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_匠v网+/永久免D费看5小#y说!

  我和刘恒同时一愣,章伟霍地冲过来端着机关枪冷冷的喊道:“什么人,出来!”

  这口气就和第一次和说话的时候一模一样,但那声音再也没有出现过,就在我们纳闷的时候,一个俏生生的人影从甬道里走了出来,我们几个都拿着手电朝着甬道里照去。

  我以为她是徐离悦,但是最不希望她是徐离悦,上一次徐离悦和刘恒抢珊瑚的时候,一定和刘恒闹僵了,现在一个人出现在这里简直就是自投罗网。

  我可不相信刘恒会那么好心绕过她,甬道中传来哒哒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当这人走到距离我们两米远的地方时,我才惊愕的发现这人不是徐离悦,而是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女人,这女孩长得清纯秀丽,就外表来讲是那种小鸟依人的女孩。

  我当时就蒙了,但是她显然认识我,一看到站在这里,立刻高兴的扑了过来,甜甜的笑了两声,我急忙躲闪了一下,问道:“姑娘你是谁呀?我好像不认识你。”

  女孩撇着小嘴看着我,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我仔细的看了眼她的衣服,是深紫色的运动装,应该是现代人,不过我却闻到她身上有股血腥味,闻着刺鼻,我下意识的和她拉开距离,她以为我是因为不认识她才防备她的,于是笑着说:“你还真是健忘,我是筱雨呀,你忘了?”

  我仔细想了想,貌似小时候还真的见过一个叫筱雨的女孩,那时候她貌似也喜欢穿紫色的衣服,不过那是十几岁时候的事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只见过一次面,我真是不清楚她是怎么认出我的。

  苦笑了一声之后,我尴尬的把她放在我腰上的手推开,能在这里出现的女孩子,想必不需要我特殊照顾,就像徐离悦,筱雨也不生气,而是跟在我旁边说:“我刚走那条路很危险,咱们走这条试试吧。”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发现她指的是左边那条,于是转过头问刘恒:“这条怎么样?”

  刘恒将地图递给我说:“你自己看吧,那条都不会好走,这破地方也不知道葬了多少人。”

  我接过地图仔细的看了眼,才发现这里貌似画着一条河,而右边那个地方却画了一栋房子,画的很隐晦,不过我猜测这里面必定危险重重,既然筱雨已经说右边不好走了,于是我和刘恒提议走左边的一条,刘恒犹豫了一下,朝着筱雨看了一眼,眼中充满了怀疑,不过最后还是点头说:“好吧,听天由命。”

  说着就招呼章伟他们朝右边走去,和之前一样,章伟和另一个人走在最前面,剩下三个断后,我、刘恒、刘大源和多出来的筱雨一起走到中间的位置,筱雨很健谈总有说不完的话题。

  但是对于来这里的目的和经过却只字不提,既然她不肯说,我也不去问,而是充当一个好听众,一路听她絮叨,刘恒几次回头她,她都不以为意,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道路突然变窄了,一次只能够一个人通过。

  我们几个停了下来,感觉这样的情形有些不对,章伟拿着狼牙手电朝着前面照了照,目及之处都是一片黑云,自从上次遇到女鬼之后,我对黑云尤为敏感,感觉这些东西其实就是墓中冤魂化成的。

  章伟他们看了看,都没有说话,而是转头看向我,就连刘恒也转过头问我:“你看怎么办?”

  我顿时无语,不知何时自己已经成了他们的核心,刘大源以为我愣神了,于是推了我一下问道:“晨哥你倒是说话呀,怎么办呀?”

  我郁闷的看了眼刘大源,随后问道:“有闪光弹之类的东西吗?”

  章伟得意的笑了笑说,当然有。说着从包里那出一只闪光弹撇进了洞里,闪光弹刺眼光瞬间照亮了整个空间,当我们看清楚一切之后,都不由的愣住了,眼前是一座金黄色的大桥。

  桥上嵌着打开的红色、白色、金色、蓝色、绿色的宝石,横跨在两岸,而桥下面却是一条飘满尸体的河,白骨森森,周围都被尸臭充斥着,异常恶心,这座桥和这里血腥的环境非常不搭调,看上去也非常别扭,章伟铁青着脸说:“感觉着桥挺邪门的。”

  我们几个都认同他的话,毕竟眼前的环境却是有些邪门,我转头看了眼章伟,在手电光的照射下,我清楚的看到章伟惨白的脸上充满了困惑,之前他还带头刮墙上的金粉,现在见到这么大一座金桥反而比我都淡定,看来这次还真的吓得够呛,我没有说话,而是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用力朝桥上抛去,那块石头我颠了一下至少有一斤左右,砸在金桥上应该能听到不小的声音。

  然而那我们却眼看着石头穿过金桥掉进了下面的尸河里,我当时惊得下巴都要掉了,头一次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逼真的障眼法,刘大源抹了一把口水愤怒的喊道:“妈的,居然是海市蜃楼。”

  我们几个都愣在了原地,我又拿出那张地图看了看,按地图上记载这里也应该有一条河才对的,但是先是中却没有,我心里盘算着,这图到底是误导我们,还是确实有一条桥,只是我们没有找到?

  很快闪光弹就燃尽了,周围又一次陷入黑暗之中,我们几个站在黑暗中,任由山洞里的阴风不断的从耳边刮过,不寒而栗。我心里已经有了打退堂鼓的想法了,于是转头问筱雨:“你觉得在右边那条路遇到的事情和这里比哪个危险点?”

  筱雨听了之后桀桀的笑了几声说:“你看我现在的样子不就知道了!”

  说着就低下头,我惊愕的发现筱雨的胸口如同喷泉似的迸射出一股鲜血,她一用力把运动服撕开,露出了一片惨不忍睹的胸膛,此时她的胸口上全都是血迹,而且已经被开膛破肚了,肠子从肚子里漏了出来,她下意识的往里塞了一下,弄的满手是血,但她却毫无在意。

  刘大源只看了一眼就捂着嘴跑一边吐去了,章伟他们的脸色也不太好,唯有刘恒一脸玩味的说:“傀儡人,这里的东西还真是丰富呀。”

  我抬头看了眼筱雨,此时它的脸色煞白,双眼中充满凶横,声音颤抖的说:“我这样都还没死你相信吗?你知道我有多痛吗?当我的替身吧,让我解脱!”

  她最后一句话几乎是用喊来说出来的,我从它的声音中听出了绝望和痛苦,一个人一心求死该是多么悲哀的事,我的心像是被狠狠的揪了一下似的,有些窒息,虽然和这个女孩子也不过就两面之缘,但见到她背负着这种痛苦的诅咒,我还是心痛不已。

  我抬起头正好看到刘恒一脸玩味的看着筱雨,顿时觉得恶心,同时潜意识的退后几步和筱雨拉开距离,被开膛破肚的痛苦没有人能够承受的了,如果我不离她远一点的话,她说不定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无所畏惧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这一退正好退到了章伟旁边,我倒是不指望他能保护我,但他手中有枪,至少筱雨敢扑过来的话,他还能抵挡一阵,总比刘恒那只老狐狸强,我从他的眼中看出,他已经不把筱雨当活人了,的确一个人搞成这样,是不可能活着的,但对于傀儡人来说,这就不奇怪了。

  章伟看到我退到他旁边,立刻疑惑的问:“傀儡人是什么?是不是活死人呀?不过看这女的好像还有思维。”

  我点了下头说,傀儡人在商周时期就已经出现了,是一种邪门的巫术,是一种把人的魂魄硬生生拘在人的身体里的邪术,被施法的人无论受多种的伤都不会死,即使脖子断了,也能继续动,而且神志清醒,能够感觉到疼痛,只有在被砍掉头之后,才能彻底的杀掉它们,但是这样这个人的魂魄也会受损,灰飞烟灭,不想彻底消失的话,就只能找一个替身,即另一个活死人。

  我的话刚说完,就听到五把机关枪喀嚓几声打开了保险直勾勾对准筱雨,筱雨惨然一笑说:“卿晨你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么聪明。”

  说完就朝前我走了一步,章伟立刻呵斥道:“站住,不然我一下就能爆了你的头!”

  但是筱雨完全没有理会他,而是冷笑了一声迅速朝着我们来时的方向跳了几步,很快消失在黑暗中,刘大源这才跑到我旁边,又从包里拿出一对符纸给我说:“晨子你别怕,我这里还有,如果它再来的话,你就用符纸招呼它!”

  刘恒听了这话,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似的说:“符纸只能杀邪物,这个女人现在还是个活人,符纸对她没有用。”刘大源听了之后,吓得脸色煞白,他无语的看了我一眼,我苦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没事,放心吧。

  他这才神情凝重的点了下头,这时一阵寒风从系来,我们齐齐的朝着那座桥看去,只见桥上出现了一个浑身赤裸,披头散发的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