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迅速找过头朝着古宅看去,发现那些之前还奋力堵在缺口处黑影都朝着一个方向飞去,而那个方向已经聚集了很多黑影,我顿时明白了修罗的意思,这种合体我之前也见到过在古墓中,那是我也是耗费了耗费了很多力气才解决的,那是才只有六个。

  而眼前何止六个,至少有十六个,我苦笑了一声,急忙快步走过去,想要趁着它们还没有成功之前干掉它们,结果却被修罗拉住了,卿红皱着眉头说,你现在去的话,一定比它们任何一个都死的更快。

  我无语的看着古宅,心乱如麻,反复看了看古宅,我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说道,我有办法了,引天雷!我兴奋的冲着修罗和卿红,他们听到这三个字之后,眼中都闪过了一丝惶恐,不过仅仅是一瞬间,修罗就平静的问道,要怎么做?

  他的神情平静,让我莫名的心安,我点了下头,拿出一把匕首鼓足勇气猛地朝着自己的胳膊划了一下,鲜血瞬间从动脉中喷涌而出洒在地上,我们走站着的这个位置是我来时就已经选好了,这里是阳气最足的一个地方。

  我必须借助这里的这样的一个地方,才能做出一个聚阳阵,卿红嗷的尖叫了一声,试图帮我止血,神情激动的喊道,你疯了吗?这样会死的!

  不过她还没有跑过来就被修罗拦住了,修罗平静的看着我说,将军在摆阵,你不要打扰他。

  说着就朝我看了一眼,我从他的眼中看出了一丝担忧,我心里一暖,他们对我毫无所图,却能在我最危险的时候陪在我的身边,我苦笑,脑子有些晕眩,我低头一看满地的鲜血应该够用了。

  于是我急忙拿出一张止血符止住血,我急忙拿出八块石头摆在八个不停的位置,用自己的阳气催动,启动了聚阳阵,同时让卿红和修罗都站在阵内,催动阴雷符,我从没做过这种事,所以对于这些也不甚了解,也只能拼尽全力,还好这次我成功了。

  连着用了两张阴雷符之后,天空骤然由晴转阴,不一会就开始打雷,天雷轰隆隆的响彻在整片荒宅之中,我朝着那些古宅看去,古宅中的灰影都不停的逃窜,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而那团黑影则不断的攀升,似乎还在互噬着。

  我顿时恶寒,这得有多种的怨气才能达到如此地步,这时天际突然搭了一个闪电,我心里一颤,那道闪电中竟然带着一抹红光,如同鲜血一般,轰隆隆的几声,直直的朝着那团巨大的黑影射去,这团黑影似乎发现了什么,想要挪动,却无法动弹。

  几条还没有加入它们的黑影迅速的逃窜到了别处,唯独那一大串黑影被闪电劈中,骤然黑烟滚滚,响起了无数凄厉的嘶吼声,这声音残忍诡谲,犹如一根钢针扎进了脑子里,刺骨的痛,这阵痛使我险些摔倒,还好被修罗扶住,或许是流血流多了,我的头始终很晕。

  修罗担忧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将自己的手放在我的头上,很快我就能感觉到一股热量从我的头顶流入身体,我顿时感觉精神了不少,睁开眼睛,我惊愕的看着修罗,而修罗则仍在是那种八千年都不会变的面瘫脸,不过我仍然好奇的问:“你这是内功吗?”

  修罗看着我的眼中多了一份诧异,不过什么都没说只是摇了摇头,就朝着古宅看去,古宅中已经彻底的“干净”了。

  我抬头看了看天空,此时已经日落西斜,天边挂着几抹晚霞,看上去有些许暖意,我松了口气,以为事情都被解决了,剩下的只要进去找东西就行了,于是急忙招呼着卿红和修罗往古宅里走去。

  咯吱……

  古旧的木门依旧发出一个惨叫声,我挣脱了修罗扶住我的手,快步的走了进去,朝着正对着自己的古宅走去,修罗和卿红紧跟着我,似乎还怕我会突然消失,我苦笑当时还觉得他们太过紧张了。

  可是后来的发生的事我让我明白,是我太冲动了,才差点使自己陷入绝地,如果当时我稍微谨慎一点,或许我就不会险些丢了性命,这一次因为没有百岁魔童的阻拦,我们很顺利的走到了古宅的门口。

  我抬眼看了看,这是一座很气派的仿古楼,它结合了西方和东方两种不同的建筑风格,不过看上去却设计的非常高雅,完全没有一丝俗气感,在洛阳有不少好的古典式建筑,不过我刚说这是我见过的最气派的一座,到处都是精美的雕花,就连两扇紧闭着的大门上,也是用木质雕花,看上去异常精致。

  我试探着伸手推了一下门,不知为何手触到门上的一瞬间就感觉一阵冰冷的感觉,我狠狠哆嗦了一下,手还是不自觉的推开了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同时一阵寒风吹来,木门被风扫过,吱呀吱呀的来回摇摆,听上去异常诡异。

  我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我犹豫了一下,不过费了这么大的劲才走到这里的,我可不想就这么退缩,咬着牙我将脚迈进了门槛,瞬间就有一股阴寒之气扑面而来,我心里一惊,脑子里闪过一丝疑惑,难道这里的阴魂还清理干净吗?

  这个念头在我脑子里只一闪就被我否定了,刚才打了那么久的天雷,方圆百里没有被超度的亡魂都应该被打散了,这里又怎么会有这么重的阴气呢?我疑惑的朝周围看了看。

  这屋子很大,空旷荒凉,屋子到处都落满了厚重的灰尘,一幅画斜斜的挂在墙上,背对着墙挂着,随着寒风摇曳着,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似的,我好奇的走过去,抬手将照片翻了过来。

  照片上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她穿着淡粉色的旗袍,挽着高高的发髻,看上去极为清丽,她浅浅的笑着,眼波流动,上面还有一个名字——灵素。

  不过这人却让我心里一惊,它分明就是头一次进入古宅时被怪物成为贱人的那只女鬼!

  我急忙松开那幅画,然而就在同时,砰的一声门就被大力的关上了,周围阴风阵阵,哗啦啦的想了一阵,随后整个屋子里都传来空灵凄厉的哭声,这声音从地面八方传来,声音诡异刺耳,我感觉心烦意乱,脑子里像有无数只苍蝇在不停的飞舞,恍惚间我眼前似乎有一道黑影闪过。

  我还没看清楚这东西的样子,这家伙就从我的身边一闪而过,我茫然的看了看自己的身后,就听卿红厉声喊道,卿晨小心!

  我急忙转过头,就看到一道白光从我的眼前闪过,几乎是贴着我的鼻子飞过去的,白光飞过的瞬间我就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我急忙转过头才发现自己的身后一团黑烟在不停的扭动。

  /最&新(章K节O^上酷匠Dw网

  黑影中恍惚间显出一个人形,长发披散,像是一个女人,这使我突然想起照片上那只女鬼,惊愕的看了面前这团黑气,我疑惑的说道:“灵素?”地上不断挣扎的黑影听了我的话之后,不由的一愣。

  我果然没有猜错,这家伙是这里最厉害的鬼,所以它才能预料到我会招引天雷,及时逃走,还想借助这里的地势杀掉我,我苦笑,不明白一个女人死的时候该有多重的怨气,至于至死都还无法释怀。

  不过这女鬼仅仅是一愣,之后就迅速站了起来,它死死的盯着我,眼睛血红,披头散发,穿着一件血红色的旗袍,面目青黑,周身都被一团黑气笼罩着,此时它正恶狠狠的看着我。

  那中眼神冰冷刺骨,看到这双眼睛的瞬间,我顿时浑身冰冷,胸口压抑,甚至有种窒息的感觉,它冲着我各个的冷笑了几声,随后飞速的飘着我飘了过来,伸出青黑色的修长双手猛地朝我的脖子掐了过来。

  我急忙朝后狂退了几步,本能的拿出平时摆阵的用的青铜剑朝着女鬼刺去,女鬼冷冷的看着我,连连冷笑,我有些发怵,脑子一片空白,最关键的时候,卿红终于出手了,她冲过来直接和女鬼扭打在了一起。

  我看清醒段时间内根本分不出胜负,我退到修罗身旁疑惑的问道,你刚才的飞镖分明已经打中了女鬼,怎么现在不用了。修罗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说,因为刚才那上面有将军的血才管用,不然对我的飞镖对灵体的杀伤力是不大的。

  我点了下头头一次知道自己的血还这么金贵,这也使我有了信心,一狠心咬破手指在剑身上画了一道驱鬼符,又在修罗的兵器上画了一道驱鬼符,我和修罗说好,丹田是一个人的气运所在,鬼也如此,一旦上到了丹田,对于鬼来讲,就相当于破了道行。

  我和卿红先引开女鬼的注意力,关键就看他着一招,修罗很认真的点了下头,我也没时间顾虑他有没有听懂,就忙去协助卿红,卿红身上已经七八处血痕,渐渐处于劣势。

  而这只女鬼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令人生畏,我急忙斜着刺过去一剑,卿红趁机躲过一招退到了一边,我本以为女鬼会躲,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它突然一个闪身不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