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土地庙

  我拍了下地老鼠的肩膀苦笑着说,别激动,这是我家红儿。地老鼠听了我的话之后,顿时瞪大了眼睛,随后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我没有理会他的表情,转头问红儿:“我不是让你跟修罗、卿红他们一起呆着吗?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红儿撅着嘴看了我一眼,忽悠一下飘到我旁边说,还不是卿红姐姐说你会有危险,才让我赶过来帮忙的。我点了下头,这时刘大源也走进了屋子里,那了一大包的吃的。

  我们急忙把东西都分了分,每个人带点,吃了些东西,就急忙去吃了些东西,然后和刘大源、地老鼠一起除了徐刚家的门,徐刚将我们送到了门口,眼神复杂,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我光顾着去追我老爹和二叔,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徐刚的表情,之后想了想,估计那个时候他已经猜到我们是去做什么了,只是还不确定而已。

  我们当时只是和徐刚说要去那个土地庙看看,也就趁机上了山,徐刚详细的告诉了我们去土地庙的路,我们就急忙朝着土地庙走了过去,连日大雨,山路本就难行。

  我们没了地图对这一带又不熟悉,走的很慢,走了三个小时才走到一片荒树林,地老鼠还好,可是我和刘大源都已经走不动了,刘大源擦了把汗,气喘吁吁的朝着地老鼠摆了下手说:“地老鼠,歇……歇会再走吧。”

  地老鼠白了他一眼,不满的看着已经坐在地上的刘大源,我苦笑了一声,随后我转过头无意中朝着一棵树看了一眼,不由的愣住了,那树上竟然有一个符号,我看的非常眼熟。

  走到近前一看,心里不由的一惊,随后立刻朝着身后的地老鼠和刘大源喊道:“别歇着了,快离开这里。”

  说着我就急忙往另外一条路跑去,刘大源和地老鼠对视了一眼,都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不过却都听从我的话,跟着我朝另一条路跑了过去,连跑了半个小时我才停下来,扶着腿喘息,刘大源则直接跌坐在我旁边,埋怨道:“晨子你发生疯呀,我从来就没见你跑这么快过!”

  我苦笑了一声转过头,发现地老鼠也正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我靠着树坐下,用树枝在地上画出一个符号,地老鼠看了一眼说道:“这不是那棵树上刻着的符号吗?什么意思?”

  我点了下头说,这是我们家用来勘测风水的时候做的记号,每一种记号都有不同的含义,而这个记号的寒意是大凶,已经就是我们刚才呆的那个地方非常危险。刘大源擦了把冷汗说,难怪你会跑的比兔子还快,不过那里好像是我们到达土地庙的必经之路呀。

  我点了下头,站起身朝着周围看去,想要再找找一些特殊的符号,不过找了半天也什么都没有找到,我失望的坐在地上,地老鼠也朝着周围看了看,时不时的翻找起了周围的,而我和刘大源则茫然的他,根本不知道他在找什么,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地老鼠才冷笑了一声说:“你老爹还真谨慎,看来是故意不想让你跟过来呀。”

  我疑惑的走过去,发现草丛下面,居然还出现了几个杂乱的脚印,我急忙走过去用自己的叫比对了一下,发现这脚印和我老爹的脚差不多大,而且还看上面的纹路也和老爹穿的登山鞋一样。

  我心里一阵窃喜,看来他们之前就是走这条路的,脚印已经干了,他们应该已经过去很久了,一想到这,我心里立刻着急了起来,于是转过头冲着刘大源喊道:“大源快起来走了,我爸应该过去很久了。”

  刘大源不情愿的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不过还是拎着包慢慢悠悠的走了过来,抹了把脸上的汗一脸苦相,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拉着他继续往前走,地老鼠也跟着我往前走,又走了两个小时,我们面前突然出现在了一座小庙,这小庙青砖红瓦,古色古香。

  不过看上去至少建成几十年了,经过了岁月的侵蚀,有些地方的漆都掉了,墙面上斑驳,有些破旧。我抬头看了眼,小庙的牌子上写着三个字:土地庙。不知为何,我看到这座庙的时候,心里突然有些怪异的感觉。

  正犹豫的要不要进去,就听刘大源说:“这里还真的有座土地庙啊,赶紧进去休息了一会吧,真是快要累死了,晨子走啊,别愣着啦。”

  刘大源发了半天牢骚,一转头发现我正在发呆,于是一把拉住我的胳膊,不由分说的往里走,我还没等反应过来,刘大源就已经用力推开了门,门咯吱一声被推开了,发出一种令人牙酸的声音,里面是一个破败的小房子,上面异常破旧荒凉,迎面就飘来一阵发霉的味道。

  我也确实没有发现有什么危险的地方,于是就跟着刘大源走了进去,地老鼠也随后跟了进去,咯吱有把门给关上了,我们慢慢走进了小庙之中,正对着门的是一个小供桌,供桌上供奉着两座神像,一个老头,一个老太,看上去应该是土地公和土地婆。

  地老鼠看到之后,我和刘大源都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休息,而地老鼠则从包中拿出一捆香来自己点着了几根,剩下的递给我们说:“都拜拜。”刘大源也比较迷信,所以没说什么,接过香就跟着拜了起来。

  我也接过香站起身还没等拜,就看到那个土地婆突然冲着我诡异的一笑,我不由的倒退了一步,又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土地婆,发现他们又恢复了原样,我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却发现这土地公和土地婆都穿着大红的衣服,看上去有些别扭,我疑惑的看着它们,按照我的印象,土地公和土地婆都不会穿着大红的衣服的,难道是这里的特殊风俗?我摇头苦笑,象征性的拜了几下,将香插在一个丑陋的泥香炉里。

  在土地庙之中待了一会,我的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这两尊泥像,越看心里越不舒服,地老鼠几次想要和我说什么,但最后却什么都没说,我们几个休息了将近半个小时,我实在不想再呆在这里了,于是转过头对另外两人说:“咱们还是走吧,我总觉得这里有些不对劲。”

  刘大源听了我的话,急忙将手上剩余半块牛肉块塞进嘴里,惊恐的说:“哪里不对?”

  说着还瞪着两只小眼睛警惕的朝着周围狂看,而地老鼠则平静的看了我一眼,随后拎起包说,那走吧。我也拎起包拉着拉刘大源,刘大源这才拎起包站起身,急忙跟上我和地老鼠,生怕我们会扔下他,出了土地庙,地老鼠又在一个草丛中找到了我老爹的脚印。

  我们确定了方向急忙朝着那个位置走去,山村的土路异常泥泞,小路山还好,但一到附近的树林中,道路就变得更加泥泞,因为照不进那么多的阳光,很多地面上还汪着水,脚下异常湿滑,也因为如此,我们才很容易的找到了几处老爹他们的脚印。

  我们倒不至于跟丢,尽管这片树林不大,不过我们也走了将近两个小时才走出树林,身上的衣服都被低矮树叶上的雨水给刮湿了,湿湿的衣服贴在身上,异常难受。

  我们刚一出树林急忙找了一个阳光充裕的地方,脱下衣服,又换上干净的衣服,反正这个时候也没有女人在身旁,我们三个几乎脱光了,因为已经身上的衣服早已从头湿到脚了,忙活了一阵了大概一个小时,又吃了些东西,才缓过来,刘大源苦着脸说,这还没有到地方,怎么就要遭这么大的罪,晨子咱们真的要去吗?

  更◇新最h快上酷_:匠网h

  我回头白了他一眼,他本来还想劝我,但一看出我脸色不好,于是瘪着嘴开始吃牛肉干,不再说话了。地老鼠提醒我们说,不能吃太多,不然一会,会走不动。我郁闷的转过头,发现刘大源正脸色苍白的朝着周围张望,我犹豫一下说道:“大源,来这里的确有些冒险,如果你不想进去的话,不防就在外面等着我们行不,如果我们七天还不出来,你就帮我报下警就行了。”

  刘大源听了我的话,瞪大了眼睛想要和我发火,不过想想又泄了气嘟囔道,我什么说不去了,我就是想着卿叔那么厉害,也许我们去哪里本身就是多余的。我拿着牛肉干吃了几口,什么都没说。

  不过心里却隐隐的有些不安,但愿我们还能在他们下地的时候赶上他们,鬼老曾经说过,只有我才能安全的带走那些东西,所以我有预感,如果我不去的话,他们会有危险,想到着我抬头朝着远处看去。

  远处的陌生的山脉阻隔了我们的去路,山上隐隐有有些雾气,朦胧不清,根本看不清那些远处的境况,这时我们身后突然出现了一阵呱呱的叫声,声音沙哑,我急忙转过头心里不由一惊,只见上一只乌鸦却落在树杈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