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哆嗦了一下,感觉周身发冷,这地方似乎过于阴森,我心里有种莫名的不安,肥松鼠疑惑的看着我问道:“怎么了小子,还愣着干嘛?你就放心吧,有我苏里大人在,保准你能赢得了那个邪小子,到时候记得请我吃饭呀,大人我最爱喝龙井知道不?”

  +看正.K版◎…章zu节W上酷!7匠‘:网u

  我点了下头,就看到肥老鼠慢吞吞的往前走,我深吸了口气,急忙跟了上去,虽然我一直都不知道这只肥松鼠怎么知道李昊和我的赌约,不过我隐约觉得,这家伙应该是这里的老住户了,必然会有有一些本事,于是我试探着问道:“松鼠大人,你……在这里带很久了吗?”

  肥老鼠听了我的话转过头气咻咻的喊道:“什么松鼠大人!叫我苏里大人听到没有,小孩子不要打听那么多事,走你的路!”

  说完就不再理我了,而是继续一扭一扭的往前走,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也看出这家伙完全是一个傲娇到了极点的主,不过这家伙的确有些本事,值得奉承,只要能够投其所好的话,这家伙一定能帮我很大的帮助。我这么想着,急忙快步跟上去。

  这时我才注意到周围的环境,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时一条漆黑的甬道,周围不知道从哪里,不断的刮过阵阵阴风是我觉得透心的冷,我下意识的搓了搓手,用手电照了照周围。

  这是一条非常简陋的甬道,我实在没有想到这样的一个地方也会有如此简陋的甬道,地面坑坑哇哇,顶棚和墙壁都是漆黑的石头砌成的,我甚至能够看到上面露出的缝隙,不过缝隙后来还是一片漆黑。

  我以后的走过去用手电往里面照了一下,结果却看到了一片血红色的东西,看上去有些奇怪,肥老鼠看到之后,啪的在我的屁股上拍了一下,我吓的一下子跳起来,就看到肥老鼠指着墙壁里面说,你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吗?真不老实快走!

  我又疑惑的看了一眼,急忙跟着它继续往前走,不过一想到那片通红的东西,就觉得有些古怪,于是我好奇的问道:“松鼠大人,那里面是什么?”

  肥老鼠满脸怒气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喊道:“小子,告诉你多少次了,叫我苏里大人!别到处乱看,这里危险着呢!”

  我苦笑了一声,这只肥老鼠还真是傲娇,不过我的好奇心还是占据了上风,于是我讥讽道:“该不会你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吧?”

  肥松鼠听了我的话,眼睛一立,说实话那个样子还真的听吓人的,它冲着我喊道:“我怎么不知道?那不过就是老鼠的眼睛而已,不过它们邪门着呢,还很多,惹火它们很麻烦的!”

  我松了口气,原以为那是小说里写的僵尸之类的眼睛,没有想到只是老鼠,我心里暗自庆幸,却没有想到自己不久之后就会吃了这家伙的大苦头,我没有再问,而是跟着肥松鼠一路往前走,整条甬道出奇的死寂。

  只有我和肥老鼠的脚步声噼里啪啦的不断回想着,听上去异常突兀,我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于是拿起手电往前照了照,可是手电的尽头却只无尽的黑暗,我心里一惊,按时间算我们至少已经走了半个多小时了。

  这甬道得有多长,居然这么久都没有走到头,我本来想转头去问肥松鼠,可是这家伙始终都没有理我,而是自顾自的走着路,我几次想要开口询问,但最后话到嘴边有被我咽了回去,又走了半个小时,我终于有些沉不住气了。

  于是我拍了下肥松鼠的肩膀问道:“苏里大人,咱们这是要去哪里?还有多久能到?”

  我刚说完话,就立刻停住了脚步,因为前面的那个家伙此时浑身冰冷,犹如一块寒冰一般,而且异常坚硬,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邪气,而且身上臭气熏天,我隐约的还觉得有股血腥味。

  这家伙实在是戾气太重了,不然身上也不会这么大的味道。而且肥老鼠至少应该是个活的,身上在怎么样也不至于这么冷,这不有的使我感到惊恐,我机械的把拍在它肩膀上的手放下,就看到这家伙缓缓的转过头来。

  我不由的一愣,这家伙明明长着一张老鼠的脸,尖嘴猴腮,脸颊两边还长着几根细碎的胡子,浑身黝黑,直立着,比我还要高上一头,一条长长的尾巴立在身后,看上去异常诡异,然而最诡异的是它的眼睛,竟然是血红色的。

  就如同我隔着墙看到的那种一样,看上去异常诡谲,它那双冰冷的血眼死死的盯着我,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伸出细长的黑爪指着黑暗深处缓缓的吐出两个字:“地狱!”

  它的声音不大,但却如同惊雷一般在我的心里爆炸,我踉跄着退后了一步,本能的转过头,身后同样是一片黑暗,然而在黑暗深处我却看到了无数血红色的亮点,不用猜我也知道,那是老鼠的眼睛。

  我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老鼠围攻,不过很显然,这些老鼠没打算放过我的,我苦笑,急忙拿出自己的青铜剑和铜钱。

  我眼前的这个家伙一看就是个狠辣的主,我只要能对付得了它,其他的小老鼠就都是小喽罗,我深吸了口气,还没等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双如同弯刀一样的黑色利爪猛地朝着我的心口抓来。

  我暗骂了一声,知道这一定是我旁边的这只黑老鼠,我不敢硬拼,这一下就能要了我的命,于是我急忙用青铜剑挡了一下,随后猛地朝后退了几步。

  这只我的身后立刻传来嗞嗞的声音,显然那些小老鼠一看自己老大占了上风,纷纷的较好,我咬着牙猛地将一枚五帝钱扔到了黑老鼠的身上,五帝钱竟如同飞镖一般直接刺激了这家伙的肩膀上。

  它嗷嗷的惨叫了几声,从伤口处流出黑紫的浓血,散发着腥臭的味道,我趁着这个机会,立刻牟足了进在它的身上踢了一脚,随后疯狂的朝着身后漆黑的甬道跑去,可是还没跑出几步我就急忙停了下来。

  令我失望的是前面已经没有路了,距离黑老鼠不到五米开外,是一处断崖,下面是密密麻麻的红点,以及零星的白骨,我猜测地下的那些家伙也都是老鼠,它们各个都仰着头瞪着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冷冷的盯着我。

  我从它们的眼中看出了一种冰冷的杀意,丝毫不掺杂任何感情,冷的冷人心寒,我深吸了口气,进来那个使自己了冷静下来,然而我的心依旧在不停的狂跳着,我硬着头皮回过头,发现那只黑老鼠已经停止了惨叫。

  此时它正冷冷的看着我,那眼神几乎能瞬间将水冻成冰块一般,它戏谑的笑着,死死的盯着我,犹如屠夫盯着一只待宰的羔羊,我心里莫名的有种恐惧感,这家伙的表情让我觉得它根本不是一只老鼠,而是一个穷凶极恶的人。

  它一步步的朝着我走了过来,发出拖沓的声音,似乎有人穿着一双超大号的拖鞋在石板上行走一样,在我听来声音异常刺耳,我紧紧的攥着青铜剑,双手早就被汗水浸湿了。

  其他小老鼠似乎已经等不及了,时不时的发出嗞嗞的叫声,这声音此起彼伏,不停的在我的心里激荡着,没一声都抽动着我的神经,但我却退无可退,我心里暗骂了一句,看来自己这次的运气真的背到了极点。

  我咬着牙猛地朝着眼前这只黑老鼠劈了过去,而那只黑老鼠看到我朝它劈过来的青铜剑,却没有半分的惊慌,似乎就是故意引着我先出手似的,它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很人性化的冷笑,看上去有些滑稽。

  不过此时我却笑不出来,很多年之后我一想起这些事,就会发现自己当时实在太冲动了,如果当时我再坚持一下,或许能够少吃一些苦头。但当我面对这只黑老鼠的时候。

  我却完全没有了这个想法,只想尽快摆脱这个家伙,离开这个鬼地方,就在我的青铜剑快要劈到黑老鼠的时候,这家伙终于动了,它一个闪身突然消失在我的面前,一瞬间我愣在了原地,紧急着我就感觉到自己身后传来一阵阴风。

  我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觉得脊背被人狠狠的踢了一脚,我听到喀嚓一声,似乎自己的脊椎已经断了,这种疼痛让我几乎昏厥,然而我却没有昏倒,而是直接摔在了那群小老鼠面前。

  我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已经被一群,只有巴掌大小的老鼠给团团围住了,我想要爬起来,然而身上却似有千斤重似的,怎么都起不来,而且悲伤的疼痛也加剧了不少。

  我抽着冷气转过头,这才发现那只黑老鼠此时就站在我的脊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眼中充满了嘲讽,而我的青铜剑则被它握在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