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红儿引路

  我立刻感觉到计划被破坏了,身后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证明他们已经离开了原来的位置。

  位置一旦错乱,这六只恶鬼就会立刻发现他们,就算再站回去也没有用了,我叹息了一声,却清楚这个时候不能回头,不管身后有什么。

  稍有道行的人都清楚,人身上有三盏灯,在黑暗的地方不能随便回头,不然阳气就会变弱,手里紧紧的握住青铜剑侧着耳朵听身后的声响。

  这一瞬间我赶紧自己置身于百米高的天空,耳边只能听到呜呜的风声,阴风胡乱的吹着,刮的脸上生疼,同时感觉周围的温度越来越低,犹如一个巨大的不断渗着寒气的冰窖一般,冷的刺骨。

  此时我心乱如麻,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些人才会离开自己的位置。

  想了想我觉得自己也顾不了太多了,莽撞的转过头才发现自己身后的甬道被六个穿着白色宽大宫装,青丝披散的女鬼挡住了。

  它们都死死的盯着我,眼睛之中眼白没有丝毫黑眼仁,就如同两颗鹌鹑蛋,脸色惨白,嘴唇却是如同鲜血一般红艳艳的,嘴角还挂着一抹冷笑。

  我自认为自己胆子很大,但还是被吓了一跳,踉跄着不由朝后退了一步,用手电一照,这六只家伙都没有影子,长长的裙摆下空空如也,裙裾无风自动,离地三尺。

  我顿时感到一种凉意窜进了我的脚心,同时也不由的开始担心刘大源他们的安慰。

  于是我拿起手电朝着它们身后照去,可惜的是它们身后都被厚厚的黑雾笼罩着,如同一张巨大的黑色帷幕,遮挡住了一切,我什么都看不到,失望的放下手电。

  我冷冷的看着它们,有意无意的踏进了那个缚字阵,我现在要做的不是救人,而是自保,让我以一敌六我还真的没什么把握。

  一缕头发滑到我的脸上,我抬起头一看,才想起来红儿还在我肩膀上呆着呢,此时它正一脸落寞的看着对面那六只女鬼。

  我好奇的问:“红儿怎么了?”

  红儿转过头说道:“卿晨你能不能不杀它们,我会和它们说的。”

  我郁闷的看着它,哪里是我想杀它们,明明是它们要杀我,我没有说话而是看着红儿跳下我的肩膀走到那六只女鬼身旁。

  我的眼前顿时出现了一片黑烟,不过却比女鬼身后的淡很多,我才这是红儿搞的鬼,迷雾中我看到人偶倒在一旁。

  而人偶旁边正飘着一个穿着宽大红衣的女鬼,我猜着才是真正的红儿,谈了一会,周围的黑烟渐渐的散去。

  红儿跳上我的肩膀高兴的说:“姐姐们答应我们可以走了。”

  我们?”我皱着眉头看着它,随后又指了指女鬼身后的那七个人,红儿立刻就不说话了,我瞬间明白了。

  它们是想只放过我,另外七个人可就能说了,就算别人不管,我也不能把刘大源扔在这。

  于是我激动的朝前走了一步,其中一只女鬼立刻呵呵的冷笑了两声,似乎在威胁我。

  一边笑着一边乱抖,开始的时候我还不知道它要干什么,但是很快我就知道了,随着它的抖动,它身上的肉竟然一块块的掉落下来。

  我惊愕的盯着它,眼看着一块块碎肉从它身上脱落下来,每一块都像是刚割下来似的,鲜血淋漓。

  很快它脸上的肉也全部脱落在地,只露出一双血红色的眼珠来回转动着,模样诡异,周围一片死寂,我甚至能够听到碎肉掉到地上的声音,啪啪……

  这些肉一旦掉落到地上,很快就变成了黑色的虫子,类似于甲虫,但却比甲虫大很多,双眼血红,细细簌簌的朝我爬来。

  我急忙退进缚字阵里,它们则听在阵法的最外围,虎视眈眈的看着我,用手电一照,从那只女鬼的脚下一直到我的阵法边缘,都被这种虫子覆盖住了。

  我小心退了一步,觉得头皮发麻。我抬起头再次看到那个女鬼的时候发现它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一副骨架。

  地上到处都散落着内脏和耳朵鼻子之类的东西,那些虫子一拥而上,很快纠缠吃了个精光,周围弥漫着沙沙的声响。

  我的胃里已经翻江倒海了,强忍着恶心,从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来纵向倒在地上,一边倒一边默念移魂咒。

  这个咒语是为了安抚亡灵的,此时我面前的这几只女鬼都已经被怨气彻底蒙蔽住了,唯有慢慢的卸掉它们的怨气才能削弱它们的力量。

  我就更有把握制服它们,这几只女鬼显然看出了我的计量,其中一个从伸出锋利的长指甲在自己的身体里抓了一下,不一会就摸出了一根血淋淋的肋骨猛地朝着我扔了过来。

  我急忙躲闪,但是手中的水瓶还是被大落在地,不过还好我的阵法已经完成了,而那根肋骨因为接触到了阵法的边缘化成了灰烬。

  女鬼愤怒的嘶吼了一声,周围顿时被黑烟缭充斥,夹在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和酸臭味令人作呕。

  我甚至看不清自己肩头红儿的模样,只好慌乱的打开手电,朝着前方照去,可惜周围太黑了。

  即使打开收手电也依然看不清前面的情况,我侧着耳朵仔细的听着,仿佛听到了一阵吱咯吱咯的声音,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啃噬骨头风声音,听上去让人牙酸,我忍不住问红儿:“这是怎么回事?”

  红儿一脸忧桑的说:“姐姐们知道打不过你,所以互相吞噬把力量集中到一起。”

  我顿时恶寒,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不能让它们成功,不然我们一定没有活路。

  于是我催促着红儿帮我找寻他们的位置,红儿很不情愿的看了我一眼,眼神复杂。

  我从它的眼中看出了不忍,不过它还是抬起我的手臂朝着一个方向指了一下,说:“在那里。”

  我点了下头,默念屠鬼咒随后将铜钱剑朝那个方向一掷,我只有这么一次机会,所以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

  隔了几秒钟之后,黑雾中突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声,我捂住耳朵,脑子依然被震得有些晕眩,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好半天我才发觉周围的血腥味清了很多。

  于是我鼓足勇气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眼前竟然是七副黑色的大棺材,只不过这七副棺材都破损严重。

  我朝着棺材里看了一眼,结果惊愕的发现刘大源他们七个人躺在里面,每一个人都脸色惨白,表情痛苦,还时不时的皱皱眉头,不过身体却一动不动。

  我急忙走到刘大源旁边,试探着诊了下脉搏,按脉相上看应该是惊惧所致的昏迷。

  d更。新最)》快上酷SJ匠=$网y4

  我松了口气,急忙将他叫醒,刘大源醒了之后,晃了晃头才睁开眼睛,突然发现自己躺在棺材里。

  他顿时大骂了一声,灵活的分出了棺材,我看着好笑,忍不住调侃他说:“肥妞看不出来身手不错呀。”

  刘大源听着我的调侃,冷哼了一声说,你小子光顾着自己逃命都不知道管我们,差点就被你害死了,还有心拿我开玩笑。

  说着也不理我赶紧跑过去把刘恒拍醒,刘恒醒了之后抽了口冷气,摸索了几下竟然从自己的身下抓出了一根人的腿骨,这根骨头不知道经过多少岁月,有些风化了。

  刘大源指着这根骨头哆哆嗦嗦的说:“人骨……这这死人呀。”

  说着也顾不上埋怨我,一下跳到我旁边,刘恒也皱着眉头从棺材里跳出来,叫醒了其他五个人。

  章伟他们几个脸色都不怎么好,其中一个小个子的直接冲过来恶狠狠的揪住我的衣领,结果被章伟给来开了。

  我没有反抗也没有解释,只是平静的说:“这个阵法已经被我破了,咱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

  刘大源惊愕的看着我,问道:“破了?你什么时候破了,刚才你不是跑了吗?”

  我苦笑,说:“如果我跑了的话,你还会在这里见到我吗?没有我破阵你找就和棺材了那恶鬼结冥婚了!”

  刘大源听了之后一哆嗦,随意奸笑着说,我就说晨哥最有本事。

  我毫无犹豫的推开这个肉麻的家伙,走到缚字阵旁边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刘恒皱着眉头看着我,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最后什么都没说,而是将随手将那根骨头扔进了棺材里。

  我叹息了一声合上棺盖,虽然知道它们的魂魄都被我打散了,但是我还是希望它们的尸骨能够好好的被保存。

  这些人本身就很无辜,不过背了一个同样残忍的阵法而惨遭杀害,单想想就觉得自己没有出生在那个封建野蛮的时代多么的幸运。

  我们几个继续往前走,路过缚字阵的时候,章伟他们都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眼中充满了恐惧,一脸复杂的看着我。

  走出不远就到了一个岔路口,我这才发现自己一直走在最前面,回头看着那地图的刘恒,我询问道:“该走哪条?”

  我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其中一条用到传来一个声音:“是卿风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