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顿时火了,自己再怎么样也是个风水师,虽然水平不太高,但被一只老鼠踩在脚底下还躲了兵器,我觉得自己太窝囊了,于是我玩命的开始挣扎,可这家伙似的有几百斤中。

  任凭我怎么折腾它就是丝毫不动,而那些小老鼠则一个个的跳到我的身上,很快我就听到咯咯的声响,浑身剧痛,这种痛难以形容,我赶紧自己就这么被吃掉了,这时十几只小老鼠突然跳到我面前,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觉得眼前一黑,耳边听到咯嘣咯嘣的声响,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咀嚼我的眼珠……

  就在我赶紧自己死了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头顶一阵剧痛,紧接着我的眼前就出现了亮光,我艰难的睁开眼睛,感觉有几滴水滴在我的嘴唇上,我急忙允吸了几下,这才有了些力气。

  一睁眼睛就看到肥老鼠正站在我对面,一看我醒了立刻叫嚣着说:“小子,你看还是多亏了我苏里大人,不然你的魂魄就散掉了,你这小子可真是不小心,那条路叫鬼忧路,连鬼走过去都会发愁的,你居然还敢到处乱照,吃到苦头了吧!”

  我看着它傲娇的倒是有几分亲切,刚才的那个感觉实在让我觉得太痛苦了,现在反倒有种劫后重生的感觉,不过现在想来,刚才的一切都应该是幻觉,但它却真真切切让我感受到了死亡的痛苦,而且还是那样的惨死。

  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头皮发麻,这次真的多亏了这只肥松鼠。肥松鼠见我没说话,以为我被吓傻了,于是晃了晃自己手中的一只瓷碗,里面还有半碗清水,我急忙端起来一口就喝光了。

  转头一看,我们已经出了那条什么鬼忧路,而是呆在一个墓室之中,墓室中有三排架子,每排上面都摆着好几只这样的瓷碗,不过里面都是空的,估计肥松鼠就是从那上面顺手那的。

  不过这水的来源倒是让我颇为好奇,毕竟现在没有东西可以吃,如果有水能暂时止渴也好,于是我急忙问道:“苏里大人,你这水你哪来的?”

  “额,这个吗?离这里很远的,你已经昏迷很久了,还是先找到紫玉龙晶救你媳妇要紧是不?”肥松鼠一听我的话,眼睛一通乱转,似乎在隐瞒着什么,这令我疑惑不解。

  不过既然它不想说,我也不少多问,于是急忙扶着墙站起来,肥老鼠咯咯的笑了几声戏谑的说,咱们还没有走出鬼忧路呢,你小子别再乱看了,当心再着了道,到时候还要劳烦我苏里大人!

  有了上次的教训,我这次真是打死都不往墙上看了,于是我连忙称是,又夸耀了这只肥松鼠几句,虽然说的连我自己都觉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但它却很受用。

  我擦着冷汗一路跟着它往前走,好在这路虽然坑洼不平,但之后一路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出了甬道,肥老鼠停了下来,侧着头听周围是声音,我一看他停下来,自己也停了下来,仔细的听了听,果然在我们不远处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我急忙拉着肥老鼠躲在一旁,毕竟那脚步声太过于杂乱,我根本听不出到底是不是我老爹他们。又过了一会,不远处的几束手电光从一间墓室中射了出来,我急忙着拉肥老鼠朝着阴暗处靠了靠,很快就看到几个穿着黑色运动服的人从墓室中走了出来。

  我冷笑了一声,眼看着徐离悦被他们拉着出来,她脚上的绳索已经解开了,但手却被反绑着,嘴也被堵住了,被一个穿着黑色运动服的大个子推搡着对面的墓室走去,看到徐离悦的处境我心里异常恼火。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把这伙人都给杀掉,这种想法在我的脑子了一瞬而过,但却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我从没有发现自己如今变得如此暴虐,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连我自己都没有发觉。

  肥老鼠转过头看到我快要喷火的表情嘻嘻一笑低声说:“小子,我看你媳妇也挺受气的,不如你现在就把她带出来怎么样?”

  我急忙转过头心里一阵狂喜,可是随后就想到自己一个人怎么可能对付一群人,尤其里面还有像李昊那样一个家伙和刘恒那只老狐狸,地老鼠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于是得意的笑着低声说:“只要你按照我苏里大人教你的方法做,只要不失手,就一定能救出你媳妇。”

  我听了之后急忙转过头,不过看这家伙傲娇的劲,想要让它痛快的说,还不如激它几句,于是我故作嘲讽的说:“松鼠大人,你能有什么好法子,我按照你的法子别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果然如我所料,这只肥松鼠立刻立着眼睛冲着我叫嚣道:“什么,我苏里大人的智慧岂是你这样的小子能够赶上的!”

  我冷笑了一声,装作不在乎的说,那你倒是说说,你的方法呀。肥老鼠听了之后,立刻不忿的喊道,这还不简单,只要把那伙人引到鬼忧路里不就行了,你现在在鬼忧路弄出点声音,那几个家伙一定会派人出来查看,只要他们进到鬼忧路就出不去了,各个击破懂不!

  我一听顿时哑然,这只肥老鼠虽然看上去蠢笨,但是脑子确实够灵光的。想到这我急忙摸索着身上的口袋,想找个能扔出去的东西,无意中我摸到了自己的手机。

  y酷匠网8&正《版¤b首VP发=

  我脑子里顿时响起了一个念头,在来这里之前在手机上下了一部电影,那是一部恐怖电影,配音很惊悚,我将声音调到最大,随后将手机扔在了鬼忧路上,这里一丝声响都没有,所以这个声音异常突兀。

  配上此时的环境,即使我早就知道是电影的声音,但仍然觉得瘆得慌,我急忙跑到一边躲起来,尽量挨着肥老鼠,而且正一直侧着耳朵听墓室里的声音,果然没过多大一会,墓室里就走出来两个穿着黑衣服的男的。

  我冷笑了一声,眼看着这两个家伙走鬼忧路,我心里暗自窃喜,果然这两个家伙过了半个小时还没有从鬼忧路里走出来,紧接着就听到墓室中听到几个人似乎在争论着什么。

  虽然听不到具体的内容,但我能猜出此时他们已经乱了,很快墓室中又出现了一道黑色的影子,令我惊愕的是,这人居然是李昊,此时他正独自往鬼忧路走了过来,脚步悠闲,似乎在自家的庭院中散步似的,丝毫没有任何畏惧。

  我本来想要出去给这厮一闷棍,可是理智还是让我忍住了,这家伙如果能随便一下就把他搞定了,这个人的邪性我是领教过的,我现在只希望鬼忧路真的能困住这家伙,只要一会功夫,其他人就都好解决。

  眼看着这家伙走进鬼忧路,我不由的松了口气,肥松鼠推了我一下说:“这小子有点邪性,不过难不倒我苏里大人,我保证他十分钟之内出不来,你抓紧时间呀!”

  我没等它说完就一个箭步冲到了墓室的门口,此时墓室之中还有四个人——刘恒、徐离悦、以及两穿着黑衣运动服的男人,这两人手中都拿着枪,一脸戾气,其中一个脸上还带着一道刀疤,从没见一直延伸到了嘴角,看上去有些狰狞。

  显然这两人都是不好惹的住,我没有太多时间,只好在门口摆一个混元阵,这个阵法对人没有杀伤力,但却能迷惑人,只要一进入阵法一般人就出不来,我快速摆完阵法,随后直接走进房间,刘恒看到我进来走进去之后先是一愣,随后哈哈的笑了几声说:“原来是你搞的鬼,说吧,你想怎么样?”

  我冷笑着说:“我拿到紫玉龙晶了,不过……”

  说到这我朝着那两个黑衣男看了看,刘恒立刻说,你放心他们都是我雇来的。我点了下头才继续说:“咱们做比交易,只要你放我和徐离悦走,我就把紫玉龙晶给你!”

  刘恒一听眼睛立刻就亮了,我在心里暗笑,这老家伙如果不是过分贪心的话,估计现在早在某处的乡间别墅中颐养天年了,刘恒听我的话,急忙问道:“在哪?拿出来给我看看!”

  我举起双手说道:“我什么都没带,你还怕我跑了吗?先放了徐离悦我就把紫玉龙晶给你!”

  刘恒双眼死死的盯着我,似乎要把我看穿似的,随后他才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你最好不要骗我,不然我保证你会死的很难看!”

  这家伙的狠毒我丝毫不怀疑,不过我相信,我已经是这家伙要猎杀的对象之一里,所以根本不必忌讳这些。我点了下头,刘恒这才让旁边的黑衣男帮徐离悦松绑,我冲徐离悦使了个眼色让她快跑,不过这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这女的不是一般的彪悍。

  她一抬脚,就将帮他松绑的男的踢翻在地,这下刘恒和另外那个男的立刻发火了,徐离悦迅速跑到外面,而我此时已经站在门口了,等着徐离悦一跑出来,我立刻默念咒语启动了阵法,墓室中的三个人跑到我们面前,但却跳入了我的阵法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