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里顿时一惊,急忙冲着还在与尸煞缠斗的老爹和二叔喊道:“别打了,那边的四个都动了!”

  地老鼠在我说话的同时已经冲了过去,他手里又拿出了一直黑驴蹄子,猛地朝着尸煞的头上砸去,我当时还是挺费解的,为何他不直接把这只黑驴蹄子塞到尸煞的嘴里?

  后来我才知道,黑驴蹄子只能克制僵尸,但却治不了黑煞,不过这东西也是有一定辟邪作用的,可是对于尸煞有一定的克制作用,不过尸煞显然吃过这东西的亏,看到地老鼠冲过来之后,于是急忙朝着一边躲去。

  不过它刚好朝着我冲了过来,我猝不及防,只得将青铜剑竖在自己的胸前,如果这家伙冲过来的话,多半会刺在青铜剑上,可是只尸煞比我想象中的反应要快的多,它直接避过了我的青铜剑朝着我的面门袭来。

  我只觉得心里一惊,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双黑紫色的利爪已经距离我的眉心不到半厘米远了,可是它却听在这里,紧接着它嗷的一声窜出了老远,我这才看到这家伙的腹部贴着好几张符纸,那里根本没有能让这家伙致命的穴位,只是凭着符纸本身的威力对抗这只尸煞。

  我疑惑的转过头这才发现刘大源正站在我旁边,他的脸上如同水洗的似的,在手电光的照射下显得异常惨白,给我吓了一跳,不过当我看到他手中已经被汗水润湿的符纸之后,我才知道刚才是他救了我。

  这家伙歪这头看了我一眼,嘴唇蠕动了两下,我还没挺清楚他说什么,这家伙就一翻白眼晕倒了,我急忙扶住他,将他靠着墙放在一边,这家伙浑身符纸,所以根本不怕尸煞会伤到他。

  我小心的抽出了刘大源手中的符纸,但愿这些符纸还能用,这时正好有一只穿着血红色长袍的尸煞朝着我扑了过来,它咧着嘴,惨白的脸上露出狰狞的冷笑,满嘴獠牙,嘴长得大大的,我甚至看到了它的扁桃体。

  一股腥臭味瞬间冲到了我的面门,我急忙用青铜剑挡住这家伙,随后将那几张符纸朝着它一扔,还好这些符纸还能用,一沾到尸煞的身上,尸煞就如同被火烧到似的,身上发出嘶嘶的声音,冒着黑烟,它似乎受到了很大的痛苦,嗷嗷直叫,也顾不上继续攻击我,停在原地不停的拍到着自己身上的白烟。

  我急忙趁着这个功夫找寻阵眼,这个阵法并不算繁琐,但正因为简单才更难破坏,如果真的是复杂的阵法,只要破坏其中一个位置,就能将他破坏,但现在这种情况还真的让我有些头痛。

  我朝着周围不停的张望,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尸煞之前坐着的那些位置,我三步并两步的朝着这几把椅子走去,此时老爹他们正在五只尸煞打得不可开交,暂时还没有落下风。

  于是我急忙走进阵法之中,从包中拿出青云罗盘,咬破自己的中指点在罗盘的中间,默念咒语,将罗盘的指针一波动,指针立刻晃动了起来,我慢慢的在阵法之中晃悠了几下,按照常理来说,罗盘一进入阵法之中,必然会飞快的反转。

  可是现在看来,就像是进入了一间普通的民宅似的,根本没有什么波动,我疑惑的用手电朝周围照了照,可是依然没有任何发现,此时我心里既焦急又恐惧,紧张过了头,却使我彻底的冷静了下来。

  周围静的出奇,我朝周围一看,惊愕的发现周围竟然什么都没有,我老爹、二叔、地老鼠、刘大源以及那五只尸煞,统统都不见了,此时这阵法之中,就只剩下我以及那四具现代人的尸体。

  滴答滴答……或许是这里实在太安静了,我清楚的听到了滴答的声音,似乎是滴水的声音,我用手电朝周围一照,这才发现这四具尸体正不停的滴着血,紫黑色的血已经在地上留下了一大片痕迹。

  我窒息一看,这滩血居然汇到了一起,而且貌似是在朝着我站着的方向流了过来,我心里一惊急忙后退,而那些紫黑色的血则像长了眼睛似的,不停的朝着我涌了过来。

  突然我赶紧自己的腿撞到了什么硬物,转头一看,是一把椅子,突然我有种想要坐上去的冲动,但理智告诉我不应该靠近这把椅子,因为这把椅子就是那只身着黑色长袍的尸煞坐过的,这把椅子看似古朴,但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却散发出一种诡异的红光,看上去有些像血光。

  我心里一阵慌乱,急忙退到一边,此时地上的血已经距离我的脚不到十公分了,我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虽然一直强制自己镇定下来,可是手心还是冒出了冷汗。

  我急忙朝着周围张望,苦思冥想,想要找出阵眼的位置,不过还时不时的往后移动,避开满地的黑血,直觉告诉我,这些血一定沾满了毒和诅咒,一旦沾染必然会惹上极大的麻烦。

  就在我近乎绝望的时候,手电光一闪,我无意中发现墙壁上那四盏灯似乎有些特别,我又仔细的看了看,果然那四盏灯竟然是按照四象的样子铸成,按照四个方位,各自守住了阵法的一角。

  我心里暗自窃喜,说明阵眼就在这四盏等之中,但到底是哪一盏?我疑惑的用手电在这四盏灯之间来回扫动,或许是想的太入神了,我竟然没有注意到脚下的黑血,很快我就感觉到脚上一阵刺骨的痛。

  这种痛使我差点栽到在地,我低头一看,惊愕的发现自己的双脚正浸在黑血之中,而且还有无数的黑血不停的朝着我脚的方向流过来,而我的脚却如同海绵一般猛地将所有的黑血往脚力吸。

  我心里一惊,急忙想要挣脱,可是我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了,似乎被强力胶水粘住了似的,我越是挣扎脚就越痛,这种疼痛很快就让我觉得有些晕眩,我咬着牙开始念清心咒,一遍一遍的念,同时闭上眼睛,什么都不去看,渐渐的让自己进入一种入定状态。

  阵法之中本身除非是实体化的攻击机关之外,其他的都是通过幻觉来伤人的,如果不去理会这些幻觉,那它对人就构不成威胁,不过脚上的刺痛仍然在不断的刺激着我的脑子。

  我努力了几次但仍然没有办法如听,我只好咬着牙继续念清心咒,大概念了十几遍左右,我渐渐的感觉心态比之前平和了很多,低头一看,发现脚下的黑血已经不见了。

  我急忙朝着那四具身体看去,发现那四具尸体都已经不见了,此时整间石室之中就只剩下了我自己,我茫然了几秒钟,这才想起来墙壁上的灯,于是我急忙朝着这几盏灯看去。

  此时这四盏灯正发出微弱的淡蓝色火焰,看上去异常妖异,我慢慢的走到第一盏罗盘旁边,抬头看着那盏灯,这是一盏白虎灯,灯上雕刻着一只凶猛的老虎,呲牙咧嘴异常传神,就连眼睛都雕的清晰锐利。

  @酷匠*网《;唯一m正版xJ,其Q2他.W都◇7是WR盗L版%N

  它似乎在盯着我,周身都透出了一股霸气,不知为何我心里突然有些害怕,于是急忙避开白虎的眼睛,低头看了眼罗盘,罗盘转动比平常快了一点,不过还远远没有阵眼的威力。

  于是我急忙朝着朱雀钉走去,不过罗盘的反应和在白虎旁边没区别,我郁闷的依次走到玄武和青龙灯下面,反应却都差不多,我皱着眉头低头看罗盘,按照我学过的风水术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此时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这只一阵钻心的痛又从我的脚上蔓延了过来,我恼火的低下头,结果惊愕的发现自己竟然踩在了一片尖刀之上,放眼望去地上全都是尖刀。

  这些尖刀都横放在地上,一个挨着一个,发出白亮亮的光,我的身影在见到上面清晰的显现出来,不过却像是被分成了无数段似的,我吓了一跳,急忙朝后退了一步,然后揉了揉眼睛再去看。

  这才发现地上什么都没有,冰冷的青石板上只有斑驳的黑点,如同血迹一般,我松了口气,抬头一看,才发现这是青龙灯的正下方,我带好手套抬手拧了几下这盏灯,可惜没有拧动。

  不过我却发现青龙灯上似乎有什么文字,仔细看了一下,发现一个字都不认识,我苦恼的挠了下头,仔细想了一下,这四盏灯中,我唯独走到青龙灯的时候才出现了幻觉,而且我们刚到这里的时候,那个穿着黑色长袍的尸煞就正对着这只青龙灯,外加上这只青龙灯上的铭文,我已经认定青龙灯就是阵眼了。

  打定了注意,我急忙用力不停的从不同的方向扳动青龙灯,终于当我用力往下压青龙灯的时候,这盏灯突然咔嚓一声似乎断掉了,我急忙收手,吓得一跳,用手电一照,那里面居然放着一尊小佛像,我犹豫了一下伸手将它拿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