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我们的手电都没有脱手,我举着手电朝周围照了照,发现此时我们正处于一个小型的墓室之中,这里的装饰十分华丽,墙壁上都是精美的彩绘,而顶棚处则是用大理石雕成的一条龙,这龙看上去长得有些奇怪。

  我觉得更像是之前我们在另一个墓室之中遇到的双首蛟,不过想起这地方距离黄河这么近,一定是以为龙作为象征的,所以这一点也不奇怪,不过令我想不通的是。

  我和徐离悦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记得刚刚我们还遭遇了一群蛇的围攻,我实在搞不清楚自己是怎么脱困的,于是我急忙用手电朝着周围狂照了一通,可是这里就这么大,根本没有能够藏人的地方。

  而且这里只有我和徐离悦两个人,就在这时徐离悦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位置,我仔细一看,发现那个漆黑的角落中,竟然蜷缩着几具尸体,我试探着走了过去,这些尸体已经高度腐烂,完全不可能再起尸了。

  在手电的照射下,这些尸体上露骨的位置都是漆黑一片,似乎是被毒死的,徐离悦指着地上的一根钢钉说:“难道他们是被这些钢钉上的毒毒死的?”我低头一看,发现这样的黑色钢钉到处都是,有的甚至已经刺进了墙里,看得出这里曾经发生过很惨烈的激战。

  我的心里一颤,脑子里一片混乱,这段时间老爹他们都去了哪里?

  难道我们是无意中触到了什么机关才会出现在这里的吗?那么老爹他们很有可能还在原来的墓室之中,一想到这里我就再也坐不住了,连忙起身开始四处寻找机关。

  徐离悦也大概知道了我们的处境,靠到我趴在墙上小心的敲着墙壁,苦笑了一声说,你这样是没有用的,机关哪会那么容易找到?我转头冷冷的看着她,她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及时收起笑意,走过来说:“其实咱们现在该担心的不是他们的处境,而是咱们自己。”

  我愣了一下,随后看了看周围,这才惊愕的发现这件墓室居然没有门!

  看清自己的处境之后,我立刻感觉到一股怒气冲上心头,这一路来我们连那个该死的紫玉龙晶的影子都没有简单,反而破了好几个邪门的阵法,而且每次都是这种该死的没有门的墓室,这一次我真的没有耐心了,我一拳砸在墙上,嘶,真痛!

  不过这一下也让我瞬间清醒了过来,我转头一看,徐离悦正将头靠在墙壁上,认真的听着,见我走过来说:“你听,这外面似乎有脚步声。”

  我狐疑的看了这小妮子一眼,也侧过头透过冰冷的石壁听了一阵,果然我也听到墙的另一头传来声音,不过我觉得那不是脚步声,而是一种机器咬合的声音,如同石英钟中的机器运作的声音,咔嚓咔嚓的,听得让人心慌,这个发现使我自己都不由的愣住了。

  9酷《L匠T网永_久》免7费i|看L小$@说M6

  我急忙转过头朝周围看了看,徐离悦疑惑的看着我,问道:“你在找什么?”

  我没有理会她,而是继续找,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房间不单单是困住我们那么简单,之前那几个房间都是布了很阴毒的阵法的,但这个房间居然什么都没有,这不正常。

  不过令我疑惑的是,周围并没有任何异常,我松了口气,以为是自己神经过敏了,于是我犹豫着又走到墙边听了一阵,那阵声音居然还在,这下我也有些茫然了。

  就在这时徐离悦嗷的尖叫了一声,随后一下子窜到了我的旁边,指着上面的顶棚说:“你看,那龙头居然会动!”

  我听了之后也是大惊,同时心里一惊猜出了七八分,估计从我们一进入这里,机关就已经启动了,只是我们没有想到机关会设计在顶棚上,我仰着头,朝上面看了一眼,不由大惊。

  此时那条龙的眼睛已经变成了血红色,咋一它的头正对着我们,张打了嘴巴,嘴巴缓慢的张合,似乎要把我们都吞下去似的,其实仔细一看,它也不过是一种机关而已。

  我拉着徐离悦往后挪了一步,离这颗龙头远一点,但这里只有这么大的距离,所以无论怎么样都躲不过,徐离悦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她显得比我还要恐惧,我疑惑的指着上面那个东西问道:“奇怪了,你认识这东西?”

  徐离悦惊恐的点了下头,说:“我们完了,这是龙头摆尾阵。”

  我听了之后心里也是一惊,传说这正机关在是创于明朝,主要是在通过龙头和尾巴伤人,据说这种机关相当巧妙,龙的头尾两处都暗藏机关,藏着剧毒,而且通常都设在狭小的空间之中。

  就算是轻功高手也未必能全身而退,不过在清早期就已经变得灭绝了,我万万没有想到它居然出现在这里,一想到着我也不由的冒出冷汗,我咬着牙看着上面这个家伙,不到最后一刻也不能放弃,想到这我急忙朝周围看了看。

  我用脚踏了踏地面,还好这里的地面是用整块的石板砌成的,我用青铜剑将用力将石板撬开一块,这石板一块就至少有三十多斤,立起来有一米来高,宽度也至少有半米。

  我将它靠在墙上,让徐离悦钻进去,徐离悦犹豫了一下,急忙钻了进去,而我则挡在缺口处,举着青铜剑死死的盯着这个家伙,估计是这机关很久没有启动了,这么长时间过去之后,龙头也紧紧冲着我们慢慢的摆动着,根本没有一根毒针射出来,我疑惑的看着它,手中的青铜剑已经握出水来了,不由的有些怀疑,难道是我和徐离悦想错了?

  不过紧接着发生的事,就证明我们遇到的事是真的,还没等我细想,就看到顶棚猛地颤动了一下,我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听徐离悦喊道:“卿晨快进来!”说着她就伸出手拽我的裤子,我急忙矮下身,可是这不到半米宽的石板怎么可能遮得住我们两个人呢?

  于是我急忙挣脱她,把她塞到里面去。

  叮叮!她还想要往外跑,可就是这个时候,一根十厘米长黑色的钢钉硬生生的插进了石板之中,徐离悦毕竟是个女人,一看到这样的场景,立刻吓得缩了回去,呜呜的哭了起来,我来不及的看她的情况,就看到顶棚处突然甩过来一条金黄色的东西。

  我本能的矮下身趴在地上,就听到身后的墙上刺啦一下,我转头一看,不由的吓出了一身冷汗,此时坚硬的石墙上,被割除了一个深度达到十厘米左右的痕迹,如果刚才我在晚一秒钟的话。

  估计就要被腰斩了,想到这我也不敢怠慢,急忙用青铜剑用力朝自己面前甩了几下,这才避过奋勇而来的钢钉,不过这样也不是办法,这个东西之所以这么迟钝,估计是因为现在还很久没用的缘故。

  如果一会灵活了,我们可就麻烦了,我想到这,急忙咬着牙朝一步步朝着龙首挪动,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机关应该就在龙首的位置,刚才没有注意,但现在看来。

  无论我们处在那个方位,这东西都能及时追踪过来,其中必然有一定的原因,这东西头的位置一定有什玄机,不过这家伙显然也意识到了,急忙晃动了几下头,果然又它的头上射出了几枚钢钉。

  我急忙躲闪,不过裤子还是被划开了几道口子,躲闪的极其狼狈,刚躲过这几枚钢钉,还没等缓过气来,就从龙尾的位置又射出了五枚钢钉,我急忙躲闪,不过这五枚钢钉的位置刁钻。

  我躲过了四枚,但第五枚却直直的朝着我的心脏插了过来,这一下我是真的躲不过去了,我心里暗叹,看来这次要完蛋了,就在这时,一道蓝影从我身边划过,铮的一声,被直直的扎进了墙里。

  我急忙朝着转过头这才发现,徐离悦正瞪着一双红红的大眼睛看着我,眼中充满了担忧,我冲她摇了下头,无意中听到一阵咯咯的笑声,似乎是刻意的压低了声音,听上去异常别扭。

  我侧着耳朵听了一下,却再没有听过这些声音,我心里充满疑惑,转头看向这条该死的机关龙,难道那笑声是从龙头中穿出来的?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细想想,自从进入这里之后,又有那件事是合常理的,这么想着,对这个东西就更加怀疑了,徐离悦转过头疑惑是说:“快躲起来呀!还愣着干嘛?”

  我本能的把她推到我的身后,眼睛却死死的盯着这个龙头,这家伙的眼中充满了戏谑,让我更加觉得它根本就是一个人,或许是由人操控的。

  我心里盘算着,这东西估计也是靠着冤魂控制的,理论和冤魂没什么却别,只不过是将骨架、尸体换成了机关,想到这我冷笑了一声,难怪这家伙开始的时候看了我这么久,估计是再顾及我手中的青铜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