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叫了一声,红儿听到之后,立刻飘到我的身下,用力把我抬了起来,可惜它的力气不大,于是我让它尽量把我往墙边靠,这样我自己也可以依靠墙壁支撑一下。

  红儿大叫了一声,一用力把我拖到了墙边,我立刻拿出包里的匕首,硬是把匕首插进了墙里,这才缓了口气,红儿飘在我旁边一声不吭,不过脸色却比之前更惨白,估计是累的够呛。

  我仰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距离上面至少还有五米左右的距离,而这里的石壁都是光滑的岩石,想要靠一把匕首爬上去,基本都是不可能的,如果是章伟他们还有可能,但让我爬上去,那基本就是不可能的。

  但是这么坚持下去也不是办法,我的胳膊很快就会酸,体力耗尽的话还是会掉下去,低下头一看,下面的蛇都吐着芯子看着我,眼神冰冷,有的将头高高昂起,吐着芯子,下面发出一片嘶嘶的响声,听得我心慌不已。

  周围的光线异常昏暗,我只能通过红儿手中抱着的手电看清周围的情况,看清楚下面的东西,和周围的环境之后,心情顿时有些失落,现在只有两条路走,一条是等着人来救,而另一个条则是我自己爬上去,不过刘大源他们已经离开了,我可不指望他们能来救我,就只能想办法自己爬上去了。

  我试着朝上爬了几下,光滑的石壁根本没有丝毫借力的地方,我爬了几下都没有爬上去,手却酸麻的不行,就在我要绝望的时候,突然听到上面有人喊了我一声:“是卿晨吗?”

  这声音在我听来简直如同天籁,我仰头一看,发现徐离悦正从上面往下看,我立刻喊了一声:“是呀,快拉我上去。”

  说完我的心就沉到了谷底,之前李博可是差点害死我的,如果徐离悦他们这一行人本来就只是利用我来探路,之后就杀人灭口的话,那我刚才那一嗓子……

  想到着我的心顿时一提,不过我很快我就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徐离悦从上面顺下来一根绳子,冲着我喊道:“快点拉着绳子上来。”

  我点了下头,用力拉了几下绳子,确定它足够结实之后,让红儿帮我把绳子系在腰上,我小声和红儿说:“要小心,绳子如果断了的话,一定要接住我呀。”

  红儿被我夸张的表情逗得嘻嘻笑了两声,学着我的样子小声说:“放心吧。”

  于是我超上面喊了一声,往上拉吧。很快我就感觉到腰间有股向上的拉力,身体也随之慢慢的往上抬,红儿一直呆在我的身下,直到够到地面我才松了口气,很快徐离悦会路虎就把我拉了上去。

  我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息,从来没有觉得呆在地上的感觉这么好,我们三个休息了一会,期间路虎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飘在半空中的红儿,眼中充满了贪婪,虽然我对这个家伙没什么好感,但是毕竟是人家费劲了力气把拉上来的。

  我只好忍着没有说,徐离悦对红儿也很好奇,于是问道:“这个是人偶?”

  我点了下头说,家传的,老爹怕我有危险,特意让我带的。

  路虎听了之后点了下头说,难怪,这么稀有的东西,现在还真是少见。

  我点了下头,三个人休息一下之后,我朝周围看了看才发现李博不在,我一想起这厮差点害死我,就想发火,于是我冷冷的问徐离悦:“李博去哪了?我怎么没看到他?”

  徐离悦叹息说,他死了,我们在另外条路上看到他和筱家的人在一起,他中了机关,被打死了,不过那个筱家的人比他还惨,中了傀儡咒……

  说到这我惊恐的看着我,随后又看了看旁边躺着的筱雨,张大了嘴巴问道:“她怎么会在这里?”我刚想要告诉她实情,但是转念一想,觉得还是不说的好,毕竟我们现在的关系有些敏感。

  于是我装作疑惑的转过头,随后惊讶的说:“这人是谁?”

  我的话一出口,路虎和徐离悦同时朝着我看了过来,徐离悦试探着问:“你不认识她?”

  我摇了摇头明知故问:“该不会就是你说的那个中了傀儡咒的筱家人吧?”

  徐离悦一脸凝重的点了下头,叹息着说,它这样也算解脱了,只是苦了被她下咒的人。

  我点了下头,表面上什么反应都没有,但是心里一惊波涛暗涌了,被下了咒会怎么样?

  想到这我才发现自己知道的东西有多浅薄,对于傀儡咒我只知道中了咒语的人无论怎么样都不会死,其他的竟然一概不知,看来还是要回去求助于老爹了。

  我叹息着抬起头,发现徐离悦正看着我,表情惊恐,我刚要动,就见路虎和她都对着我挤眉弄眼,似乎不想让我回头,我心里充满疑惑,不过还是按照他们的意思没有动,但是紧接着发生的事,让我没法在淡定下去了,只见路虎神情凝重的端起枪,直直的对准我。

  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近,也就不到半米远,如果它真的冲着我的头开上一枪的话,估计我的头都会被他打爆,我看了眼徐离悦发现徐离悦仍然在惊恐的看着我,更加不解她这是怎么了,也就在这个时候,路虎突然开了一枪,墙上带有消音器声音不大,但还是把我吓了一大跳。

  那颗子弹几乎是擦着我的耳朵飞过去的,我惊恐的蹲下身双手抱头,而路虎则根本没有估计我,而是继续朝我身后开枪,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他不是在打我,而是在打我身后的一个东西。

  我摸了摸自己的耳朵似乎流血了,但是却没有觉得痛,就在这时身后传来啪啪两声,我急忙转过头,紧接着砰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倒了,我鼓足勇气回过头,才发现自己身后竟然躺着一具男尸,这具尸体的头几乎被打爆了,但眼睛却还瞪得老大,嘴角带着一丝笑容。

  这个表情和筱雨非常像,似乎死亡对于他来说就是一种解脱,这人的浑身都在滴答滴答的流血,徐离悦只看了一眼就立刻脸色煞白的跑到一旁吐去了,我疑惑的朝着这人的胸前一看,不由的心里一惊。

  这人的胸腔已经彻底被打开了,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活活撕开一般,露出里面已经被搅成一团的内脏,随着它这一倒下,肠子立刻从身体里甩了出来,露在外面至少两米多长,里面还有没消化完的食物。

  我低头看了可能这人身上的衣服,是一种迷彩服,和章伟他们穿着的是一样的,或许这人就是那五个人之一,我急忙朝身后条出几步,恐惧如同潮水般铺天盖地的撞击在我的心上,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刘大源他们遇到了什么危险。

  他们的身手我虽然没见过,但是从他们走路的姿势,和对事情的应变能力就能看出,他们是受过专业的训练的。

  这样的人却会惨死在这里,做事让人胆寒。徐离悦见我对这个人的尸体发呆,走过来问道:“怎么你认识这个人?”

  我点了下头,担忧的说:“这人是刘恒带来的,我和你们走散之后,就被刘恒逮到了,一直跟他们在一起,对了你们刚才从哪过来的?”

  a酷匠网z首I发b

  徐离悦郁闷的说,我们被困住了,在甬道了走了很久才走出来的。

  我转头看着她,虽然她掩饰的很好,但我仍然能够看出,她在撒谎,也许是在掩饰着什么,不过我没有揭穿她,只从醒过来之后,我已经不打算再管刘大源了,这里这么凶险,我实在没有信心能把他带出去,搞不好连我自己都被搭进去,所以我决定自己先离开这里,至于那个什么宝贝,还是让它见鬼去吧!

  徐离悦见我半天没有说话,拉着我的胳膊说,走吧这里也不见得就安全,还是跟着我们走吧。

  她抓着的正好是那只被下了傀儡咒的胳膊,我痛的猛抽了口冷气,一股怒火涌上心头,我急忙挣脱她,无视徐离悦茫然的表情冷冷的说:“找冰琉璃是你们的任务,不是我的,我现在要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后会无期吧!”

  说完我连头也没回就立刻了,红儿飘在我旁边,担忧的看着我,从刚才上来之后,它就一直没有出声,之前我光顾着生气也没有注意到它,现在冷静下来之后,我才转过头问她,红儿怎么了?

  红儿皱着眉头说,前面有个很凶的家伙,你要小心呀!

  我听了它的话心咯噔一下,不过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笑笑说,放心吧,我又死不了。可是话刚说完,我就立刻感觉到一股劲风朝着我的面门袭来,风丝冷冽,夹杂着森森寒气,如同一把尖刀一般,迅速准确的朝着我刺了过来。

  我本来想要蹲下,但红儿却在这时候猛地拉了我一把,我的背狠狠的撞在了墙上,饶是身后还有一个背包做缓冲,我仍然觉得自己的脊椎都要被撞断了,我咧着嘴刚要责备红儿,就看到不远处的黑暗中,走出来一个三米多高穿着古代铠甲的男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