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伟也是个狠角色,一看到那把奇形怪状的到朝他飞过去之后,他立刻一个矮身,朝一边跑去,而他旁边的那小子,也朝着另一边躲去,可令他们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时,修罗煞神又不知从哪拿出一把兵器,直直的朝着章伟旁边的小子扔去。

  他似乎早就知道那小子会往哪个方向躲,于是提前将兵器扔了出去,那小子躲闪不及,硬生生的被那把刀割破喉咙,这小子一脸错愕的倒在河边,鲜血如同自来水似的,从他脖子上的动脉喷涌而出。

  章伟看到自己最后一个同伴也倒下的时候,嗷的嘶吼了一声,他从包里拿出一颗手榴弹猛地超修罗煞神扔了过来,我看清那东西之后,急忙朝一边跑去,手榴弹的威力虽然我没见识过,但我不相信修罗还能抵挡的住。

  现在最主要的是逃命,至于冰琉璃神马的都不重要了,然而我跑出了几百米都没有听到爆炸的声音,我疑惑的转头看去,发现修罗煞神居然站在章伟之前站地方,他一直手掐住了章伟的脖子,另一只手则拿着那种弯钩兵器。

  @y酷O)匠T网I唯一正◇版,g#其zS他都S是8S盗…I版Sv

  章伟不停的挣扎,但都无济于事,时间一长他的嘴角已经开始冒出血沫来了,我慢慢的走回去,眼睛始终盯着修罗煞神,结果完全没有注意到半路被路虎绊了一脚。

  我毫无准备,这一下顿时摔了个狗吃屎,我恼火的从地上爬起来,就看到一把尖刀已经架在了我的脖子上,徐离悦从一边跳出来冲着路虎喊道:“你要干嘛?这事和卿晨有什么关系?”

  路虎冷笑了一声说,徐离小姐有件事没有告诉你,老板说了,卿先生只是用来引路的,进来之后,他就没什么用了,李博那个笨蛋没能干掉他才让他活了这么久,居然还他给干掉了。

  你到现在还不清楚,修罗煞神是被他控制的吗?

  徐离悦听完路虎的话之后,惊愕的看着我,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不过我也不能仍有他宰割,于是我冷冷的说:“你们杀不杀我都不是最重要的,现在是心里都清楚,你们是冲着冰琉璃来的,不如做比交易,只要你放开我,我就让修罗煞神把冰琉璃交出来。”

  路虎一改之前满脸堆笑的形象,一脸戾气的冲着我叫嚣道:“你当我是傻子吗?你现在就让那家伙把东西拿出来!”

  我冷冷的看着他,无法想象一个死物居然也能活人如此的丧心病狂。我转头朝着修罗煞神看去,修罗像什么都没听到似的,一把将弯钩兵器插进了章伟的身体,章伟猛地咳嗽了一声,双目圆瞪,眼中充满了恐惧,紧接着就闭上了眼睛。

  修罗立刻将他的尸体往尸河边一扔,立刻顺着他的胸膛流进了河里,修罗的这系列动作都被在场的活人看在眼里,每个人都发自心底的胆寒,包括我在内,修罗的眼神一如既往的平静,就像他杀的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鸡似的。

  他平静的看着章伟的血慢慢的流进,随后一脚就将尸河边上的两具尸体全部踢进了河里,扑通一声,章伟和另外那个人的尸体就淹没在了尸河之中,或许永远都见不到天日了。

  我的冷汗瞬间就流遍了全身,如同水洗一般,虽然见识过修罗杀人,但他狠辣、残忍的手法,我依然无法直视,旁边的路虎握着匕首的手不停的狂抖,肥胖脸上的肌肉不停的颤动着,双眼布满血丝。

  他这个样子让我恨不起来,反而还觉得这个人有些可怜,不,是可悲。

  修罗慢慢的朝着我走了过来,沉重的脚步声不停的在空荡荡的石室中回荡着,犹如巨大的鼓声,每一下都震耳欲聋,他冷冷的盯着路虎,似乎是在威胁路虎,眼中充满了暴虐,路虎看到不停靠近的修罗之后,抖得更加厉害,他崩溃的喊道:“怪物,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他!”

  修罗煞神似乎早就知道他会这么说,他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随后熟练的从自己的身后拿出一只弯钩兵器,路虎惊恐的看到这个东西,一个纵身跳到了我的身后,匕首轻轻一带。

  我顿时感觉到火辣辣的痛,看来脖子是被着混蛋划破了,他这个举动彻底的激怒了修罗煞神,他转过头看着我,我的那字里顿时显现出一句话,将军准备杀了他!

  我冲他眨眨眼睛,意思是我听到了,修罗煞神立刻抬起脚朝着地上猛地一踏,瞬间整座石室都跟着颤动了几下,路虎没有站稳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我不知哪来的勇气,一矮身拜托了他的匕首,同时抽出自己的匕首猛地刺在了他的心口上。

  路虎一脸错愕的看着我,他的表情让我想起了刚刚死去的章伟,不甘、恐惧、挫败一瞬间集合在他的脸上,鲜血喷在了我的身上,我用尽全力一脚将他踢进了尸河里。

  他的尸体沉浮了几下,在河水里流出大片的血迹,最后终于不见了,我松了口气,整个人像是被抽空了似的,瘫坐在河岸上,而另外三人则都像是看外星人那样看着我,一脸的不可思议。

  我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杀人,刚才不过是一时的激劲,现在以冷静下来,就立刻被负罪感层层包裹住了,我朝着尸河里看了一眼,发现尸河里竟然闪出一道白光,光线越来越强,我急忙站起身来,看着这诡异的一幕。

  这时徐离悦走到我旁边平静的说道:“大概是冰琉璃要出世了吧。”

  我机械的点了下头,回头看了看她,发现这女人正一脸平静的看着河面,完全没有一丝悲伤,我也转过头,发现白光比之前更亮了,它几乎笼罩了整条尸河,很快一个闪着刺眼白光的东西从尸河用慢慢的飘了出来。

  这东西仔细一看,类似于一个白色的敞口杯子似的,杯沿处如同百合花瓣一般,而被子的下部分却渐渐的变细,看上去异常精致,我慢慢的走过去接住了这个东西,顿时就感觉到一股寒气钻进了体内。

  我险些把这东西扔在地上,换了一会,才觉得好受一些,这东西之比手掌大上一圈,周身流光溢彩,虽然我觉得为这东西丢掉性命很不值,但真正见到这东西之后,仍然觉得它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宝贝。

  我仔细的看了一会,才将这东西房间包里,转头一看,除了刘恒正冷冷的看着我,不过修罗煞神正站在我旁边,所以他也只能看着,我冷笑,快步离开了石室往古墓外面走去,徐离悦紧跟在我身后,我转过头疑惑的问:“你要跟着我走?”

  徐离悦苦笑了一声说:“跟着你,总比和刘恒那家伙一起走要好,这回他鼻子都要气歪了。”

  我无语的看着她问道:“难道你就不失望吗?冒了这么大的风险,还什么都没有得到。”

  徐离悦笑着说,所以呀,和你谈谈价钱,我诚心买,你打算多少钱卖。

  我摇了摇头,就听脑子了传来一个声音:将军这里快塌了,还是快些离开吧。

  我听了之后,立刻加快了脚步,徐离悦带着我走了一条近路,很快我们就找到了那个盗洞,依次钻了出来,此时外面还是深夜,周围漆黑一片,唯独有一轮惨白的圆月斜挂在空中。

  我们还能接着手电光勉强看清脚下的路,因为有上次的教训,我一刻不停的往前走,走出几百米之后,就听身后传来传来轰隆一声,不用看都知道那个墓已经沉掉了。

  这时我才想起来自己好像落下了什么,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我好像一直没有注意到修罗煞神,那家伙的提醒,想要攥住我们挖的盗洞貌似不太容易,于是我焦急的拿着收掉朝周围狂照,发现刘大源也扶着刘恒走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而我的周围却完全没有修罗煞神那个高大的身影。

  我顿时有些失落,这家伙虽然嗜杀,但对我却还不错,除了第一次见面的那会,现在他就这么被活埋了,我甚至觉得有些心痛,徐离悦看到我一脸郁闷的样子,疑惑的问:“你这是怎么了?要知道你可是这次最大的赢家。”

  我摇了摇头,刚要说话,就感觉自己旁边似乎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转头一看发现一个穿着一身黑色长袍,身高两米左右的家伙正站在我旁边,这家伙长得浓眉大眼,标准的一个帅哥,不过眼神冰冷,浑身都散发出一股戾气,外加他要腰间别着的那把弯钩似的兵器,一下就让我联想到了修罗煞神。

  他平静的看了我一眼,随后我脑子里立刻闪过一句话:将军,为何没有人来迎咱们?

  “额……这个……”我没有想到他会问出这样的为题,更没想到这家伙的思维还停留在几百年前,一时还不知道怎么和他解释,这已经是现代社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