想这些事,于是快步走了出去,又开着车迅速回到家,回家之后我独自茫然的坐在床上,好半天手机突然响了,又是刘大源,我疲惫的接通电话。

  他就迫不及待的说,晨子别说你不信,开始的时候我也不信,但是你也看到昨天的新闻了吧,那个人可是第四个了,有这么巧吗?而且我查过了,那只簪子是西汉时期的,一个王妃带着的,它的墓就在平沙,而且几年前被盗了,之前死的那三个就是盗了那个墓的,今晚上死的这个,就是之前把簪子卖给我二叔的人,所以说,这个根本就是个诅咒!

  我应了一声,感觉脊背发凉,脑子里不断的闪过自己被一辆车碾过的样子,我痛苦的闭上眼睛,问刘大源:“那该怎么解决?”

  刘大源沉吟了一下,其实办法不是没有,只是……你不一定敢去做,不过我和二叔已经决定去了!紧接着他小声说,我们要把这只簪子送回原地,这样才不会继续出事。

  听到刘大源,我彻底震惊了,如果按照他的说法,那我们岂不是要去盗墓!我犹豫了一下,盗墓可不是件小事,每走一步都要格外小心,一个不小心死的、残的都是家常便饭,更要命的是它可是犯法的!

  刘大源见我没有回话,于是苦笑着说,不去也没事,毕竟如果不是我的话,你也不会被卷进来,你不去我们叔侄两个去就行了。

  这话听的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同时我对那个墓还是听好奇的,所以立刻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大源如果那天去的话,提前告诉我一声。

  刘大源立刻高兴的喊道,晨子我就知道你够意思,你先准备下,等什么时候我们这边筹备好了,就通知你!说完还没等我说话,那边就挂了,我呆呆的拿着自己的手机,总有种被耍了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