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的话一出口,我们两个顿时都愣住了,老爹立刻转过头将那本书拿给我二叔说:“不会是你的吧?”

  二叔疑惑的说,不是呀,我都好几年没去那个房子了。

  沉默一会老爹低声说,这事先别管了,咱们先研究一下卿晨说的阵法。

  老爹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不远处咚咚两声,我们所有人都不由的朝着那只坐馆看去,黑暗中这两阵声音相当刺耳,我们都清楚的听到,声音是从那口棺材里面发出来的,刘大源捂着嘴急忙躲到了最后,吓得浑身哆嗦,他这次估计是不敢再喊出声来了。而我老爹则一个箭步跑到了二叔前面,挡住了他,我拿出罗盘看了一下,刚才罗盘在我站着的位置还没什么摆动,但现在罗盘却在高速旋转,这让我有个预感,或许棺材里面的东西已经知道我们要困住它,所以它想要挣脱出来,沉吟了一会,老爹转头说:“不能等了,现在赶紧困住这家伙。”

  二叔听了之后立刻站起身,我们三人踏着七星步成三角形摆了一个辟邪阵法,老爹打头,我和二叔一左一右的跟在后面,三人亦步亦趋的朝着那口棺材走去,这个阵法是经过我老爹改造的。

  如果不是有这个阵法的话,估计我们还没能靠近这个棺材,就已经被里面的家伙干掉了,从小我就跟着学习,二叔也对这种阵法非常熟练,所以我们三个配合默契,步调一致,空气中似乎有一种能量震荡,大概在距离棺材半米远的位置,老爹站住脚。

  他猛地抽出青铜剑,手捏着剑指,舞动青铜剑,我一看这是驱鬼决,也跟着比划了起来,很快我就听到了耳边呼呼的传来了一阵风声,这阵风吹到脸上,如同刀子一般,火辣辣的痛。

  我转头一看,二叔的脸色比之前更要差,我心里突然有些担忧,心神一晃,脑子也有些晕眩,这时就听到身旁才换来了一个响亮的声音:“天地阴阳,乾坤万法!”

  我顿时精神一振,抬头一看,老爹已经喊着口诀将一张封鬼符贴在了棺材上面,这口棺材顿时停顿了一下,我急忙咬破手指,跑过去在符纸上又画了一个大大的缚字,这才安心。

  老爹转过头看了我一眼,眼中充满赞许。我本以为这样就行了,可是心情刚刚放松,就听到头顶上喀嚓一声,我和三个人猛地抬头一看,这才发现我们下来时候的那个宫格位置已经彻底被封住了,那个位置又出现了一个龙头。

  我惊愕的看着头顶上的画,此时那里画着一条又两颗头的龙,两颗头都狰狞恐怖,看上去异常怪异,二叔疑惑的说:“双首蛟?”

  我老爹点了下头,朝着看着我们目瞪口呆的刘大源和地老鼠喊道:“还愣着干什么,快过来!”

  地老鼠听到我的喊声之后,于是一把拽住了刘大源的衣领,飞速朝着我们跑了过来,他们仅用了不到两分钟就跑到了我们旁边,老爹拿出两张符纸分别给他们一张,说:“你们把这张符纸别再衣服上,记得要搂在外面,然后试着把这口棺材搬开,上面的双首蛟有些邪门,我们现在不能动。”

  地老鼠看了看我们三个,又看了看上面的那个诡异的画,立刻朝着手上吐了两口口水,搓了搓手,就要往上冲,而刘大源则苦着脸满脸惊恐的看着眼前的这口棺材,地老鼠生气的走过去朝着刘大源的屁股就是一脚,随后冲着他吼道:“妈的快点!”

  刘大源对地老鼠还是挺畏惧的,于是他急忙从包里拿出一副白手套带好,这才和地老鼠走过去搬棺材,两人咬着牙猛地猛地朝着一边推了一下,可是这两位几乎用尽了力气,也紧紧的使得这口棺材朝一边挪动了不到两毫米,刘大源抹了把汗水,苦着脸喊道:“不行呀,这棺材也太沉了。”

  我叹了口气,就听老爹说,快点吧,晚了恐怕我们都会有危险的。地老鼠一咬牙,招呼刘大源又用力推了一下,就听嘎吱一声,棺材被猛地退到了一边,应该说是它自己滑到了一边。

  刘大源用力过猛,哎呦一声,趴在了地上,摔得七荤八素。不过我们都没有注意他,而是同时朝着棺材后面的东西看去,老爹不由的倒吸了口冷气,好半天他才呢喃了一句:“不应该呀!”

  我看着棺材后面是一个两人多高的,一米多宽的石洞,可是我们却过不去,因为整个洞口都被一个怪物堵住了,那怪物浑身都长着如同鱼鳞般的鳞片,青黑色的,每块鳞片都有拳头那么大,看形状倒像是一条蛇。

  我抬头看了看顶棚,画上东西的鳞片和这个倒是很像,这时我脑子里突然有个想法,这难道就是画中的那个东西?这个想法把我自己吓了一跳,但愿这东西已经死了,盘成这个样子。

  如果还不死的话,我们就真的完蛋了,这时刘大源也爬了起来,一看到这个东西吓得妈呀一声,跳到了我的身后,指着这个东西语无伦次的喊道:“蛟……蛟龙……”

  我一边扒拉着刘大源这只八爪鱼,一边举起桃木剑朝着石洞口的那个东西刺去,老爹他们没有阻止我,而是眼看着我一剑刺到了这只怪物是鳞片上,我赶紧自己刺到了铁板上,这东西异常坚硬,我用青铜剑一敲,砰砰砰的响着,如同一块铁板,地老鼠看了看疑惑的问道:“这不会是金属做的吧?”

  二叔看了下,肯定的说:“不是,这是真的双首蛟,这种东西是上古野兽,皮质可比生铁还要坚硬,只不过看这样子,不知道死了没有。”

  刘大源松了口气,以为没有危险,于是嘻嘻的笑着说:“这古墓都不知道多少年了,它被封了这么多年,不死才怪。”

  我老爹听了之后摇了摇头,眉头紧皱,刘大源见没人理他于是悻悻的笑了笑,就闭嘴了,我郁闷的看着这个庞然大物,没有像到费了这么大的事,最后还是没能找到出口,老爹拿着青铜剑试探着走到了棺材旁边,又说了一声:“不应该呀!”

  这回连我二叔都直皱眉头,我忍不住问道:“爸,什么不应该呀?”

  老爹看了我一眼说,你就没觉得这里的格局不太对吗?我点了下头,不过有些不以为意,我对古墓了解不多,但是这次遇到的两个墓都不合常理,所以我根本没有在意老爹的话,倒是地老鼠听了之后皱着眉头说:“的确,这里似乎本身就是一个阵法,不然哪有古墓还分层的。”

  这话说的我心里一惊,我朝着周围看了看,转头对他们说出了我猜测:“如果真的是分层的,那出口会不会在地底下?爸你们是从哪进到这里来的?”

  酷Z匠w网¤$正版、(首发

  老爹听了我的话之后,皱着眉头说:“直走,连一个弯都没拐,不过你们好像是从上面下来的,你们从哪到古墓的?”

  地老鼠平静的说,和你们一样,从那扇门进来的。老爹听了之后和二叔对视了一眼,面面相觑,他们虽然相信我们的话,但却难以相信。

  别说是他们,就是我,此时也觉得脑子一片混乱,我们明明是从同一扇大门走进来的,但我们却走到了不同的地方,还分成了两层,还能让我们不知不觉,这实在让我们无法想清楚。

  我们几个人都沉默了,老爹、二叔和地老鼠都眉头紧皱,而我和大源则茫然的朝着周围看去,好半天刘大源才惊诧的说:“妈呀,这棺材怎么被打开了!?”

  我们四个人都同时朝着旁边的棺材看去,果然,就在我们的注意力都放在石洞口的那个怪物身上的时候,棺材竟然自己无声无息的打开了。

  老爹朝着我和二叔看了一眼,我们立刻点了下头,跟着他摆出了三星驱鬼阵,可是当我们走到棺材口的时候,老爹拿着手电朝着棺材里面一照,里面什么都没有,老爹一看不由的低吼了一声:“糟了!”

  说完立刻转身,举起桃木剑朝着石室中四处张望,可能是受到了老爹的情绪感染,我也变得紧张起来,可是周围什么声音都没有,静的让人窒息。

  所有人意识到此时我们遇到了未知的危险,可是就这么等到十多分钟,周围仍然什么都没有,我感觉自己头上出了很多汗,我擦了一把汗,可是刚刚擦干的汗水没过多久,又感觉头上冒出了冷汗。

  我气愤的继续擦汗,连着三五次,连老爹都注意到了,转头疑惑的看着我,此时我已经有些晕眩,不过浑身还在不停的流汗,老爹一把拉住我正要擦汗的手严厉的说:“别动,再擦下去就要死了。”

  我一脸惊恐的看着老爹,此时老爹表情严肃,显然没有和我开玩笑,我赶紧脑子更加晕眩,刘大源急忙走过去扶住我,问道:“卿叔,晨子到底怎么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