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逃生石洞

  我脚下一滞,心里猛地像是被一根尖刺刺到了似的,顿时一阵剧痛,还好地老鼠反应的快,他一把拽住我的胳膊,快步往山洞里面走,身后不时的响起凄厉的惨叫声,犹如夜枭般凄厉刺耳,我皱着眉头和地老鼠朝前跑了十多分钟,才摆脱这阵声音。

  这时红儿跳了出来,它一把揪住我的耳朵,我痛的直抽冷气,想要挣脱它,但是这小家伙抱着我的脑袋就是不松手,我生气的冲着它喊道:“红儿你敢什么!快放手!”

  红儿听了我的话,手上的力度稍微轻了一点,不过还是没有松手,这时地老鼠走到我的耳朵边仔细的看了看,才转头说:“别动,你的耳朵好像是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都肿了。”

  红儿也不说话,仍然用自己的小手死死的揪着我的耳朵,那力度简直就像是要把我的耳朵揪下来似的,我痛的眼泪直流,大概过了十多分钟,红儿才松开我的耳朵,松了口气说:“还好毒性不算太强,不然就真的没的救了,卿晨里石壁远一点。”

  我连忙点了下头,顺手抹了一下脸上的泪水,这才想起来好像走了这么久都一直没有见到刘大源,于是我急忙朝着周围看去,可是目及之处空无一物,刘大源就像是人间蒸发似的,再没了踪迹,我心急如焚,可是又无可奈何。

  地老鼠看了看周围说,这里还指不定有什么邪乎的玩意呢,咱们还是先离开再说吧。我犹豫了一下,虽然有些不甘心,但刚才的疼痛还令我心有余悸,于是我立刻跟着地老鼠朝着石洞的深处走去。

  开始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可是走的久了,就觉得脚底板越来越痛,坚硬的石头时不时的隔着鞋底,每走一步,觉得脚下极不舒服,期间遇到了好几处岔道口,红儿都认真的帮我们指了路,虽然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不过我已经辨别不出现在的方位了。

  耳边除了鞋底和石头摩擦产生的咯咯的声响之外,就在没有别的什么声音了,咬着牙坚持走了半个来小时,红儿突然叫出了,我停下脚步疑惑的看着它,就看它侧着头似乎在听什么。

  地老鼠转头看了看我们,也侧着头听了一会说,前面应该有东西。说着就拿出了一直揣在包里的枪,拉开了保险,我心里不由的一提,也下意识的握紧了自己手中的匕首,地老鼠之所以用东西,是因为他不确定前面究竟有什么,这让我心里非常没底,而且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这时地老鼠已经试探着朝前走去,我转头看了看身后幽深的石洞,不禁打了个寒噤,急忙跟上,很快我们就到了那个发出声音的地方,就连我也听到了那真奇怪的声音,似乎是有人在重重的喘息。

  我鼓足勇气用手电一照,不由的呆住了,只见不远处有一个满头漆黑,比正常人打上一圈的东西正背对着我们靠在墙上。

  这家伙身上似乎披着什么东西,也是黑色的,在手电光的照射下隐隐的能看出。

  似乎是什么动物身上的纹路,看上去异常诡异,我们放轻了脚步朝前走了几步,结果还是被这个家伙发现了,他猛地从朝着我们扔过来一个东西,我和地老鼠急忙躲闪,随后回头一看,竟然是一条小蛇。

  这蛇还活着,在地上不停的蠕动,地老鼠眼睛瞬间就变成的血红,暗啐了一口,直接端起枪朝着那家伙的脑袋直接就是一枪,只听啪的一声响就听前面嗷的惨叫了一声,我心里一惊,这不是刘大源的声音吗?

  抬头一看,就见不远处那个诡异的家伙正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我这才看到,这货头上带着的是一个防毒面具,不过现在已经被地老鼠给打碎了,刘大源蹲在地上大声的喊着:“好汉饶命呀!好汉饶命!”

  地老鼠正在气头上,走过去冲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生气的吼道:“丫的,装神弄鬼!”

  刘大源似乎听出了地老鼠的声音,抬头一看,发现是我们两个,立刻跳起来扑到我旁边带着哭腔喊道:“晨哥原来是你们呀,吓死我了!”

  此时这家伙的脸上布满了鼻涕眼泪,看上去异常滑稽,我忍住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调侃道:“看吧,无论是僵尸还是妖怪,都喜欢你这样的。”

  刘大源一听这话,立刻我住嘴朝着我们身后的石洞看去,发现身后没什么声音,这才长舒了口气,缓缓的靠着墙壁坐下一脸疲惫,地老鼠本来还想再骂他几句,结果被我给制止住了,地老鼠白了他一眼,就没再说什么,休息了大概十分钟,我转头问刘大源:“你这家伙,干活不帮忙也就算了,没事乱跑什么?”

  刘大源瘪着嘴一副很委屈的样子,想反驳,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地老鼠这回彻底火了,直接冲过去抓住他的衣领吼道:“你丫的知道我们遇到多危险的是吗?你自己想死也就算了,还要拉上我们!”

  刘大源似乎很畏惧地老鼠,被他这一吼,吓得浑身一哆嗦,我无语的看了眼他们两个,急忙将他们拉开,刘大源嘟囔了一句:“晨子我要是说了,你可别生气。”

  我茫然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说吧,我保证无论是什么理由我都不会掐死你!刘大源犹豫了一下说:“你们搭棚子的时候,我看到卿叔了,是他让我引你们进来的,他说这洞里只有一只百目鬼,你能应付,所以让我引你进来,这样一来,你就赶不上他们了。”

  我铁青着脸看着刘大源,胸中立刻燃起一团怒火,我冷冷的对刘大源说,现在我改主意里,我想要立刻掐死你!

  说着我立刻冲过去,刘大源吓得急忙躲闪,不过也不敢跑的太远,估计他也不敢自己再呆在这里了,我生气的冲着的吼道,你明知道我们来这里是干什么的,你到底是在帮谁!

  刘大源被我骂的哑口无言,要不是地老鼠一直死死的拉着我,或许我早就冲过去狠狠的在这头肥猪的脸上来几下了,好半天我们三个才缓过气来,地老鼠犹豫着转过头问道:“你打算怎么办?回去的话,一定会路过百目鬼那里,如果现在它挣脱了你的阵法,我们就完蛋了,可是前面的路我们都不熟悉,就这么贸然往前走的话,说不定还会遇到危险。”

  我点了下头,他说的这些我都想到了,所以我才更加气愤,气刘大源,同样更生自己的气,不过先一切都晚了,冷静下来,我转头问红儿:“仔细看看前面有没有出路?”

  红儿瘪这小嘴说:“没有,前面的有股难闻的味道,比这里还难闻,有好多尸体。”

  我点了下头看到红儿顺手给我们指出了一个方向,说:“这里是最危险的地方,不过也只有这里看上去还能出去,其他的都是死路。”

  我叹了口气,招呼地老鼠跟我走,刘大源见我没有理他,也知道是自己有错在先,什么都没说,就颓然跟在最后,周围又恢复了死寂,我脚底被咯得生疼,不过始终都坚持不敢靠近石壁。

  不然说不定那时又有一个什么东西蛰到我的耳朵上,我们三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就这么闷声不响的往前走,如果是在平时的话,走这么远的路,刘大源早就嚷嚷着要休息了,但现在他也知道我没消气,只好忍着脚下的疼痛跟在我了。

  也不知走了多久,我对时间的感觉都已经有些麻木了,就听地老鼠突然冲着我们喊道:“快趴下!”

  C6更新'm最u.快上#酷x匠|网¤}

  说完自己也立刻趴在了地上,我们不明就里,不过唯一知道的就是周围一定有什么危险,于是我想也没想就跟着趴在了地上,紧接着就听到飕飕几声,夹在着冷风从我们的头顶飞了过去。

  我转头一看,居然是箭弩,有一个根直直的插在了刘大源那件披风上,他试着动了一下,没有想到那只箭扎的很深,根本拔不出来,我们三个费了好大的劲才将那只箭从地上拔出来。

  地老鼠看了眼箭头说,这这种箭是商周时期周朝发明的,射程远,而且箭头异常锋利,如果刚才被它射中的话,估计现在早就没命了。

  我和刘大源听到之后,都不由的倒吸了口冷气,刘大源擦了把冷汗说:“你们说……这个洞是不是,额……”他看了我一眼,见我没理他,于是试探着对地老鼠说:“是不是通向那个古墓的?”

  地老鼠听了之后点了下头说,这倒是有可能,我之前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看着周围的石壁,这里应该是被打磨过的,可是前面却是纯天然形成的,或许是这里修建古墓的工匠为了逃命才建造了这里。

  我听了之后用手电照了一下,果然这里要比我们刚刚经过的地方窄小许多,我心里暗自窃喜,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说不定我们能比老爹更早进入古墓。

  可就在这时,地老鼠惊愕的说:“奇了,难道它们没有逃?”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这才发现就在我们不远处,正密密麻麻的到这很多具尸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