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颓然坐在地上,感觉周围的一切都有些不真实,如果不是地板还能让我有种冰冷刺骨的感觉,我甚至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我没有开手电,就这么坐在黑暗之中,不知过了多久。

  我突然觉得脸上痒痒的,我抹了一把,那东西立刻不见了,可是没过多久,这种感觉又出现了,我烦躁的打开了手电,下一秒我就清楚的看到自己对面,正坐着一只至少有半米来高浑身长满金黄色长毛的……动物。

  这家伙的头长得有些像猴子,可是却长着一条很大的尾巴,尾巴更想狐狸,琥珀色的眼睛冷冷盯着我,我试探着动了一下,这家伙立刻张开嘴,露出两颗铮亮雪白的板牙。

  我浑身一震,立刻认出这东西貌似是一只松鼠,我惊愕的和它对峙着,好半天才咯咯的笑了几声,歪这头说:“风水师,小子就你这点本事也干来这种地方,你不是也来找紫玉龙晶的吧?”

  我先是一愣随后就看到红儿从我的背包中跑了出来,它很久都没有出现了,我甚至都已经忘掉了它的存在,红儿敏捷的跳到我的面前,眼中充满警惕,似乎要帮我对付这只巨型松鼠,松鼠嘻嘻一下说,哎呦!这不是人偶吗?小子你运气不错呀,叫什么?

  我死死的盯着这个家伙,心里盘算着,这家伙没准是成了精的松鼠,虽然这种事情一直都只是在聊斋这样的书里才会出现,不过我不确定自己遇到的这个是不是,这样的东西必然有一些本事。

  0酷$匠qz网唯jf一b正R版,其*他都是;_盗+版Xz

  而且这家伙如果对我有恶意的话,刚才大可以动手,显然它对我没什么恶意,于是我平静的说:“我叫卿晨,不叫小子,那么你是谁?想干什么?”

  松鼠听到我的名字之后,先是一愣,好半天才嘻嘻的笑着说,卿家小子,以后要叫我苏里大人懂吗?

  至于我想干什么,嗯,我想出去走走,就这么简单,不然你给我做向导吧,如果你答应我,我可以考虑帮帮你媳妇。说着它就伸出一只前爪朝上指了指。

  我心里一惊,听到媳妇这两个字,我第一想到的就是徐离悦,我们这次来的人虽然不少,不过女人却只有她一个,我本以为徐离悦那小妮子是扔下我自己跑了,但听松鼠的意思,徐离悦似乎遇到了什么危险,我急忙问道:“徐离悦怎么了?”

  松鼠伸了个懒腰,看上去很滑稽,不过此时我正担心着徐离悦的安慰,根本就笑不出来,只顾着盯着它,它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说,答应我的条件,我就带你去见它。

  我急忙答应它,还曾诺给它买松子吃,这肥松鼠一听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急忙说,跟我走吧。说完就一跃跳到了墙边,前爪往墙上一搭,我在心里推算了一下,那应该是兑位,紧接着我们头顶上就出现了一条石阶,直接通向下面,靠到石阶之后。

  我心里暗骂了一句,看来我们是被那两只鬼给耍了,它们一定知道有这条石阶存在,竟然没有告诉我们,如果再让我先一次,我一定会同意徐离悦将它们打散,就在我愣神的功夫,松鼠已经悠闲的走上去了。

  我急忙拉了拉背包快步跟上它,就冲刚才那一下,我就觉得这家伙似乎对这里很熟悉,有些神秘,不过看上去还算靠谱,走了上面之后,我发现上面只是一个漆黑的墓室。

  我用手电照了照,这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不过我在地上却看到很多凌乱的脚印,地上有一处很干净地方,似乎有很多人在这里休息过,我的心顿时一沉,显然徐离悦被人带走了。

  我朝前照了照,发现前面竟然是一堵墙,于是急忙在墙上摩挲,此时我已经心急如焚,料定了机关就这面墙上,肥松鼠看到我的样子,摇头苦笑说:“哎,小子冷静点,那机关不在那面墙上。”

  我疑惑的转过头问:“你知道在哪?”

  肥松鼠立刻仰着头得意的说,这么简单的事当然难不倒我苏里大人了!看你小子挺客气的,我就告诉你吧。

  我早就心急如焚,根本懒得听它这么多废话,于是我急忙催促道,你倒是快说呀!

  肥松鼠看我真的急了,这才慢慢悠悠的指着我右手边的墙壁说,那边兑位!

  我急忙走过去,那这罗盘开始找方位,还好这次罗盘没出问题,我很快就找到了,肥松鼠站在我旁边,一声不吭,我鼓足勇气在那个方位处拍了一下,就听身后哗啦一声,我刚敲得那面墙上突然出现了一扇门。

  我急忙走了进去,我早已经不想再研究这些机关了,这里的机关复杂凌乱,看上去根本毫无章法可循,我单单是在这里走,就觉得头痛不已,更别提让我研究透它,本身我对于机关研究就不深,对我来说这些太深奥了。

  我一步跨进门里,身后的门哗啦一声就被关上了,我这才发现肥松鼠居然没有出来,于是我疑惑的转过头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听到喀嚓一声,脑袋上就被一只冰冷的东西顶住了,随后就听到一个男人冷冷的说:“别动,不然打死你!”

  那个冰冷的东西顶在我头上的一瞬间,我就立刻猜出那是一把手枪,黑暗中我看不清对方是谁,而且这个声音非常陌生,也许根本就是我不认识的人,不过我已经猜出领头的人是谁了,于是我冷笑了一声说道:“二叔,咱们也算老熟人了,你不用每次都这么对我吧。”

  我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中年人哈哈的笑了几声,紧接着房间里顿时亮了起来,我转头一看,刘恒就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他周围围绕着五个男人,加上我身后的一共六个,地上还盘腿坐着一个男人。

  这人虽然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服,但眉宇间却让我觉得有股邪气,他冷冷的盯着我,嘴角带着一丝戏谑的冷笑,看得我极不舒服,我刻意的避开这家伙的眼神,这才看到徐离悦正靠在一个角落里,双手双脚都被绑住了,嘴上还贴着绷带,她闭着眼睛,似乎已经昏迷了。

  我转头问刘恒:“二叔,你打算怎么处理我们?”

  刘恒冷笑了一声,什么都没说,而是转头看向了一旁的那个带着邪气的男人,这男的顿时眼冒金光,他淡淡的说:“卿晨咱们也别买关子了,我叫李昊,相比你爸也应该和提过,他和爸的过节,当年你爸使诈,才侥幸在风水术上赢了,这次咱们公平的比试一场,如果你赢了,就可以带走这个女人,但你必须留下紫玉龙晶,如果你输了,那我们就会杀了你和这个女人!”

  我也冷冷的看着着个家伙,我们对峙了大概两秒钟之后,我才将头转到别处,深吸了口气,这人的眼神让我觉得彻骨的冷,不过夜使我看出我们已经看出我们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于是我直截了当的问:“要比什么?”

  李昊呵呵的冷笑了几声,随后从地上站起来淡淡的说:“谁先找到紫玉龙晶,谁就算赢!”

  我心里暗骂这混蛋,这场对决无论我是输是赢他们都能得到好处,不过现在我根本没有和他们讨价还价的能力,我叹了口气,点头同意。李昊似乎很享受的看着我颓废的样子,直到我冷冷的瞪了他一眼。

  这家伙呵呵一下说,那么游戏现在开始吧,你可以走了!

  我咬着牙看着昏迷不醒的徐离悦,多少有些不放心,于是提出要看看徐离悦,李昊调笑了一句,你放心,我对她没兴趣,不过你非要看,那就看吧!从我见到他,这家伙就永远这么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他觉得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我似乎就是他砧板上的肉。

  这种感觉让我很不爽,我强忍着想冲上去暴打他的冲动,慢慢从他身边走过去,蹲在徐离悦旁边,将她嘴上的封条揭了下来,伸手试了下她的鼻息,还好她呼吸平稳,看来真的只是晕过去了。

  我点了下头这才放心,于是急忙起身,李昊一摆手刚才用枪指着我的男人,只是轻轻的在墙上拍了一下,徐离悦旁边的墙壁上立刻出现了一道门,我心里一惊,不过表面上还是淡定的走了出来。

  在听到身后的门关上的一瞬间,我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我万万没有想到,李昊他们对这里似乎很熟悉,看他的样子似乎根本就知道紫玉龙晶在哪里,他一直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这对我来说,实在不算是什么好消息。

  “卿家小子,你怎么还愣在这里,要是被那邪小子抢先一步的话,你和你媳妇可就完蛋了!”

  就在我一脸茫然的时候,肥松鼠的声音突然出现我的身后,我吓得一哆嗦,急忙抬起头发现肥老鼠已经在我前面了,我苦笑了一声,茫然的看着面前的石室,周围是不是有一阵阴风刮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