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卿红一脸认真的样子,我急忙走到柜台边那镜子照了照,果然发现自己的眉心有些黑,而且黑中发红,显然是有血光之灾的状况,我郁闷的合上镜子,这次无论如何我都要避难。

  正好这时候修罗换好衣服出来,他这一换装连卿红都直眼了,这简直就是天生的衣服架子,他皱着眉头看着我,显然非常别扭,我也来不及和他多说,就听他郁闷的说,将军你的脸色很差。

  我点了下头说,你现在和我回家,店里有卿红照看,我最近要避避难。修罗板着脸点了下头,一步就走到沙发边拎起我带来那堆东西,往外走,我也自然跟着往外走去,快走到门口的时候。

  我回头对卿红说,无论谁给我打电话都说我去旅游了。卿红点了下头,我从她的眼中看出了一丝担忧,我心里一暖,虽然这两人在外人面前都冷冰冰的,但对我却都异常担忧,这也算是我的幸运。

  出了门我和修罗打车迅速回到家,一进家门,我老爹就拎着一个包,扔给我一把钥匙说,这是你姑姑家的房子钥匙,我都给你买好吃的东西了,你先去那躲躲吧。我接过钥匙看了看,突然有些心酸。

  从没有想到想自己这样的一个宅男,也能遭遇比躲债还要郁闷的事,不过事已至此我已经不想在感慨这些了,于是我拎着老爹给我的包,快步跟着修罗离开了,当时我们也没有多想,但是后来一想到那时做的事,才知道自己忽略了很多。

  我去过姑姑家很多次,所以这一次也很快就找到了,我姑姑是一个奇怪的人,她一声都没有结婚,而且在去青海旅游的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所以这房子一直都是我老爹照看,这次也就当作给我避难用了。

  老爹按时交这里的物业费,所以定期会有人打扫,也不是很脏,房子是两室一厅,我和修罗正好一人住一间,老爹似乎早有准备,我去了之后,发现桌上有很多书,两台冰箱里都是满满的食物,修罗茫然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根本不知道我为什么不高兴。

  他根本没有理我,而是走到点着了电视,坐在沙发上认真的看了起来,我叹息了一声,厌烦的看着窗外,心里异常憋闷,我实在搞不懂自己做错了什么,竟然要沦落到避难的地步。

  我倒在床上拿出老爹给我的拿本关于嫱族历史的书,认真的看了起来,我只是选择性的看了看,发现嫱族人在风水术上的造诣也很高,甚至不必我们现在差,有的地方还是我从来没有听过的巧妙技巧。

  好比我在第一次下古墓的时候,摆的那个阵,我是用自己的用水、风、以及符纸和自己的血为引,还亮出了自己的看家宝贝青铜剑,这还差点没有镇住那只女鬼,但是按照这书上的写法。

  我只要用一个简单的八卦阵就能将女鬼困在其中,从理论上讲,和我的远离还是一样的,我看的入迷,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五六个小时,等我合上书揉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修罗已经拿着一带牛肉坐在我旁边大嚼特嚼了。

  他见我放下书,立刻递给我一袋牛肉说,将军你的风水术可是全族最高的,为何还要如此低级的书。我刚吃了口牛肉干,听了这话差点没噎在嗓子眼,老脸一红,我故作淡定的说,我这是闲着无聊,温习一下。

  d最E新章q节上酷@k匠C网

  修罗点了下头,就不再说什么了,就这样一晃过去三天,我也将这本书风水术的那部分读了个大概,真的受益匪浅。第四天一大早,我正在喝着牛奶,就听到门铃突然响了。

  我和修罗同时朝着门口看去,实在想不通这个时候谁回来这里找我们,犹豫了一下,我站起身走到门口透过冒烟往外看,发现一个俏生生的人影正站在门外,她披散着一头长发,一袭红衣,看上去异常秀美。

  我急忙打开门把她拉进来问道,卿红你怎么来这里了?

  卿红郁闷的看了我一眼说,佛店被查封了,我去了你家,你家也没人,后来我还是通过秘术才找到你和那个家伙在这里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我听了卿红的话之后顿时愣在了原地,事情似乎比我想象中的更严重,我现在担心的不是佛店,而是我老爹,那只冰琉璃虽然被我们藏起来了,但是刘大源说过,我们从下面拿出两件东西的事已经被人传开了,难保会有人用这样,那样的办法逼着我交出冰琉璃,也包括抓住我老爹。

  于是我急切的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去我家的?”

  卿红歪着头说,就今天来这里之前,这个时间你爸爸会去哪里呢?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个时间老爹会去哪里呢?

  我呆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但心里早已经波涛汹涌了,想了半天我终于按捺不住了,于是我拿起电话打了老爹的电话,可惜电话通了,却没有人接,连打了好几次,都是这样。

  我放下电话终于坐不住了,修罗也意识到似乎除了什么事,于是关了电视,开始收拾东西,卿红站在我旁边,看我半天没有说话,于是问道,打算怎么办?我抬起头问道,那些人没说是因为什么原因,才封掉佛店的?

  卿红气咻咻的说,说非法倒卖文物,不过你放心,现在你还没有被通缉,不过我真的算不出你爸去哪里了,他会不会有危险,你不是说这次回来之后,你这次不是把那个东西带回来了吗?

  我叹了口气,正好这个时候修罗收拾好东西,我立刻带着他们往外走,一边往楼下走,我一边给刘大源打电话,这货的人脉要比我广得多,他应该比我知道的多一些,而且如果真的是有人针对我们的话,他也应该会遇到危险。

  不过他这次和我老爹出奇的像,同样是能够打通,但却没人来接,我连着打了好几次,都没有打通,我实在没了耐心,于是也顾不上太多,急忙打车回了家,卿红没有骗我,老爹的确不在家里,我桌子上还有一碗粥,不过已经发霉了。

  我记得自己走的那天,这碗粥就放在这里,老爹是个很爱干净的人,他绝对不会这么毛躁,除非他走的匆忙,我顿时心里一提,如果他是自己走的也就算了,但如果他是被人带走的……我已经不想再想下去了。

  这时门口突然窜出来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他的眼睛非常亮,看上去异常精明,修罗一看他跳出来,警惕的看着他,眼中迸射出一股杀气,男孩根本没有看他,而是转头对我说,你是回来找你爸的吧,我们八爷派我来告诉你,如果想找到你爸的话,要帮他去古家老宅拿一样东西。

  我一脸愤恨的看着这个男孩,心里早就快要气爆炸了,但表面上却还没有办法表现出来,我冷笑着问,我要见八爷!

  男孩冷笑着说,八爷说,现在见面还不是时候,不过他告诉你时间有限,你爸去了下一处古墓,他想替你拿冒险取出那样东西,所以如果你不抓紧去救他的话,他没准会死在那里。

  我听了之后狠狠的哆嗦了一下,刚才那一路上我一直都觉得老爹是因为冰琉璃才会被抓走的,而他却……想到着,我急忙走进老爹的房间,打开暗格,之前暗格里放着两把青铜剑,可是现在却一把都没有了,我的脑子嗡嗡直响,靠着墙缓了好一会,我终于妥协了,冷冷的问道:“他要什么?”

  男孩嘻嘻一笑说,华擎,是一把金色的钥匙,打开龙口的钥匙。

  我懒得听他这么多废话,急忙说,带我去。

  那个男孩立刻想也不想就跑到前面带路了,我急忙跟上他,快步往楼下走,修罗想要说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而是沉默的跟上了我,男孩上了一辆越野车上,冲着我摆了下手,我急忙坐在后座,修罗坐在了我旁边,而卿红则坐在了男孩旁边,他们都一声不吭,似乎跟定了我。

  我虽然脑子里一片混乱,但我还清楚,那座古宅一定凶险异常,我自己倒霉也就算了,不能拉上他们,刚要全他们离开,卿红就转头平静的说:“我在古墓里都呆了几百年了,一座古宅还能把我怎么样?你别把自己想的有多伟大,我不过是去玩。”

  说完就转过头,看风景去了,我无语的看了眼修罗,发现修罗也一直没有看我,他一直盯着窗外,表情严肃,不知道在想什么,气氛压抑,我靠在靠座上,看着车窗外飞速倒退的景物,突然感觉有些恍惚。

  此时还是还不到立春,树带上都是枯黄的叶子,看上去异常萧条,我感觉自己心神一晃,不由的感叹自己这悲催的命运,不知不觉间我竟然睡着了,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透过车窗我看到自己车子外面是一片荒凉的平房区,周围漆黑一片,被风凄凄。

  男孩帮我打开车门,我犹豫了一下下了车,仰头一看,自己面前一扇斑驳的大门,门上很燃写着两个字“古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