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毕竟从小就开始修习风水术,对于罗盘的认知也是颇为自信的,所以一听到这只怨鬼说我指出的位置不是坎位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挺狐疑的,不过一瞬间我就明白了原因,不同地域的风水自然是受到当地特殊地理条件约束的。

  这里紧挨着黄河,周围又都是山脉,如果地下有大型的磁场,就有可能干扰到罗盘,使八卦方位有所偏差,想到这,我急忙拿着罗盘又缓缓的沿着墓室走了一圈,果然在经过几个角落的时候,罗盘就会不规则的朝着反方向转动几下。

  显然这里的确受到的磁场的干扰,我暗自心惊,如果不是怨鬼的提醒,我刚才如果一青铜剑插进墙里,还不一定会启动什么机关呢,到时候真是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反复推算了半天,我终于推算出在罗盘上之处的坎位偏西三米远的位置,才是真正的坎位所在,确定好方位之后,我转过头问道:“你看现在对了吧?”高个的怨鬼一看到我指出的方向,一脸献媚的笑了笑说,大仙,你看你们都找到出路了,能不能放我我们哥俩。

  我冷笑了一声,心里突然有个邪恶的想法——这里面如此复杂,如果有两只怨鬼带路,我们没准能走的顺畅很多,我小声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徐离悦。

  徐离悦倒是没有我这么高兴,她皱着眉头低声说,最好别这样,咱们根本不了解这两只鬼,如果驾驭不了它们,到时候很可能被它们算计,倒不如现在就解决了,你下不了手那我来!

  我听了之后转头看向这个女人,这女人长得很漂亮,但此时她却一脸淡然的看着我,眼神冰冷,我顿时脊背发凉,虽然这两个家伙差点杀了我们,但它们也是被困在这里的,随意抹杀灵体也并非善举。

  我有些犹豫,徐离悦呵呵一下说,卿晨你最大的毛病就是心软,这个缺点早晚会吃上大苦头!

  说完也不理我,径直走到那两只怨鬼旁边,我对她的话不置可否,不过后来的事却证明,徐离悦的话是对的,而且我不仅仅是吃到了苦头,是差点丢了性命。那两只怨鬼似的感受到了她身上的杀气,都惊恐的朝后退去,矮个的那个哆哆嗦嗦的问道:“头,我们要不要求饶。”

  高个的那个则一句话没说,直勾勾的盯着徐离悦。徐离悦,冷笑了一声,手上结出了一个奇怪的结印,嘴里含糊的念叨了几句,那两只鬼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就已经被一道金黄的符箓包裹住了。

  8*酷。@匠K网q唯R一z◇正*k版y,A其g他~都是o盗c1版

  它们惊恐的挣扎了几下,不过很快就被符箓彻底的吞噬了,紧接着那两道符箓也跟着消失在黑暗中,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好半天我才指着那个阵法的位置问道:“被你杀了?”

  徐离悦得意的说:“超度了。杀了省事,不过你不是不想让它们灰飞烟灭吗?我也做回善人。”

  我一时语塞,急忙转过头,用手电敲了敲墙面,反复敲了几下,这里的确是空心的,我心里窃喜,急忙用手电用力一砸,我顿时觉得虎口发麻,手电都险些脱手,而墙面却什么痕迹都没有。

  徐离悦在我旁边一直看着,如果就我自己在这里的话,我估计早就放弃了,可是有徐离悦在,我不想让她看笑话,于是又牟足劲砸了一下,这一下和上次没啥区别,直接把我震得倒退了几步,徐离悦忍不住在我旁边扑哧笑了一声说:“卿晨你就别逞能了,还是看看周围有什么趁手的东西吧,要是能找到把锤子什么的最好。”

  说完也不理我,就径直去那个死人堆找东西了,我尴尬的笑了笑,也只好跟着去,好在这些人的包还都在,只是看上去有些老旧,至少得是二十年前的了,我们翻找了好几个包里面的东西还真是全和,洛阳铲、矿灯、绳子、火折子……

  各种东西一应俱全,看来这几个倒霉的家伙还是专业的盗墓贼,我苦笑,站起来对着他们拜了几下说:“各位前辈,小弟落难,借你们的东西用一下,反正你们也用不着了。”

  我说的很诚恳,因为我不确定,这些家伙的魂魄有没有飘荡在这附近,万一哪根神经大错了来跟我们应拼,我倒是不怕它们,但是更不想惹上麻烦,徐离悦没有理会我这套,自顾自的将东西都拿出来,把这些尸体旁边的东西都整理在两个包里。

  把其中一个递给我说,别罗嗦了,那好这个包,如果想要离开这里,我们还想离开这里的话,那一定会遇到更多危险。我点了下头,接过她递给我的包,正好看到地上有一把锤子。

  我掂量了一下,还挺重的,我觉得够用了,于是拿着手电走到坎位的位置牟足劲又砸了一下,就听喀嚓一声,被砸中的位置陷了进去,露出里面一个生锈的铁器,如同一只倒扣的铁腕,不过只有瓶盖大小。

  我用手电照了照,又按了一下,可惜已经按不动了,这时徐离悦也走了过来,我们两个都用手电朝周围照去,可惜周围似乎没什么不同,徐离悦疑惑的说,怎么回事?机关都找到了,怎么门还没有开?”

  我心里也正疑惑着,突然听到头顶喀嚓一声,我和徐离悦对视了一眼,急忙猛地朝着角落躲去,就在我们离开原地的瞬间,头顶上那只机关龙就掉了下来,砰的一声,扬起一地灰尘。

  我和徐离悦都被呛得咳嗽了几声,等灰尘都散去的时候,我再用手电往上照,果然上面的位置出现了一个整齐的菱形缺口,徐离悦高兴的跳了起来,急忙朝着那个缺口跑去。

  我本来想要拉住她,可惜没有拉住,我只好跟着她走了过去,徐离悦用手电往上照了照回头失望的说,太黑了,什么都看不到。低头看了看地上的机关龙,它的背面也不过就是一堆复杂的机械拉链,实在没什么可看的。

  我急忙叫上徐离悦搭把手,把这个机关龙翻过来,我们距离顶棚的那个空洞位置至少有三米左右,如果我们脚下没有垫底的,根本就不可能爬上去,徐离悦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

  于是立刻将手电绑在手腕上跟我一起翻机关龙,可惜这东西实在太沉了,淡淡靠我们两个,根本就没法把它翻过来,反而还耗费了我们不少的体力,我们两个靠在根本不可能扳动这个铁块。

  我苦笑了一声,独自不争气的开始轰鸣,我这才想起自己都不知道多久没吃饭了,徐离悦的脸色比我还差,估计也累的够呛,她之前体力就没有恢复过来,无奈我在自己的口袋里摸索了一下,可惜只找到了一块巧克力,我只好递给徐离悦。

  徐离悦先是一愣,大眼睛扑闪着看着我,眼中充满惊愕,我将巧克力在她眼前晃了几下,说:“怎么害怕有毒?”

  徐离悦扑哧下了一声,一把抢过我手里的巧克力,毫无形象的把巧克力吃掉了,我看的目瞪口呆,吃完她才歪这头问我:“还有吗?”

  我苦笑,心想如果有的话,我自己怎么会不吃?不过表面上只是摇了下头,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对这个身份不明的人没了戒心,或许是因为我们刚刚经历了并肩作战。

  我在心里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沉默了一会,徐离悦转头说,不然你踩我肩膀上去,如果没事的话,你再拉我上去。我无语的看了看,这女人的智商难道是被饿低了?苦笑了一声我才反驳道:“徐离小姐,你体重多少?能拖动我吗?”

  徐离悦冷笑了一声,眼中透出一丝皎洁,让我心里有种莫名的寒意,我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个女人,是一个敢独自闯进古墓中和两个男人夺宝的女汉子,我把她定义错了,不过我还是有些不放心。

  于是提议说,还是你踩我肩膀上去吧。徐离悦也没有反驳我,而是点了下头,背好自己的东西,我蹲在地上,等徐离悦踩在我的肩膀上时,我才慢慢的站起身,我咬着牙往上看,还好这女人不是太重,不然我真的有可能把她扔地上。

  徐离悦在我肩膀上踮着脚,才勉强能够绊到上面的洞口,我咬着牙点了下脚,扳着她的脚硬往上拖,我们都牟足了劲用了十几分钟,徐离悦才爬上去,我累的瘫软在地,脑子一片空白,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才发现上面什么声音都没有,我心里一惊,急忙喊了一句:“徐离悦!”

  可是回应我的只有一片死寂,我的心顿时揪了一下,这小妮子该不会是把我自己扔这走了吧,我冷笑了一声,这都怪自己,太过于相信这个好不了解的女人,我仰头朝着那个菱形的缺口看去,里面是无尽的漆黑,如同一只巨兽的大嘴,一旦没入就绝无生机,我顿时有种绝望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