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了这声音之后,立刻被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之后也顾不上地上有多脏,就径直趴在地上,就在我趴在地上的瞬间,一把镰刀从我的头皮略了过去,直直的插在了离我不远处的地上,足足没进去一指左右。

  我倒吸了口冷气,急忙从地上爬起来转过身,不过这次,这个怪物彻底的激发了我的愤怒,路虎在我身后试探着喊了一声:“卿晨。”

  我知道他是在试探我有没有暴走,于是我立刻答应道,没事。

  话音刚落,就听到身后传来两声沉重的叹息声,显然刚才我把他们都下了一跳,不过现在他们都缓过来了,看到我和门口那个家伙对峙着,有些不知所措。我没指望他们能帮我什么,于是独自都到修罗煞神的旁边,冷冷的冲着他说:“你的刀用完了,还打算那什么杀我?”

  我的话音刚落,这家伙的眼中瞬间闪过一丝惊愕,随后竟然是无边的恐惧,我冷冷的盯着它,好半天我的脑子里才闪过一句话:“将军竟然是你!”

  ){最新g2章^节:F上}8酷匠…C网^/

  我被它搞的一愣,心里想着难道这家伙把我看成他的领导了?

  不过我现在这个狼狈样子,无论从那个角度看也不会像它家将军,不过下一刻我的猜测得到了证实,这家伙直接跪在地上,他跪下来一仰头,我正好近距离看到了他那张煞人的脸,不由的退后了几步,刚刚还毫不畏惧,但是瞬间我就泄了气。

  不过看到眼前这个家伙貌似不会再伤害我了,我倒是松了口气,虽然我搞不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这家伙能放过我还着实令我意外,于是我试着用心和它交流,问他:“我身上的傀儡咒怎么解。”

  修罗煞神听到我的问话之后,仰着头看了我一眼,我从他的眼中看出了疑惑,随后我的脑子了就传来一个声音:“您根本没有中咒啊,我刚才是用意念控制了你的思维。”

  我听了之后先是一愣,随后迅速卷起袖子让他看看我胳膊上那个红色的字说:“怎么可能,如果没中咒的话,我胳膊上的字是什么意思?”

  修罗煞神被我喊得一愣,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于是低着头看了一眼,这一看差点惊掉了下巴,我胳膊上只有几道刀痕,根本没什么红字。可是我刚醒过来的时候的确看到了那个字,尽管我不认识。

  于是我转头疑惑的看清红儿,红儿瘪着嘴似乎在想什么,冲着我摇了摇头,或许它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修罗煞神看到我一脸茫然的样子,一把抓住我的手。

  我挣扎了一下,这家伙的手一点温度都没有,而且和握住冰块不同,他手上传来的这种冷是一种阴冷,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我强忍着这种不适盯着他,这家伙仔细的翻看着我的手,看了一会之后,抬头看着我,我的脑子里瞬间传来一句话:“将军这种诅咒是你创造的,所以对你没用。”

  “额,我靠!”我迅速抽回手,爆了句粗,不过心情顿时舒畅了。

  先不论我和那个变态将军有什么关系,至少我不用再受傀儡咒了,这对我来说可是天大的喜讯,我立刻对修罗煞神说:“既然没事我就先离开这里了。”

  修罗煞神疑惑的看了我一眼,问道:“将军我记得您和我说过,如果再来,就一定要带走冰琉璃的,既然你已经来了,为何不带走它?”

  我刚要说老子只想离开这里,转念一想,刘大源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于是我转过头问修罗煞神:“除了我们之外你在这里有没有见过其他的人?”

  他点了下头,眼睛平静的说,除了您和他们两个之外,我还见到了两拨人,一拨五个人都死了,另一波七个人死了三个,那拨人有火雷符,非常可恶!而且他们手里有这里的地图,已经快要找到冰琉璃了。

  我一听大喜,他说七个人那应该就是刘大源他们,不过转念一想,我脑子里顿时产生了一个邪恶的想法,回头看了一眼徐离悦他们,此时他们正一脸紧张的看着我们,始终都没有动。

  我冲着他们冷笑了一声,虽然他们救了我两次,不过我也是被他们骗进来的,而且还差点被李博害死,也因此受了重伤,所以我突然想到既然他们双方都像得到冰琉璃,那我就让他们都得不到,我抢走冰琉璃,或者毁掉这个诡异的玩意!

  想到这我立刻在心里对修罗煞神说:“那赶紧带我去,晚了就被他们拿走了,到地方之后,你记得看里面有一个一身符纸的胖子,不要杀他,其他人随便!”

  修罗煞神立刻点了下头,在起身来带着我就往外走,我转过头忍不住冲着红儿笑笑,而红儿则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叹息着摇了摇头,我疑惑的问它,红儿你怎么了?

  红儿认真的说,卿晨你变坏了。

  说完它直接一屁股坐在我的肩膀上不动了,我无语的看了它一眼,虽然很想反驳,不过细想想这段时间自己做过的事,或许真的是之前想也不敢想的,不过现在却在大胆的做,被逼的也好,主动的也罢,都令我自己都胆战心惊。

  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有生之年我都不会再探入这种地方了,或许是有修罗煞神带路,我一路都走的很顺利,无意中转过头才发现徐离悦和路虎,在我们三米开外的地方不远不近的跟着。

  我苦笑,这一次他们怕是要输了,我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紧紧的跟在修罗神煞的身后,此时也唯有这个长相诡异的家伙能给我带来点安全感,说来可笑,我还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能成了他家将军。

  难道就因为我摆脱他的控制,难道他忘记了,我是如何狼狈的躲过他的砍杀的?我苦笑,感觉人生有时真是戏谑。一路走了半个多小时之后,修罗煞神突然转了个完,来到了之前我们遇到幻兽的那条路。

  路过幻兽的尸体时,我的脑子里传来嘻嘻的一阵笑声,之后就听到修罗煞神高兴的说,这家伙是克我的,不过竟然被将军给杀了,还真的要感谢将军。

  我汗了一下,没有想到如此蠢笨的一头怪兽,竟然能够克制像修罗煞神这样一种有智慧的杀神,我裂开嘴笑了一下,这家伙立刻高兴的像是被主人奖励的狗死的,但是我深知不是这家伙的主人,如果把他惹毛了,我一定会死的无比凄惨。

  越过幻兽呆的地方之后,我们眼前出现了一条尸河,和之前见到的那个是一样的,修罗煞神告诉我这两条河是连同的,冰琉璃就在这下面,为了镇住着一池子的怨鬼,这池子里的都是他们当年战死的敌将,将军为了给他们一些惩罚,才修筑了这条河,用冰琉璃镇住他们的魂魄,这条河叫百里冰煞。

  我听了之后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着满池子恶心的尸体,有些犹豫,于是转头问修罗煞神,难道要跳下去才能找到冰琉璃吗?修罗煞神刚要说话,我就听到不远处突然传来咔咔两声。

  转头一看,发现刘恒、刘大源和章伟还有另一个我不知道名字的家伙,正举起枪对着我们,这四个人的样子都异常的狼狈,尤其是章伟,此时他正一脸戾气的看着修罗煞神,眼中布满血丝,而我旁边的这个家伙则眼神淡然。

  我冷笑,慢慢的朝后退,这时刘大源突然喊道:“晨哥你坚持住哈,等我们搞定了这个怪物,咱们就跑路,这他妈不是人该来的地方!”

  他的话刚说完,就遭到了刘恒的一个白眼,但此时刘大源也一点感觉都没有,他擦了一下脸上的血水,也死死的盯着修罗煞神,修罗煞神则直接无视了他,转而看着尸河里面的那些尸体,眼中充满了不屑。

  我正要问他怎么才能拿到那只冰琉璃,就听一个声音传入我的耳朵:“将军不用下去拿,下去也找不到的,冰琉璃是需要足够的人血才能吸引它浮上来的,这一次要用十个,我之前已经解决掉八个了,外加两个就够用了。”

  他的语气平淡,就像是在说他要买一盒十块的烟,现在凑过八块,还差两块的感觉,这让我赶紧到一股寒意,我小心的朝周围靠了靠,和它拉开距离。

  这家伙对我远离他毫不介意,他的眼中迸射出一道黑光,我记得自己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也看到过,或许是又能杀人了,他比较兴奋。这家伙是个疯子,这是我的第一直觉。

  等到我远离他之后,章伟终于按捺不住了,一梭子弹立刻朝着修罗煞神的头招呼了过来,可惜子弹落在修罗煞神的头上就像是挠痒似的,基本毫无作用,他缓缓的从自己的身后那出一件兵器,铮!

  手电一闪我看清这是一把嵌着宝石的弧形兵器,刀刃锋利,修罗煞神猛地举起兵器,用力一甩,朝着章伟的头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