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尊佛通体黄铜色,只有手掌大小,我自己就是开佛店的,平时也研究一下,所以对这些佛像还有些了解,我手中的这尊佛像应该是一尊金佛。

  而且做工精致,按照风格来讲应该是唐朝的,是释迦摩尼佛,就这么一尊在市场上,至少能买到七八十万。

  不过我关心的不是它的价值,而是它为什么回在这里?

  要知道四象索魂阵可是个相当阴毒的阵法,这样的阵法之中怎么还会有一尊释迦摩尼佛,我将佛像拿在手中茫然的看了看,有些不明就里,这时我突然看到这尊佛半眯着的眼睛里冒出一道精光,这道光猛地刺进我的眼睛,我赶紧头上一阵刺痛,随后眼前一黑,就什么都记得了。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老爹的腿上,头上仍然被老爹扎了好几根银针,我无奈的动了下,然而一动头上就异常疼痛,老爹让我别动,随后麻利的将我头上的银针一根根全都拔了下来。

  我缓了一会之后,才自己支撑着坐起来,刘大源走过来递给我一瓶水,我接过水猛灌了几口,抬头一看,才惊愕的发现我们已经离开了四象索魂阵。

  此时我们正呆在一条走廊之中,前后都是一片漆黑,周围一丝声响都没有,我们五个人正靠在冰冷的墙壁上,我茫然的朝着周围看了看问道:“这是哪呀?我们不是在四象索魂阵里吗?”

  刘大源瞪着眼睛看了看我,随后伸出肥胖的大手在摸了下我的额头,确定我没有发烧之后他才给我讲了刚才的情况。

  原来这货根本没有被吓晕,他是不敢动手才跑到一边装晕的,他眼看着我自己走进阵法,在那些椅子中间走来走去,期间那五只尸煞似乎发现我进去了,都想要进去杀我,但都被我老爹和二叔他们给拦住了。

  我似乎听不到他们说话似的,只顾着在阵法中走动,脚步凌乱,走了一会之后,又突然跑到墙壁跑来跑去,后来突然一抬手竟然将墙壁上的灯给扳掉了一个,不过那是个机关,那个灯刚掉下来,我身后就出现了一道门,而那五只尸煞就是瞬间腐烂了似的,没一会功夫就彻底烂掉了,然后我就带着他们来到这里,之后就晕倒了。

  我茫然的看着他,我明明记得自己是在四象索魂阵里晕倒的,怎么会把他们带到这里来呢?

  老爹似乎看出了我的疑虑,于是出口询问我,我只好把自己刚才的经历告诉了老爹,老爹和二叔听完之后都不由的皱起眉头,许久老爹才长叹了一声说:“人算不如天算,看来真的只有晨子才能破解这些古墓,我们这一次多余了。”

  二叔也跟着叹了口气,显然他们都有些后悔这次来这里,我心里有些不好受,于是急忙说道:“老爹,二叔,事情也不能这么想,和你们一起下来总比和其他根本不了解的人一起下来安全,就算咱们保不住紫玉龙晶,那我们出去就把它给卖掉,还能换笔钱。”

  地老鼠听了我的话眼睛一亮,一脸奸笑,这货对于钱方面的追求一定比我要高的多,而刘大源则一下子精神了许多,他急忙附和道:“对呀,那个绑架我的八爷不是就挺想要的吗?咱们买给他,还能的笔钱。”

  我老爹看了看我们两个,又叹了口气,沉声说:“哪有那么容易,这几样东西……”

  “有人来了!”我老爹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地老鼠冷冷的来了这么一句,我们几个立刻警惕的朝侧着耳朵听周围的声音,过了一会,我们果然听到在我们的左边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听声音人数还不少。

  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这是那两伙穿蓝衣服和黑衣服的人,老爹小声对我们说,找个地方躲起来,他们人多。我们几个都点了下头,于是拿着手电朝周围照了照,刘大源在距离我们五米远左右的位置看到了一扇石门,我们几个悄悄走过去,小心的打开门走了进去。

  我们几个都呆在门口,所以很清楚的听到一阵脚步声从不断的紧接我们,我仔细的听了一下,这伙至少有八个人,他们都没有说话,脚步沉重似乎也受到了很大的挫折,其中一个人走石门前的时候低声说道:“老板这里有扇门,咱们要不要进去?”

  紧接着就听到一阵脚步声靠近了门口,我转头看了眼刘大源,刘大源正将耳朵贴在石门旁,认真的往外听着,周围实在太暗,我根本可不出他的表情,不过我相信他也听得出外面的脚步声是他二叔的。

  我们都没出声,静静的等着,我小心的擦了把冷汗,虽然隔着一扇门,但我仍然能够感觉到,刘恒那个老家伙锐利的眼睛正冷冷的盯着这扇门,我甚至觉得自己会被他隔空发现。

  好在没过多久就听刘恒冷冷的说:“不用了,这就是个小墓室,紫玉龙晶不会在这里面的!快点走,别让徐离悦那小妮子再超过咱们。”

  我听了之后不由的松了口气,从他的话中我听出了两个讯息,第一他们还没有找到紫玉龙晶。第二徐离悦也下来了。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每次看到徐离悦的时候,她穿的都是蓝色的登山装,而刘恒他们似乎就总喜欢穿黑色的,难道……想到着我什么都明白了。

  老爹听到声音渐渐远去之后,转头用手电朝着深处照去,我隐约看到那里似乎有几个人影,于是也拿起手电照了过去,看清楚之后,不由的让我一愣,石室深处一个穿着深蓝色运动服的女人看着我扑哧一下,调侃道:“卿先生咱们还真是有缘,这样都能遇到,不如合作如何?”

  我苦笑了一声,心里想着这女人简直阴魂不散,但一看到她那张精致的笑了,再想想她之前一连救了我两次,我对这个女人就怎么都恨不起来。不过我可不想和她合作什么,既然来这里,我只想拿走紫玉龙晶顺利离开这里。

  L酷Sx匠网正版T首发

  徐离悦看到我半天没回话,估计也是想到了我不打算和她合作,于是嘻嘻的笑着说:“卿晨你难道还看不清形势吗?如果咱们不合作的话,就会被刘恒干掉。”她说的很认真,我低着头沉吟了一下,就听刘大源喊道:“徐离小姐,我二叔虽然贪财,但他不是杀人狂,你不能这么说他!”

  我这才想起来,刘大源可是刘恒的亲侄子,心里顿时暗叹了一声,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就听徐离悦冷哼了一声,也不再说话了,我们双方一时间僵持在了原地,气氛有些尴尬。

  我用手电朝着周围照了照,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这个石室的墙壁上竟然嵌着五具尸体,不过它们都已经变成骨架,这些骨架都已经变成了黑色的了。

  显然是被毒死之后固定在墙上的,每具黑骨架上都隐隐的闹着一团黑气,看上去冒着森森的寒意,而此时徐离悦他们就站在这五具尸体中间,我不由的开始佩服徐离悦这小妮子,以她的聪慧睿智,不会看不出这里邪门,可是她却仍然呆在这里。

  这让我颇为费解。我们双方都沉默了好半天,就听老爹平静的说:“徐离小姐,不知道你认不认识徐离铭?”

  徐离悦听了我老爹的话之后,眼中闪过一丝惊愕,不过她立刻掩饰住了,勉强露出一个冷笑问道:“这位前辈难道还认识我爸?”

  我也转头看向老爹,眼中充满疑惑,在我的印象中,从来没有听老爹提起过一个叫徐离铭的人,这一瞬间我突然觉得自己对老爹的了解实在太少了,我老爹没有回答徐离悦的问题,而是笑着说,晨子看出这个阵法是什么没有?

  自从进到这里来之后,大大小小的阵法我们也见识过了不少,所以一发现这些黑骨架之后,我就在研究就是什么阵法,始终都没有想出来,我只好摇了下头,转头问老爹,这不会又是什么索魂阵吧?

  老爹叹了口气,点了下头,随后朝着距离我们最近的一具骨架走去,走到近前的时候,他迅速用青铜剑撬开了这具骨架的嘴,一个黑色的东西迅速从骨架的嘴中掉落下来,啪的一声,滚动了几下才停下来。

  我们低头一看,发现原来是一枚铜钱,不过这铜钱已经彻底的锈蚀了,看不出年代,但我们都能看出这只一枚古钱,显然是这些人死的时候,被人塞进嘴里的,老爹低头看着这枚铜钱,良久才转过头看向徐离悦问道:“既然是徐离铭的女儿,应该懂得入殓之术,你看该怎么破解?”

  徐离悦惊愕的看了看我老爹,不过她什么都没说,就径直走到那枚铜钱旁边,蹲下身将其捡了起来,用红线窜好,又将铜钱放入那具黑色枯骨的口中,嘴里似乎在念叨着什么,随后将红线慢慢抽出,而铜钱却留在了枯骨的口中。

  我们茫然的站起一旁,根本不知道她在干什么,就在她做完这一切之后,一股黑气瞬间从枯骨的天灵盖中冒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