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大源看到地老鼠这个样子,不由的朝后退了几步,和他拉开距离。

  地老鼠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说,你们不用这么紧张,我也只是听我师傅说过之前在一个古墓中见到过类似的场景,那鼎的后面就不是祭坛,而是一条龙脉的龙眼位置,凡是有这样的地方必然凶险异常,我师傅也是因为进了那里才丢掉了一只胳膊,被迫洗手不干了,他还算是好的,当时和他进去的一共有八个人,死了六个,只有他和另外一个人活了下来。

  刘大源听了这话之后,暗自擦了把冷汗,眼中充满恐惧,我转头看了眼老爹,老爹也是一脸的凝重,中国本来就是一个山川辽阔,地势险要,龙脉自然也不在少数,只是强弱的分别。

  不过令我和老爹疑惑的不是这里有龙脉,而是在疑惑我们没有发现这里居然还有一条龙脉,来的时候虽然天气炎热,但我也四处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山川走势,完全没有半点龙脉的影子,或许老爹也和我一个看法,犹豫了一下他转头问我二叔,老二你有什么看法?

  我二叔眉头紧皱,好半天才说:“没看出来。”我苦笑了一声,二叔是个出了名的厚道实诚性格,他说没看出来,那多半就是不知道了。我老爹一听,犹豫着说,不然先别管这鼎,咱们进去再说。

  我点了下头表示同意,同时一把拽过刘大源,这里凶险异常,刘大源这家伙虽然身上有很多的符纸,但他自身基本没有任何能力,算是这里最菜的一个了,而且毕竟是我拉他进来的,我得保证他的安全。

  这时徐离悦抬起头虚弱的说,地老鼠,你为什么不说,开门的机关是在鼎上的!

  地老鼠听了这话浑身猛地一震,我们都转过头朝着他看去,而他则低下头,黑暗中光线太差,所以我根本看不出他的表情,刘大源茫然的看了看他们,随后问道:“怎么你们认识?”

  徐离悦冷笑了一声,说,何止,你们难道不知道这位也是出自风水世家……

  “你说够了没?我只是个盗墓贼,根本不懂风水术!”地老鼠本来还沉默不语,但一听到徐离悦提起风水世家这四个字,立刻激动的冲着她喊了一句。

  这一嗓子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他自己也意识到了,干脆一声不吭站在原地,徐离悦冷笑了一声说,你不用逃避了,李昊现在就在帮着刘恒那家伙呢,很快你们就能见面了!

  地老鼠听了这话,头朝着一边侧了一下,我从他的脸上看出了一丝惊慌,我疑惑的问:“李昊是谁?难道是地老鼠的仇家?”

  徐离悦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地老鼠,那意思就是你干嘛不自己问他呢?

  我无语的看着这个女人,根本不知道她究竟要做什么,难道仅仅是像在我们面前戳穿地老鼠的真实面目?我还来不及细想,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能在此时此地出现的人,不是刘恒他们还能是谁。

  我们都警惕的朝着黑暗深处看去,而地老鼠则一下窜到了近前,麻利的拿出一个如同铁钩子似的东西,在那只青铜鼎上敲了几下,就听哗的一声,那扇巨大的石门居然就这么容易被打开了。

  他一个箭步窜了进去,我和老爹对视了一眼,也跟着走了进去,紧接着是刘大源和我二叔,徐离悦他们估计是看我们没事,于是也急忙跟了进去,他们刚刚走进来,地老鼠就不知道在哪里捣鼓了一下,门哗的一声,发出一阵沉闷的推拉声又再次关上了。

  这扇厚重的石门,瞬间阻隔了我们和外界的一切联系,在这里我们根本听不到外界的脚步声,地老鼠明显松了口气,转头招呼我和刘大源说:“过来帮忙把门锁住。”

  我和刘大源犹豫了一下,不过最后还是帮了他的忙,地上有先成的封门石,我们就手搬过来用气抵住了门,可是这石块实在太沉重了,任凭我们三个搬,也只能勉强扳动两块,等搬第三块的时候,刘大源擦了把汗水,用肥胖的手扇了几下,气喘吁吁的说,不行……不行了,你自个搬吧。

  地老鼠白了他一眼朝着我看了过来,我的体力也不见得比刘大源强,这么一下来,我也累的快要站不稳了,地老鼠一看我们的样子,顿时郁闷的叹了口气,徐离悦站在旁边轻笑了一声,随后让一直跟着她那两人过来帮忙。

  这两人也含糊,一个箭步就走了过来,从走路的姿势就不难看出,这两位都是练家子,武功不俗,两个人都面无表情,一看就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都是狠角色,我心里暗叹,自己竟然遇到了这样的对手,到底是要逃跑还是固执的要拿到紫玉龙晶?

  ;P酷匠A网◎E正=6版首发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地老鼠已经和那两人又在门上抵了三块大石头,地老鼠松了口气,一脸如释重负的样子,这让我们颇为不解,他似乎在可以躲着什么人,或许就是徐离悦口中的那个李昊,还没等我细想,就听刘大源嗷的惨叫了一声。

  我听声音就在自己的不远的位置,于是急忙转过头,结果正好和这货撞到了一起,顿时被撞得有些头晕,这时一束手电光照了过来,刘大源看清楚是我之后,松了口气喊道:“晨子你看,那里好多尸体!这里是不是还有啥阵法之类的?”

  我打开手电朝着那个方向一看,果然在距离我们不处的一个角落,确实有一堆白骨,这些人不知道是什么来头,身上的衣服都已经烂光了,只剩下一堆白骨,聚集在一起,根本看不出这是几具尸体。

  我看了看这些尸骨,随后又拿着手电朝周围照了照,这才发现,这是一间很大的石室,地面都是用青石板铺就而成的,青石板上密密麻麻刻着很多字,用手一摸还有一种凹凸感,石室的顶部也同样雕刻着很多文字,看上去很像是一种咒语。

  不过可惜的是我们都不懂,石室的西北角整齐的摆放着三口棺材,两口朱红色的,而中间那口则带着铜绿色,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一口铜棺,一般情况下用铜棺下葬的只有两种,一种是犯了重罪,因为用这种方法下葬的,可是使人的魂魄聚在体内不消散,从而达到使人永世不得超生的目的。

  还有一种就是这个人死之后已经产生了尸变的状况,在古代尸变是极其不吉利的事,但又不兴火葬,所以才会让尸体用铜棺下葬,镇压尸变的尸体。

  老爹看了一眼之后,叹了口气说:“这得有多大的仇,不单单让人永不超生,还要找两个随从禁足。”

  说完就径自举着青铜剑踏着七星步走了过去,我和二叔紧跟在其身后,而地老鼠他们则留在了原地,我一直盯着那只青铜棺,不知为何,从一看到它开始,我就就得心里非常不安,似乎有什么危险的事要发生,而那件事极有可能和这口青铜棺有关系。

  或许是精神紧张,我甚至觉得这口棺材自己动了一下,我眨了几下眼睛,又去看,发现棺材又没动,如此反复,搞的脸我自己都有些困惑,还好我们直到走到三口棺材旁边都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

  我不由的松了口气,看着老爹对这两口棺材不停的坐着研究,自己也盯着地上的咒语看了起来,这些字类似于汉朝文字,不错奇怪的是,这里的建筑风格则更偏向于商周时期,这完全是两个拥有不同文明的国度。

  按照常理来讲古墓中一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经历过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我才发现只要进入这样的地方,就没有什么是符合常理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无意中转过头我发现地老鼠他们也都凑了过来,估计是看到我们三个在这里站了半天也没出什么事。

  于是才冒着胆子凑过来的,他们围着棺材四处张望,尤其是刘大源不停的夸耀着两口朱红棺材都是金丝楠木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要在外面刷上红漆,如此云云,我也懒得听得唠叨。

  刚才一直在不停的走路,现在闲下来,于是我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想要休息一下,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高喊了一句:“有蛇!”

  我听声音应该是地老鼠,紧接着有听到几阵霹雳啪啦的响动。

  我急忙打开手电一照,不由的心里一惊,此时地面上布满了蛇,它们正冲着我吐芯子,密密麻麻,看的我一阵恶心,我急忙朝后狂退了几步,感觉自己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也没太在意,急忙朝后退去,不知退了多久,突然我感觉胳膊被人拉住了。

  不过我没有挣脱,因为我能感觉到这人的手是有温度的,不顾他没有说话,于是我好奇的打开手电一照,这才发现原来是徐离悦,她见我转头于是焦急的问道:“你看这是哪里?”我茫然的朝周围看去,这时才发现我们已经进入了另外一间石室,而且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