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刘大源打了声招呼,并且非常郑重的告诉他,如果他再敢进这种地方,我绝不会再冒险来救他,刘大源几乎和我赌咒发誓,以后都不会冒险了,后来我才知道这货和我玩了个文字游戏。

  酷m匠网q首发p#

  这一路上几乎费劲了口舌,才让修罗明白他已经在古墓中带了几百年了,此时已经是现代社会了。

  修罗显得有些失落,不过仅仅是那么一下会,一进城他的眼睛就时不时的往外瞟,我也耐心的逐一给他介绍,希望他能够融入现代社会,毕竟卿红做到了,我才相信他也能做到,在回去之后不久,他又和别人下来过几次,不过没什么危险,我带着修罗煞神回到佛店,这帅哥有很快被我的邻居给围住了,我只好又找借口说他是我表弟,才勉强蒙混过关。

  一进门卿红正在看电视,本来还一脸惬意,但当修罗进来之后,她立刻从沙发上弹了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修罗,表情严肃,如临大敌。而修罗则茫然的看了看周围,完全没有理会她就坐在悠闲的坐在了沙发上,他对着电视看了看,眼中充满了好奇。

  我跟他介绍了一下这个东西,卿红一把把我拉到一边问道:“你在哪里遇到寺域木的?”

  我听了这话,不由的一愣,随后反问道:“怎么你也认识他?”

  卿红一看我的表情,立刻说,我明白了,你是西藏找到他的,看来那个预言是真的。

  我疑惑的看着她,想让她给我解释一下,这女人在我眼里就如同一个谜一样,我知道她从哪来,却不知道她来的那个地方究竟在哪里,更不知道她是谁,而她似乎对我的一切都很了解,这不公平,于是我一把拉住她生气的问道:“他是谁?还有你怎么知道这些的?还有他经常提到的将军是谁?”

  卿红皱了皱眉头,似乎怪我打扰她看电视,于是随口说,他是嫱族的一员大将,那个将军应该就是嫱族的首领,这些其实你没必要知道。

  说完也不理我,自己找个地方坐下来继续看电视,我郁闷的看着他们,不由的想到难道自己和他们嫱族的首领长得很像,不然修罗怎么会认错,又或者那个首领是我的前世。

  我摇了摇头,感觉自己已经走火入魔了,我嘱咐他们要好好相处,两人都没理我,我也懒得再说,就带着红儿和冰琉璃出了门,此时天已经黑了,不过快要过年了,周围华灯璀璨,也不黑,我沿着街悠闲的往前走。

  走了一会之后,才发现凡是从我身边路过的人,都会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疑惑的看了看自己身上,刚在车上换了套干净的衣服,也没什么不妥,这时红儿突然跳出来说,他们看的不是你,是修罗。

  “修罗,他不是……”我说着转过头,才发现一个身高两米左右,一袭黑色长袍的帅哥正一脸严肃的看着我。

  还没等我说话,就听修罗说,将军所谓君子无罪,怀璧自罪,您现在的能力还有没有恢复,身上又带着冰琉璃,实在危险。我听了之后,也不好说什么,细想想惦记这个东西的人的确不少,有修罗在我的确能安全点,不过他这身行头……

  我苦笑,只好叫出租车带着他回家,回到家时,老爹正在客厅里看电视,不过我看的出来,他是可以在等我,我刚走进门,老爹就快步走迎过来,不过走到半路他立刻站住了脚,随后一脸警惕的看着我身后的修罗。

  我给修罗介绍这是我爸,修罗点了下头,我让他先去看电视,之后把老爹拉近放进,红儿俏皮的从我肩膀上跳了下去,和修罗一起看电视去了,我关上门和老爹一人点了根烟,沉默了一会之后。

  我才说起了在古墓中的经历,老爹挺的眼睛都直了,一个劲的点头,或者摇头,看到我把冰琉璃拿出来之后,立刻起身从书架上拿起放大镜对着冰琉璃仔细看,看了一会之后,才欣喜的说,是真的。

  我无语的看着老爹,虽然嘴上没说,但心里却想到就这么不信任我。老爹看出了我的想法,于是摆了下手说,你到我这边来,看看这里,这个字叫嫱,这件东西本身就是嫱族人用来祈福用的,不过那个嫱族已经消失了,赝品和这个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上面有这个字。

  我点了下头,认真的记住了这个字。之后就问老爹,嫱族到底是个什么民族?老爹叹息了一声,什么都没说就走到书架旁拿出一本书扔给我说,自己看吧,叫你平时多看出,你偏不听,现在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不知道。

  我吐了吐舌头,被老爹骂的哑口无言,眼看着老爹又要开始罗嗦了,我急忙拿着说跳起来说,老爹我回屋好好研读去了,就不打扰您了。说完就逃命似的离开,进了自己的房间才算松口气。

  我躺在床上,拿起老爹给我的书,才发现这居然是一本野史,而且已经很旧了,我翻开一看,内容是用文言文写的,缺张少页,有的地方还模糊不清,看着几位费劲,看了三个小时。

  我非但没有看懂里面多少内容,反而累的双眼发酸,本想休息一会,却没有想到,就这么睡着了,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大亮了,简单的抹了把脸,我就急忙出去给修罗买了几套衣服,没办法我的衣服他穿不了,一折腾都快中午的,我正在商业街晃悠,刘大源突然打电话给我要请我吃饭,正好饿了,于是我想也没想,就拎着大包小包的去了。

  一进门刘大源看到我手里的衣服眼睛都直了,我故意讽刺他说,别看了不是给你买的,你丫的找我干嘛?”刘大源一脸幽怨的看了看我说,得,看来咱们关系还是没出到呀,认识这么久了你也没说给我买见东西。

  我白了他一眼,懒得理他,正好菜也上齐了,我拿起筷子就开始风卷残云的吃了起来,刘大源一看我的吃相,也不敢再唠叨了,他急忙拿起筷子跟我抢菜,一大桌子菜,很快就被我们两个抢光了,我抹了把嘴靠在椅子上打饱嗝,而刘大源则一脸惊愕的看着我,从古墓中回来之后我变了很多,要放在之前,一定不会这么没有吃相的。

  刘大源看到吃饱了,眼睛一转一脸堆笑的问道:“晨哥你听说过古家老宅吗?”

  我半眯着眼睛了他一眼,一看到他那一脸奸笑的样子,我立刻知道这货有在酝酿着什么坏水,于是我试探着说:“知道,那宅子不是这里最老的,但却是这里最邪门的,据说没人敢在那里过夜,你问这个干嘛?事先说好,求我帮忙就算了!”

  刘大源搓了搓手,一脸奸笑的说,晨哥咱们好歹是过硬的朋友了,我跟你说实话吧,不知道谁把咱们去过那个地方,并在活着从下面去找了两样宝物的事给传开了。

  我们行内稍微厉害点的都知道,所以古家才找到了我,让我帮忙清理一下那座古宅,毕竟现在的徒弟很值钱,那块地至少也价值千万了,怎么样?晨哥你就帮我一次吧,我这可是头一次求你呀。

  我耐心的听他说完之后,才冷笑着说,首先你这不是第一次求我,第一次求我是为了让我帮你保管金簪,害的我遭遇了血光之灾。这次如果还念及朋友关系,就别拉我下水了,我建议你也别做这些事,平安是福,懂吗?

  刘大源苦着脸听完我的话,半天没说出话来,好半天他才端起桌子上的一杯二锅头一口就干了,我坐起身开着他一脸郁闷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不过话一出口,我又真的不想那么做,于是我只好闭上嘴看着他。

  刘大源郁闷的说:“晨哥做生意的人要讲诚信,我既然答应了,就必须得去,你不想去的话,那我找别人和我一起去,反正我一定会去的,如果我真的回不来的话,你就帮我照顾下我的店和我儿子小远。

  我听他说这话跟遗言似的,心里非常不舒服,急忙答应他,随后就脱说店里有急事,急忙拿着大包小包的离开,不然在呆下去可就尴尬了。

  和刘大源一听这话,使我的心情也有些压抑,我没有回家,而是回到店里,总让卿红看店我也不太放心,但是令我没想到的是,我刚一进店,就看到修罗和卿红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修罗依然穿着那件黑色的长袍,看上去异常别扭。

  我苦笑着拿出衣服递给修罗,教他怎么穿衣服,修罗皱着眉头拿着一件羽绒夹克反调的看了看,最后还是不情愿的去换了。

  我松了口气,但愿他能尽快融入到这样的生活里,无意中一低头我看才发现卿红正一脸凝重的看着我,她发现我转过头之后,指着我的眉心说,你最近是怎么了,印堂发黑,像是有血光之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