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三符困龙

  地老鼠也不含糊,拿着我给他的几根红线狠狠的朝着那六具白骨猛地一甩,或许他的力道够大,六具白骨中,其中三具都被这家伙打得倒飞了出去,这三具白骨就朝着刘大源砸了过去,刘大源瞪大了眼睛,带着哭腔喊道:“唉呀妈呀!地老鼠你这是要我的命呀!”

  地老鼠白了他一眼,冷冷的喊道:“你丫的别那么多废话,快滚过来!”

  刘大源这才恍然大悟一般,连滚带爬的朝着我们,我也急忙用自己手中的红线甩向了另外几具白骨,不过之前被地老鼠打飞的那几具白骨又爬了起来,跑过去一把拉住了往我们这边爬过来的刘大源,恨不得一把将他拉到那个陷下去的那个宫格位置,我大声的冲着他喊道:“先跳下去!”

  刘大源眼中充满了恐惧,不过他丝毫都没有恐惧,快速的往下跳,我也没来得及看他是不是真的跳了下去,就看到一具白骨猛地朝我扑了过来,我眼看着它那双白森森的鬼手朝着我伸过来。

  最_n新章#节上!酷1匠3O网a

  我急忙朝着一边躲了一下,随后一发狠将红线勒住了这家伙的脖子,白骨不停的嗷嗷惨叫,一双白骨手胡乱的在半空中挥动着,似乎在做垂死的挣扎,可是我哪里会在这个时候放开他,过了大概三秒钟,这家伙终于不动了。

  这三秒钟简直比三年还长,我几乎是用尽了全部力气才摆脱这家伙,眼看着这具白骨趴在地上很快就变成了尘埃,我松了口气,急忙爬起来,这时才发现其中一具白骨正拉着刘大源。

  一看到这货的惨样就让我觉得无比蛋疼,他居然卡在了那个机关的位置,根本没下去,而且有具白骨正死死的掐着他的脖子,这家伙的脸在手电的照射下,变成了猪肝色。

  我一看如果在不救这家伙,他没准真的要归位了,我急忙跑过去,一把将红线甩在了白骨后背上,这家伙嗷的惨叫了一声,恼羞成怒的朝着我扑了过来,我心里一着急,狠狠的在刘大源的肩膀上踩了一脚,就听扑通了一下,此时这货应该真的掉下去了。

  几乎同时我就将那条红绳,缠绕在了朝着我扑过来的这具白骨的脖子上,这家伙也狠狠的掐住了我的脖子,我们就这么互掐着,这具白骨的爪子异常冰冷、僵硬,这种阴冷的感觉,让我毛骨悚然,或许是求生的本能,我也死命的勒住了它的白骨脖子。

  还好这家伙比我先挂了,我见它不动,急忙一脚将这家伙踢开,瘫坐在地上,不停的咳嗽,这时就听到地老鼠咒骂了一声:“妈的,快跑啊,再他妈歇一会就死了!”

  我心里一惊,这才想起来,周围貌似还有四只呢,于是急忙爬到了那个机关的位置,喊了声刘大源,刘大源立刻答应,他带着哭腔说:“晨哥你们怎么样了?”

  我急忙说自己要跳下去,让他躲远点,别砸到他。

  刘大源急忙答应,我转过头担忧的朝着地老鼠看去,恍惚间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玩命的朝着我这边跑,而身后则跟着四个走路怪异,但却飞快的家伙,我爬到旁边又停了下来,因为我看出地老鼠被这四个家伙的缠住了,虽然五金锁魂阵已经被破了,但这四个家伙要想杀掉地老鼠,可是非常有可能的。

  于是我急忙踉跄的跑过去,一把将红线全部摔在地上,同时摆上五帝钱,用矿泉水在地上画了符,时间太短,我也没有心思认真准备,准备完了之后,我朝着地老鼠喊道,快跑过来!

  地老鼠似乎朝着我转头看了看,随后朝半空中狂跳了一下,一把将手中的红绳都朝着那四具尸体,阵法中顿时传来嗷嗷的惨叫一声,我感觉整个空间都震荡了,地老鼠趁着这个空档跑了过来,而那四具白骨也彻底被触怒了。

  它们紧随着地老鼠跑了过来,我急忙冲着地老鼠喊道:“跳过来踩到阵法。”

  地老鼠反应也快,于是急忙狂跳了一步,跳到了我旁边,我急忙拉着他朝着机关的位置跑去,几秒钟之后,就听到几声嗷嗷的惨叫。

  地老鼠气愤的冲着我喊道:“丫的,你这家伙有这么厉害的阵法,为何不早点用!”

  我苦笑,要是那么容易就好了,刚才那么混乱的情况,我根本没有时间摆阵,不过这个时候我也懒得和他解释,一边跑一边冲着下面的刘大源喊了一声,随后想也没想就一下跳了下去,我刚跳下去一转身,就看到地老鼠站起我身后。

  地下的空间不大,我们刚跳下去,就看到一束手电光朝着我们找了过来,我用胳膊挡了一下,那束手电光立刻移动了一下,我冲着刘大源喊道:“大源你没事吧。”

  刘大源没有出声,不过我却听到了一阵脚步声,这脚步声我听着异常熟悉,俨然就是我老爹的,很快我就感觉到自己的后脑勺一阵剧痛,我痛的直抽冷气,移开手,正好看到老爹正一脸怒气的站起我旁边,生气的吼道:“你小子,怎么这么轴!”

  我讨好的笑了笑,不过什么都没说,转头看了看旁边,发现二叔正和刘大源坐在一旁,二叔的脸色有些苍白,我急忙转移话题问道:“二叔这是怎么了?”

  我老爹指了指周围说:“你二叔受了点伤,我们现在这是被困在这里了。”

  我这才朝着周围看了看,这里果然没有门,周围的墙壁都是紫红色的,有些像是红泥砌成的石室,地面也同样,我仰头看了看,这才发现顶棚上竟然画着一条龙,那是一条画在红色顶棚上的黑色长龙。

  不过这条龙狰狞异常,它似乎陷入了困境,奋力的挣扎着,看着极不舒服,我朝着石室中扫了一眼,这才发现西南角正立着一口棺材,没错是立着的,我对这些了解不对,这种棺材应该叫坐棺。

  按照葬经记载这样的葬法实在太不符合常理了,我老爹仿佛也看到我在盯着那口棺材,于是生气的说:“这里面一定是什么厉害的角色,我用九宫八卦推了一下,那个出口的位置,就在棺材的后面,可是……”

  我知道老爹要说什么,只要我们敢动这口棺材,那必然会惊动这里面的东西,那我们必然会遇到更大的麻烦,可是如果不动这口棺材的话,那我们就只能重找其他的路,上面的那个阵应该也没有别的出路了,难道我们只能被困死在这里了?

  这时我二叔轻咳嗽了几声,我老爹立刻紧张的走了过去,二叔仰起头冲着老爹摇了摇头说,没事。老爹这才放心,我叹了口气,急忙拿出青云罗盘朝着棺材走去,我在棺材旁边饶了几圈,青云罗盘的指针晃悠了几下。

  这细看之下心里顿时一惊,也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青云罗盘几乎快要转动的报废了,这得有多大的磁场呀?我深吸了口气,立刻朝后狂退了几步,吓得不轻。

  地老鼠看到我的表情也不由的退到了刘大源那个位置,显然他也知道那里有危险,刘大源歪这头试探着问了我一句:“晨哥,你不是擅长摆阵吗?摆个阵困住它,然后咱们搬开了棺材逃走行不?”

  地老鼠如同看着白痴一样看着他吼道:“你丫的以为那里边装的是上边的白骨吗?还摆个阵困住,你丫的给我困个试试。”

  刘大源伸了伸舌头,吓得没有说话,我二叔叹了口气说,晨子你真是不该下来。我苦笑了一声,什么都没说,就坐在刘大源的旁边,我身旁立刻感觉到有个东西挨着我坐了下来。

  我疑惑的转头一看,这才发现红儿正一脸平静的看着我,它的眼神平静,我从它的眼中看不出任何情绪,我转过头问它能不能看出什么?红儿转头看着那口棺材,茫然的摇了摇头说,看不到。

  我错愕的看了看它,不过见它的样子也不像是说谎,这是它头一次和我说不知道,我没有办法,也只好闭嘴。我坐在地上,绞尽脑汁想着办法,毕竟我们是千辛万苦的才走到现在的。

  我可不想如此窝囊的被困死在这里,这时我的脑子里灵光一闪,我又再一次朝着那口坐棺看去,这是一口金丝楠木的棺材,上面画着很多铭文,显然是为了镇住这口棺材里面的东西刻上去的。

  此时它就很平静,或许就是因为这些镇住它的铭文,如果我们能用同样的方法镇住它,将它永远锁在这口棺材之中,我们自然就能顺利离开了,这突然让我想起了之前在一本书中看到过的一种阵法——三符困龙阵。

  这个阵法我也仅仅只是看过,根本没有实践过,可是现在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了,于是我急忙将自己想法告诉了老爹,老爹听了我的话之后,一脸错愕的看着我,问道:“你这是在哪里学的?”

  我急忙从包里拿出了一本书,说:“这本书还是在姑姑家那堆书中找到的,这不是你帮我带到我表姑家的吗?老爹拿着这本书仔细的看了看,惊愕的问道:“我哪有拿书给你呀?”他的话一出口,就轮到我茫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