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三个同时看到了这只乌鸦,刘大源急忙操起附近的一块石块朝着那只乌鸦扔去,嘴里喊道:“哪来的乌鸦,真是晦气!”

  x#酷;x匠网永久4免)a费:看!小Iq说V

  这石块精准的打在了乌鸦的翅膀上,乌鸦呱呱大叫了几声,扑通一下就飞了几下,呱呱声也渐渐的消失在半空中,而我们三个的心情却永远都无法平静了,我隐约的有种不祥的预感。

  于是急忙招呼着还在一旁发愣的两个人,赶紧拎着自己的东西继续赶路,地老鼠和刘大源估计也意识到哪里不对劲,所以谁都没有抱怨就尽快跟着往前走了,一晃走到下午。

  我们正走到山顶上,太阳火辣辣的照下来,虽然还不到夏季,带着几乎能把人烤熟的热度,如同蒸炉一般,让人浑身燥热。

  我们三个都有些受不了了,最后还是地老鼠提议在原地搭一个棚子休息一下,等到太阳没那么毒了再继续走,不然我们三个都会中暑,那就真的没发往前走了。

  我和地老鼠停下来大棚子,烈日下干只要稍微一动就会觉得浑身汗津津的,搭了半个小时我们才将棚子搭好。

  我擦了把汗转头冲着之前刘大源呆的地方喊道:“大源,过来休息下。”

  但是却半天没有半点反应,我疑惑的转过头又喊了一声:“大源!刘大源……”

  连着喊了十几声,刘大源都没有半点反应,我的心顿时像是被紧紧的揪了一下,急忙转过头招呼地老鼠找刘大源,地老鼠先是一愣,随后急忙拎着东西跟着我走出棚子,烈日炙烤着山顶上的为数不多的树,山顶上几乎没有什么能够遮挡阳光的地方,所以放眼望去,根本看不到任何人影。

  我茫然的朝着周围看了看,心里充满疑惑,刘大源虽然胆小,但他并不傻,还不至于临阵脱逃,不过若是让我相信他会凭空消失,那就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一想到这里我就心乱如麻,地老鼠也朝着周围看了看问道:“这胖子能去哪?真是不让人省心!”

  我摇了摇头,一脸茫然,这时我的包里突然有东西动了几下,我疑惑的将包拿下来,这才发现是红儿在动,我将红儿放出来让它找找刘大源的位置,却没有想到红儿出来之后,立刻皱着眉头说:“这家伙掉坑里了!”

  我和地老鼠对视了一眼,我急忙让红儿给我指出刘大源掉下去的位置,红儿冲包里跳出来,急忙朝前走去,我和地老鼠急忙拎上自己的东西跟上红儿,红儿犹豫了一下,似乎有些顾虑。

  不过很快它就瘪这小嘴快步朝前走去,我们也急忙跟了过去,走了大概十几步之后,红儿指着平地说:“诺,就是这里。”

  地老鼠拿出一把洛阳铲朝着地上戳了一下,却根本没有触到底,似乎这里有一个深洞,可是从我们眼中看去,这里和其他的平地没事区别,我心里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于是我急忙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瓶,小心的将瓶子打开,这东西是八爷给我们准备的,开始的时候我没有打算带着他给我的东西,可是我仔细翻了一下,发现这里面还有不少能用上的东西,于是鬼使神差的带上了,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居然还能用到,地老鼠一看到我拿出这个东西,皱着眉头问道:“牛眼泪?”

  我点了下头,滴出几滴抹在自己的眼皮上,把剩下的递给了地老鼠,地老鼠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抹了几把,我闭上眼睛等了几秒钟,这才又睁开眼睛,果然周围的环境变化了很多。

  此时我们面前多出了一个直径两米左右的坑,周围荒凉枯败,如同一个死地,我低头一看,惊愕的发现地下居然有一双淡蓝色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我们,这种眼神冰冷诡异,毫无神采,看的我头皮直发麻。

  我急忙朝后退了一步,意外的踩到了地老鼠的脚,地老鼠哆嗦了一下,显然也被这下面的一双眼睛吓了一跳,我深吸了口气,转头问红儿:“红儿,你看出那下面的是什么吗?还有你确定刘大源掉下去了吗?”

  红儿歪这头想了想,随后沮丧的说:“我不知道它叫什么,不过长得挺好看的,可是它好像很危险,除了头之外都被吞到了怪兽的嘴里,还有我能够感觉到那个胖子在下面。”

  地老鼠疑惑的看了我一眼,随后问道:“现在有股杀气,咱们还下去吗?”

  我惊愕的看了他一眼,地老鼠眼神冰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平静,这种平静让我有些不寒而栗。不过细想想就清楚了,地老鼠本来就是个盗墓贼,这种人生性冰冷,视人命为草芥。

  刘大源跟他又没有什么利益关联,地老鼠自然不想为他冒这个险,可是对我来说,刘大源可以算是我的莫逆之交,所以我不可能不救他,于是我转头对地老鼠说:“不然你先到棚子里等我们,我自己下去就行了,如果我们四天之后还没有上来的话,你就不用等我们了,更不用下去。”

  地老鼠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不过最后还是点了下头,随后头也不回的往回走,我深吸了口气,点起一个火把扔了下去,火光顿时照亮了黑洞下面的场景,不过令我惊愕的是,现在什么的没有,刚才那双眼睛不见了!

  我心里一惊,突然有些不知所措,我犹豫了一下,目测了一下大概的距离,最多只有三米左右,就算这么跳下去,也不至于摔死。于是我握紧手里的包纵身跳了下去,就在我跳下去的瞬间,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喊声:“别跳!”

  可是已经晚了,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到底了,红儿从我的包里抱出一只打手电,打开之后朝着周围照了照,我这才看到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七条岔路,每一条都朝着黑暗延伸过去,根本看不到尽头。

  然而我却没有见到刘大源的影子,而我却不能大声招呼刘大源,毕竟这下面有什么我和红儿都不清楚,如果贸然出声,没准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周围一片死寂,安静的有些令人窒息。

  尽管头顶上就是一片灼热的也阳光,但此时我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不知为何,从刚进入这里的时候开始,我就感觉到周身发冷,也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突然传来碰的一身响声,我急忙转过头去,才发现地老鼠已经背着包站在我身后了,我疑惑的看着他,问道:“刚才是你喊的?”

  地老鼠无语的看了我一眼,说道:“难道这里还有别人吗?我是像告诉你,你丫的居然没带吃的就自己跳下来了!”

  我苦笑了一声从地老鼠的手里接过一包吃的塞进包里,就听红儿笑声凑到我耳边说道:“它走了。”我听了之后疑惑的看了看周围,随后问道:“能感觉出刘大源在哪吗?”

  红儿让我朝着那那些洞口靠了靠,歪这头朝着周围看了看,随后伸出纤细的小手说:“应该是这条,从左边数第三个洞口。”

  我点了下头,对于红儿的能力我一直深信不疑,于是急忙朝着左边的第三个山洞走去,地老鼠立刻随着我走了进去,一进洞,地老鼠就冷冷的冒出一句:“这里的血腥味真重。”

  我听到之后猛地吸了口气,但却什么都没有闻到,不过心里却紧张的不行,我害怕刘大源会出什么危险,地老鼠看到我一脸紧张的样子,好笑的说:“不用这么紧张,这血腥味并不新鲜,应该不是最近才又的,还是快走吧,不然一会就真的要死人了。”

  我点了下头,急忙快步往里走,这个洞像是天然形成的,周围没有任何打磨痕迹,周围漆黑一片,寂静的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脚步声,踩在石头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这里不知通向哪里,不过我和地老鼠都猜测着前面是有路的。

  自从进来之后,我们就能感觉到阵阵冷风顺着山洞的深处不断的冒出来,犹如一把把尖刀刮在脸上,这里的温度顶多在三度左右,期限我们还没有什么感觉,可是走了一会之后,就立刻感觉到浑身冰冷。

  这种寒意似乎是直接渗进人的心里的,冷的使人直打寒噤,我实在受不了,于是急忙拿出一跟从拿出之前扔进洞里的木棍点燃了,火把顿时发出橘色的火光,我们都不由的靠近火把,接着火把的温度,坚持急促朝前走。

  又走了一会之后,周围越来越冷,我们都已经将带的所有的衣服都披在身上,可是还是觉得冷的不行,地老鼠低声咒骂了一句:“妈的这什么鬼地方?外面热死人,里面却和冰窟似的!”

  我没有说话,不过却和地老鼠想的一样,这时地老鼠突然停了下来侧着耳朵小声说:“你有没有听到什么特别的声音?”

  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也侧着耳朵听了一下,果然在听到在距离我们不远的位置,我听到一阵哗哗的声响,似乎在大力的拖着某个东西朝前走时发出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